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2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倒阁()      谜底很快被揭开了,东久迩宫稔彦王表态道:“陛下让我担任参谋总长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   “必须用石原莞尔当参谋次长。”   “石原莞尔?”裕仁点头道,“朕知道他一贯反对东条的错误主张而被一脚踢开去大学教书,他的很多政策主张原来看貌似有点消极,目前看来都是对的,这是个有远见的人物,朕看可以协助你管好参谋本部。”   木户孝一心里一惊,一句话脱口而出:“如果石原莞尔上台那陆相就难产了,无论梅津司令官还是烟俊六司令官都与石原次长政见不合……”   “有什么难的,让板垣征四郎大将当陆相就好了,陆军有了石原之智再加板垣之胆,一定会有一个新局面。”东久迩宫稔彦王满不在乎地说。   但裕仁皱了皱眉头发话道:“板垣征四郎不行,他在任上屡屡挑衅苏联,这次与德国关系升温后陆军更容易为德国唆使去进攻苏联,现在帝国内外交困实在不易树敌过多。”   “那就只有多田骏了?”   “可他已在一年前转入了预备役。”木户孝一为难地说道。   “那就直接再入现役。”东久迩宫稔彦王说道,“内阁重组一事宜快不宜慢,拖久了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   裕仁点点头表示赞同,又交代木户孝一道:“多田骏和伏见宫博恭王那里就委托卿去说了,一定要表明是朕的意思。首相的事情容朕再考虑考虑。参谋本部的工作可以先让石原私下操心起来。至于宪兵监视立即撤走——东条闹得太不像话了。”   “臣等遵旨。”木户幸一和东久迩宫稔彦王眼神一对,相互间微微一笑,对彼此心态立即了然于心。   东久迩宫稔彦王是闲来无事拜访裕仁的么?当然不是。他在昨天傍晚时分秘密接到了石原莞尔发出的信息,再结合内阁将发生动荡的情况,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机会而立即蠢蠢欲动起来。他决定去亲自拜见石原莞尔一趟并听听看法。作为担任过参谋次长的人物,石原当然也是有后台的,否则就不可能与东条顶这么久,这个后台就是东久迩宫稔彦王。宪兵们看见皇族前来拜访当然是半点不敢动,也没人敢捅上去汇报。万一首相和皇族最终闹翻,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这次石原学聪明了,知道自己无论在陆军省还是参谋本部都有一大群反对者。因此他的建议是排斥东条一派而重用当初对支“不扩大”那一派人马,换句话说,从上到下都必须是石原的朋友或者支持者。这一点得到了东久迩宫稔彦王的支持,他正好也想借这次事件对参谋本部进行大清洗。石原首选的陆相人选就是板垣征四郎。两人商议后认为除不能接受梅津美治郎与烟俊六外。其他中立派都可以,甚至小矶国昭出任也行。当然排斥梅津美治郎还有一个原因是石原认为梅津美治郎在关东军任上至关重要,只有他能控制住关东军而不让他们蠢蠢欲动——现在绝对不能再对苏作战,哪怕德国人扯到天上去。但最后两人谁都没料到陆相居然会落到已退役的多田骏头上。   木户孝一心里还在想着首相的人选:如果多田骏和石原上台,和他们不是一派的梅津美治郎肯定没戏;小矶国昭是宇垣一成的人马,估计也不行;但宇垣一成的可能性会不会增大一点呢?   宇垣一成这些年一直围绕着首相的宝座打转转,每次看上去都有机会但每次都没能抓住,除其他因素外。主要是因为他在两件事情上得罪了陆军。第一件是195年的“宇垣裁军”,他裁减了4个师团的陆军军力。关闭了5所陆军医院和所陆军幼年学校,然后将节省下来的经费扩充了一个坦克联队、一个高炮联队、两个航空联队和一个台湾山炮联队,开设了陆军汽车学校、通信学校,为陆军部队配备了飞机、坦克、轻机枪、汽车牵引炮和野战重炮。部队实力提升了,但4个师团的军官没有妥善安置好而造成了陆军内部反对。现在看来第一条因素是不存在了,因为事实证明宇垣一成的办法是合理的,日本兵力不少但技术装备严重落后,在中国战场上尚且可以耀武扬威,但对上苏联军队只有甘拜下风,无论是张鼓峰还是诺门罕,每次日军都败得很惨,在南洋战场上碰到美国人更打不过,只有对付斗志只剩下战五渣的英国人才占到了便宜,如果要继续战斗,必须用宇垣的办法提高质量。   