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17

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最年轻的人民委员会副主席,最年轻的国防委员会委员,最有前途的政治新星,难道就这么陨落在这里?”胡佛笑道,“发动美共这么大的功劳你不要了?你眼睁睁看着娇妻幼子被打成反革命家属去内务部的地牢里或者西伯利亚的集中营去度日如年么?你的对手,那些曾经被你打倒的人物会放过你么?”   马林科夫一想起自己的家人,心如刀绞,一双眼睛立即失去了光彩。   “另外,你不用担心功劳不够,斯大林不是一直想要原子弹的情报么?原子弹我没法给你,但喷气机、火箭的图纸我能给你搞到一些,需不需要啊?马林科夫同志,你可以在我这里发展一些布尔什维克党员……”他指了指身边的铁杆心腹,fbi副局长克莱德·托尔森,“这位托尔森副局长就是很不错的人选,你可以给他发一本党证,让他在红旗下秘密宣誓……”   “你……”马林科夫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觉得胡佛就是个疯子。   “我不答应,你们不要枉费心机了。”   “不,你会答应的,你又不会失去什么,我有大把的情报、资源供你上位,你将来做了政治局委员后如果想动谁,我们可以配合……如果你能干掉贝利亚执掌内务部那就更好了,我们可以通力合作,各取所需嘛……说不定将来哪一天您还能当上总书记呢。”胡佛大笑,“将来您来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时我会竭尽全力做好安保工作,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怎么样,这条件很不错吧?你不答应,现在就是毁灭,你答应,不仅不用毁灭,还有力量支持你往上爬……老实说,能让我这么看重的俄国大人物不多了。”   马林科夫心乱如麻,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低头沉默不语。   “先下去好好休息一下,恢复一点元气和信心,你们不要要将美利坚炸个粉碎么?来啊,我给你这个机会!让我看看你的能力!”   马林科夫被带走后,托尔森问道:“您真要把他发展为我们的线人?”   “是的,我认为他具备充当头号鼹鼠的能力。”   “他可能不会答应。”   “不,他会答应的,我比你更理解这个人。”胡佛抽出一个卷宗详细解释了他的依据。   马林科夫是俄共中层人物中极善于见风使舵的人物,30年代把他巴结的人物是卡冈诺维奇。后者把他推荐到斯大林办公室去工作,一步步走上高位;苏联大清洗最开始叶若夫一手遮天,马林科夫就拼命讨好他,不但刻意与卡冈诺维奇疏远,甚至在主编《党的组织》杂志时大肆吹捧叶若夫是“斯大林式的人民委员”、“社会主义的真正卫士”、“向叶若夫学习、致敬”等;等风向一转后马上就同叶若夫划清界限,甚至还在叶若夫倒台过程中反戈一击,为最终清算叶若夫提供了不少证据。   随即他又和卡冈诺维奇重修旧好,然后巴结上贝利亚,同贝利亚沆瀣一气,其亲密程度如同昔日对叶若夫的态度一样。由于他善于左右逢源,特别是在调配干部和建立干部档案制度上深受斯大林喜爱,所以斯大林对他吹捧叶若夫并不在意,不仅没有疏远他,反而予以重用:短短几年就让他当上了中央委员、中央书记、中委会组织委员、中央干部管理部部长和人民委员会副主席,他在目前国防委员会中是最年轻的委员,这次派他到美国来执行特派任务,也是斯大林和贝利亚亲自点的将,认为马林科夫“革命立场极其坚定、大局观念强、组织能力突出,是各方面都符合条件,相当理想的革命特派员”   “你看,这家伙干得挺不错,来了几个月就和托马斯接上了头,还隐隐约约让激进派成为了美共的主流——论煽动和颠覆能力,我觉得比美共现有高层都强,没有他穿针引线和提出的具体策略,哪怕有我们有意无意地纵容和放水,托马斯们也根本走不到今天。”胡佛笑笑,“有能力才可以为我所用,一个废物我栽培他干什么,像白劳德这种废物,早点死了算了。”   托尔森恭维道:“您可太了不起了,一不当心就把棋子部署到了布尔什维克的心脏。”   “礼尚往来嘛……”一想到未来有布尔什维克政治局委员乃至总书记听命于fbi,胡佛有些笑得合不拢嘴,“可惜啊,没法把人派到德国去,希特勒很难对付,到现在信任的人还是当初在啤酒馆的那一帮子,或是类似施佩尔这种未发迹前就结识的身边人,又清洗掉了一大帮容克,连个安插的机会也不给我。”   “德国就让多诺万去烦心吧……”   一说起cia和多诺万,胡佛的心情就变得极好:为了《高堡奇人》和其他德国情报,cia已陆陆续续折腾进去几十号特工了,简直是源源不断派人去送死,偏偏每次拿回来的《高堡奇人》作战计划还有很多改进,让他不下手也不行,而就算是议和,多诺万也不见得能松口气。   “局长,我们在美共这里的内线得到消息,托马斯已部署了暴动计划,连时间都确定了。”   “什么时候?”   “11月7日凌晨3点……”   “没几天啦……”胡佛点点头,沉吟道,“我知道了,不要打草惊蛇,要有确切证据再说。”   “对了,据说他们还要来总部劫狱,解救政治犯。”   胡佛和托尔森相视一笑,解救什么政治犯啊,解救马林科夫才是真的。   “我知道了,我会布置好的,他们逃脱不了我的手心。”   报信的探员走后,胡佛对托尔森道:“马林科夫你亲自去布置,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最好给他吃点皮肉之苦,然后不动声色地还给美共。”   托尔森点点头就明白了,无论马林科夫是否合作,这顿皮肉之苦都是免不了的,否则美共疑心就多了,到时候对斯大林也很难交代。   “那个安德罗波夫……”   “把他安置在其他地方,不要让美共带走,更不要处理掉。”胡佛微微一笑,“只要让马林科夫知道安德罗波夫在我们手中,无论我们有没有档案,他都不敢挣脱——这个年轻人是一把永远顶在他脑门上的手枪。”   托尔森大笑起来,为胡佛的周密安排而喝彩,现在他就等着大戏开幕了。   时间不紧不慢地走到了11月7日,正好是第一批党卫军亚美利加集团军部队和有关装备登船后从基尔港出发的日子,美国革命的怒火终于从地底下喷薄而出……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