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239章 背锅侠杜威 11

第239章 背锅侠杜威 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条鱼……”       “呼,今天加菜有了!”西村祥治看着参谋和卫兵们七手八脚把鱼捞起来放入大水桶,颇为自矜持地点了点头。       “司令官运气真不错。”一个参谋恭维道。       “不对,司令官是技术好!”另一个参谋更正道——他显然更深知拍马屁精髓。       西村祥治笑了起来:“我小时候就很喜欢抓鱼,每到夏天就跑去河里、溪里抓,为这事连功课都耽误了,可没少挨骂,后来从横手中学毕业报军校,可以报陆军,也可以报海军,我想我这么喜欢抓鱼,还是海军吧,就报了江田岛,这么一晃差不多快40年了……只是从没想过有一天居然能到夏威夷这里来钓鱼。”       二航战根据堀悌吉和冢原的命令,在夏威夷外围执行巡逻与封锁任务,虽免不了要和潜艇偷运、洛杉矶特快、旧金山特快们打交道,但大多数时候无所事事,特别是西村所在的武藏号更是空闲,哪怕有事也轮不到大和级出面,下面驱逐舰、巡洋舰们老早摆平了,只能在海上闲逛。       实在闲得无聊的情况下,西村祥治带着几个参谋和卫兵就开始海钓——开武藏号海钓在全世界也算独一份。       海钓不可能真在武藏号上撒网、下杆,那样不但太高而且容易被人诟病,西村可不想惹来什么麻烦,每次都把交通艇开出来过瘾,武藏号和驱逐舰们就在几公里外的地方远远看着巡逻,角田觉治曾想规劝西村几句注意形象,听说西村斩获颇丰且不时让执勤士兵们加菜后,就没来打扰他的雅兴,后来堀悌吉和冢原也知道了,大家都一笑而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显得本军胜券在握,对全军上下都是鼓舞。       不过,今天西村的海钓事业显然要提前中止,因为武藏号忽然打出旗号,提醒有重要电文,需司令官立即回舰处理。       看完草鹿龙之介发来的电报,西村祥治大喜:“还是参谋长大人体贴,知道我闲得无聊给我找点事干……诸君,我们又要去搞事了!”       一堆参谋哄堂大笑!       次日下午,威风凛凛的武藏编队拦住了根据约定从珍珠港和夏威夷岛撤退的、悬挂红十字旗帜的2艘美军医院船,一面发出“停船检查”的通知,一面派遣如狼似虎的陆战队员上去搜查。       对面美军医院船上的副院长托马斯大急:“你们司令长官已答应放我们回西海岸,你不能背信弃义、不讲道理!”       “放肆,两国现处交战状态,司令长官是答应放伤员回西海岸,但谁知道有没有不属于伤员的人员、不属于救治需要的物资混杂出去呢?”一名海军中佐神气活现地呵斥道。       “您是?”托马斯见没法讲,便将目光投向了明显军衔最高的西村祥治。       “大日本帝国海军中将西村祥治!”他笑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当初在北海道附近逮住了一支武装走私船队,抓了几千名走私军火的美军间谍,他们想冒充俄国人蒙混过关,最终下场你懂的……”       托马斯打了个寒颤,不敢再说什么。       “跪下!跪下!”不多时,日军军医和士兵们就连拽带拉从人群中拖出几个“伤兵”,虽然他们全身上下被大面积的纱布和绷带包裹着,似乎受了很重的伤,但在拖拽过程中丝毫没显出哪里有问题,涕泪交加和哀嚎声倒免不了。       装伤、真伤一般人看不出,天天和伤员打交道的军医难道识别不出?       托马斯面如死灰,一声不敢吭。       “托马斯先生?这怎么回事?”西村祥治冷着道,“这些假伤员是你放进去的?”       “不是,不是……”托马斯低垂着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显然是假的,但能塞人进来的无一不是来头很大的关系户,他哪敢拒绝?       “报告长官,一共检查了564个伤员,发现伪装之人16个。”       “很好。现在把船员全部带到甲板上来,一个个盘问!”有过一次搜查经验的西村看着瑟瑟发抖的船员们,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给他们每人一张纸、一支笔,独立作业,把这艘船的主要功能区域、舷梯位置、甲板层数、舱室布局给我画出来,画不对嘛……”       大多数人如释重负地扑上去画图,只有少数几个如筛糠似地抖了起来,有一个穿着厨师服的胖子满头大汗,结结巴巴地说:“长……长官,我是前段时间刚刚上船服务的厨师,我……我对整条船不熟悉……我……我能不能只画厨房里的部分?”       “嗯?”西村祥治喝令道,“把手举起来!”       胖子哆哆嗦嗦把手举了起来,西村看他一手细皮嫩肉,心里有数了,便笑道:“厨房就不用画了,本中将对厨房没兴趣,不过我对西餐很有兴趣……来啊,把他押下去做菜,我一会想尝尝巧克力土豆片……只准他独立完成,不准其他人帮忙!”       胖子哭丧着脸在刺刀押解下连滚带爬地去做菜,只留下甲板上一溜画图的人——会画的、属于真海员的老早就交了稿,不会画又没法偷看的人急得抓耳挠腮,可他们也没法找人帮忙——后面就是明晃晃的刺刀,7、8个假船员自然也被识破了。       又过了几分钟,胖子端着一盘子巧克力土豆片出来,一堆人捧腹大笑,原本应该黄灿灿的脆土豆片基本被炸焦了,巧克力酱汁根本没涂匀,最明显的是,说是厨师,结果土豆片切得厚薄大小完全稀奇古怪——是个家庭妇女都能干得比他强。       “对这种恶心的东西,我一口也咽不下去,你把它吃完吧!”边上卫兵不由分说,用刺刀逼着胖子咽下去——现在胖子是真厨师还是假厨师就不用问了。       其实胖子还算有急智的,知道自己体态胖冒充不了伤兵便冒充厨师,然后又推说刚加入对整条船不熟悉试图只描绘厨房——厨房他还是清楚的,但这双细皮嫩肉的手最终出卖了他。       “托马斯院长,现在您可以给我介绍介绍这位先生是什么人物了吧?”       托马斯叹了口气:“他是夏威夷地方议会议员兼本地最大的糖业商人沃克先生,不过我委实不知道他居然混上了船,还变成了所谓的厨师。”       “长官,其他人身份大致都审问清楚了,不是夏威夷的头面人物,便是政府机构或立法机构里的要员,只有一个蒙混过关的军官,没有其他军人。”       “不错!不错!”西村皮笑肉不笑地对托马斯道,“你做人难我是知道的,一个小小的医院院长,面对地方当局和官僚机构当然没办法……不过,我会给你撑腰!”       西村让人引来了真正负伤的美军伤员,对他们讲话道:“对英勇作战而不幸光荣捐躯或负伤的美军官兵,本中将抱有十分尊重的态度,但对这种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这种走歪门邪道企图蒙混过关的所谓上层人物,我极其鄙夷……先生们,请你们瞪大眼睛看一看,你们流血流汗究竟在保卫什么样的人物?你们为这个无耻的国家浴血牺牲究竟值不值?”       伤员大部分神情漠然,也有人怒不可遏地吼住出声:“干死这群混蛋!干死这帮狗娘养的!”       西村祥治微微一笑,朝旁边人略一示意,卫兵就在胖子沃克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把他踢到人群中,还没等他从甲板上爬起来,雨点般的拳头、皮鞋脚就落在他身上,疼得他发出一阵又一阵杀猪似地嚎叫。       “妈的!老子瞎了眼,断了一条腿居然来保护你们这批贪生怕死的狗杂种……”一名美军少尉一边哭,一边狠狠用拐杖揍沃克,“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你丢人不说,还在日本人面前丢美国的脸,简直死有余辜!”       “放行!”       从两条医院船上押走40多人,西村祥治终于抬手放行,还朝伤员们挥挥手:“先生们,一路顺风,祝你们早日康复!”       “长官,这些人怎么办?全干掉?”参谋们指了指被甄别出来的假伤员、假船员。       “干掉?”西村祥治摇头道,“为什么干掉?把人送回去!”       “这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便宜?”西村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让他们自己一个个把罪状写好签名,然后去我们控制的岛上找个印刷厂印成传单印出来,再派飞机撒给美国人……我相信他们脸上一定很精彩。”       “那胖子您为什么后来又放走了他?”       “他已被打成货真价实的伤员了……”西村勉强忍住笑,“等这两条船一回西海岸,这种事再被媒体一报道,你们猜还有没有人愿意为保护阔佬去死?”       “长官高明!”       “哪有什么高明,都是跟堀长官学的,你们也学着点。”西村意气风发地提点着参谋们,“和美国人打仗,用蛮力是不行的,得用巧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