第二个就是1930年未遂的“三月政变”,那年宇垣派的核心人物桥本欣五郎、长勇、田中清几个佐级军官和大川周明想要推宇垣上台当首相,计划让小矶国昭通过大川周明动员右翼制造骚乱,然后再以镇压骚乱为名出动军队建立军事独裁,但因宇垣自己态度也不坚定而最后放弃了。现在连当初的手下小矶国昭都已放在首相候选人名单上备考,没理由再纠缠这件事。   除掉这两个因素,木户孝一惊讶地发现宇垣一成几乎满足所有条件,再加上重臣会议已连续多次在内阁更替时推动宇垣一成任首相,他认为该给宇垣一成一个机会:这次首相改选是为了协调各方面关系而不是简单的决策服务,资历深厚、交际面广的宇垣一成符合这个要求,他决心将裕仁最近的心态变化透露给重层会议知道,让他们重新考虑推选。   当天夜里,办事巴结的木户孝一又找多田骏交涉沟通,后者自己都呆住了,一个退役大将、几乎已是靠边站的人物还敢想陆相这种位置?但听到是东久迩宫稔彦王和石原的推举他就兴奋起来,因为这两人全是旧识且交情不错,对今后开展工作很有帮助。但他是个性子沉稳的人物,虽然兴奋但还没急于表态,考虑了半天之后最后提出一个要求:“如果要我出任陆相,希望海相由山本大将担任,他才是真正能控制住部队的人物,同时也是海军目前的灵魂,我可不想在重大问题上再被海军骗一次,再有第二次的话就不是辞职这么简单了,那是要掉脑袋的……”   “长官,东京发生重大变故。”在特鲁克环礁联合舰队司令部,参谋长宇垣缠中将走了过来,递给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有关电报。   “嗯,我看看……”   当看到海相岛田自杀、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辞职的消息时,山本五十六就知道暴风雨来了。   “还有什么消息?”   “据说南云忠一也要辞职,报告已起草好了。”   山本五十六点点头,南云忠一当然要辞职,一来中途岛战败他是罪魁祸首,二来他的恩主永野修身大将辞职了,南云忠一在机动舰队司令这个位置上待不下去——他又不是山本的人马,没有永野修身的支持哪能待得住?   “尊重他的个人选择。”   “第二封电报是东京命令我们尽快结束瓜岛作战,协助陆军全面转进。”   “什么?”山本五十六还没有表态,旁边其他作战参谋全部吼了起来,“这是谁下的命令?海相没了,军令部总长辞职,谁能直接命令联合舰队?这是乱命!再说瓜岛战役我们付出了无数牺牲,再坚持一下转机或许就在眼前,怎可以轻易放弃?”   “服从命令。”山本五十六淡淡地说。   “是,可是?……”   山本已看清楚了电报来源,解释道:“这是陛下的亲笔谕旨,不是军令部签发的。当然不会是乱命,你们难道忘了陛下有最高统帅权?”   众人沉默不语,所有人都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局面一下子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再后来如潮水一般的电文就涌进来了,司令部里全体人员才明白海军向天皇隐瞒了中途岛战役和瓜岛战役的真实情况,七嘴八舌地开始议论:   “哎,东京那批人乱搞,我们早就将情况和国内汇报过了,谎报瞒报的帽子不能扣在我们头上。”   “估计就是永野大将的主意,他鬼点子多,南云长官也是因为他而迟迟不肯辞职的,你没看他一辞职,南云长官马上也辞职了。”   “不过现在这样挺好,司令官的权力就更大了,再也不会受到那些该死陆军马鹿掣肘。”   “够了!”山本瞪了众人一眼。呵斥道,“高层人事变动和大政方针也是你们能够议论的?”   一帮参谋噤若寒蝉,半点也不敢响,山本随后离开了房间去了舰桥。   “长官,我看你不太高兴。”宇垣缠默默跟在后面,半天后才说道。   “能高兴得起来么?”   “我认为……”   宇垣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山本五十六打断了:“我可能要离开联合舰队了……”   “为什么?”   “国势艰难,陛下心里不说,可能对我有另外的考虑和安排。”   “可谁有威望和能力担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这个职务呢?”   “总会有人的。”山本意味深长地说道,“万一我明天死了,联合舰队难道就散伙了不成?”(未完待续。)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