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215章 在大不列颠 5

第215章 在大不列颠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首,欢迎您来不列颠!”       “陛下,见到您我很高兴,看到大不列颠重新恢复生机与活力,我更感到高兴!”       1944年12月19日上午,就在堀悌吉下达进攻拉奈岛、莫洛凯岛命令的前一天,霍夫曼在1800多名警卫旗队官兵、100多名第三帝**政随员的陪同下,正式抵达伦敦对大英帝国展开国事访问。       在霍夫曼抵达前一周,希姆莱、鲍曼、里宾特洛甫等国社得力干将已先期抵达不列颠为元首访英铺路,三人分工非常明确:希姆莱负责全程安保,鲍曼负责反谍,里宾特洛甫负责与英国方面沟通协调,至于戈培尔则陪同霍夫曼出席各种场合,巨头中唯独剩下施佩尔在国内主持大局,虽然最高统帅部总参谋长凯特尔元帅也来到了不列颠,但陆、海、空三军总参谋长分别都在大本营待命,准备联合处理有关突发事件。。       此刻的伦敦码头,早已是围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驻足观望的人群,外围是一大圈英国部队、中间是部分警卫旗队的特别安保,核心圈还有斯科尓兹内的突击队和爱德华八世的皇家卫队,警戒强化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所有能在一线采访的记者,实现全经过英方细致审查与审批,并由英、德安保人员现场检查后才放入,在码头现场还有一个安检屋,除由男女警卫进行搜身外,还巧妙地布置了x光机和磁力探测仪,任何夹带、伪装的装备和器材都难以混入,可谓严格到了极点。       面对记者们的镁光灯,大人物们的姿态摆得很足,霍夫曼先是和爱德华八世热烈拥抱,然后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戈培尔则和艾德礼热情握手,陪同出访的预备第一夫人爱娃则和辛普森夫人在边上热情问候——这种姿态足足摆了一分钟,让记者们拍够了照片才算结束。       对今天这个欢迎仪式和对等迎接,英国方面也有过考虑,由于元首身兼总统和总理两职,因此由爱德华八世出面迎接更好,而戈培尔虽然只挂宣传部长的头衔,但众所周知他是行政领域的大管家,由身为首相的艾德礼进行高规格接待也能显示英方的诚意。       “尊敬的元首,此刻在伦敦,您有什么特殊心情?是否满怀征服世界的成就感而来?”一位记者大着胆子问道。       霍夫曼笑笑:“我没有征服世界的成就感,我根本没征服世界,我也不想征服世界……不过我的心情确实非常激动,到目前为止,我基本达成了人生第一个心愿,即将为达成第二个心愿而努力。”       “能请您具体谈一谈么?”       “我第一个心愿是团结所有德意志人,并让德意志民族重新站立起来,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与其他优秀民族一起享受这个世界的荣耀与地位——这个目标到目前为止实现了90%;第二个心愿是希望整个欧洲能联合起来,成为同心同德、和衷共济的联盟,永远消弭笼罩了欧洲人民2000多年的战争与动荡——这目标已实现了一部分,还有待于包括大不列颠在内的欧洲各国携手加以推进……”霍夫曼笑笑,“我真心实意地希望达成这个目标,所以努力学习和了解大不列颠的文化与传承,你们觉得我刚才这几句英语发言说得怎么样?有没有明显的语法或发音错误?我可是照着bbc播音员的语气学习的。”       众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难怪刚才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元首刚才是用英语演说——很标准的bbc腔(牛津腔),虽然还有点德国口音,但至少是地道的上流英语,比美国人那种暴发户式、充满俚语的英语更显得亲切和高贵一些。       在爱德华八世带头下,记者们都鼓起掌来,为霍夫曼的英语发言叫好。       戈培尔博士微笑着点点头,能者无所不能,元首几年前还只好结结巴巴地发几个英语单词的音,现在居然也能流利地说一大通英语,据说连法语都能勉强扯上几句,可见元首是有天赋的——他压根不知道霍夫曼乃正宗科班学者出身,英语能力非同一般,法语也勉强对付,这可比未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希特勒强多了。       在这样的场合说几句英语而不是德语,不但不会有“丧权辱国”的感受,反而直接能拉近与英国政要、媒体的关系,显得更加亲密一些——元首到大不列颠来不是逞威风的,而是真心实意求和解、推动和平与合作事业的,他为元首的周全考虑叫好。       辛普森夫人吃惊地对爱娃说:“元首什么时候学会英语的,这口音比我还标准!”       她是美国人,论英语水平当然超过霍夫曼,不过一口标准的美国腔,哪怕努力学习牛津腔也暂时纠正不过来——这也是上流社会对她不太感冒的原因所在。       “他最近一直都在忙着学这个,连陪我们的功夫都没有,小科勒都快成单亲子女了……”       “政治家么,总是如此,元首什么时候和您正式完婚?”       “他说等美国签署停战协定、结束全部战争后就完婚……可美国人总不肯和平,一心一意想打仗。”爱娃愤愤说了一嘴,“原以为杜威上台会好一点,现在看来和杜鲁门也没什么大区别——我不懂政治,这些话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相信我,应该快了……”辛普森夫人同样说不出所以然,只能宽慰着爱娃——以爱娃为首的、爱好和平的德国人民都等着早日结束战争。       “一群鲜廉寡耻的无耻之徒……”亚当斯狠狠地跺了跺脚,缩了缩脑袋,从码头外围离开了。       借着高音广播的传送,他听到了码头上刚才在说什么,可惜他挤不进去——在距码头还有2500多米的地方他就被拦住了,因为他没有特别通行证,根本不能进入核心区。在他看来,码头人群是如此密集,如果能有一门舰炮对准码头开火,保管直接就能把希特勒这个大魔王送下地狱。       可惜没舰炮能这么做,码头外围倒是停着一艘巨大的战列舰——狮号,虽然飘扬着大不列颠皇家海军的旗帜,但他通过内部消息得知这艘刚刚竣工的新船已转交给德国人了,现在是德国海军官兵控制着这艘船。       亚当斯是“不列颠长弓手”组织成员,在“魔王”行动中负责居间联络与现场踩点,与特里不同,他对与德国和解抱有极大的敌视,这不仅是他的个人政治倾向,也与家庭遭遇有关——他一个姐姐丧生于德国几年前的轰炸,另一个弟弟则在北大西洋上送命,他不想原谅德国人,更不愿意放过大魔王。       由于他有这种背景,所以他是整个“魔王”行动中的关键一环,负责与行动组协调——采取什么样的作战方案完全取决于他的判断。       当初为了对付元首,整个计划有过种种设想,包括用飞机轰炸、用坦克或大炮炮击、用舰炮轰击……结果发现全是空想。       皇家空军和皇家海军都不可能抽调出飞机来执行任务,整个伦敦上空现在是净空的,只有一批喷火在巡逻执勤——问题是这批涂着大不列颠皇家空军标志的喷火战斗机是德国驻英国空军驾驶的。       海上情况同样如此,狮号是英国方面派出的、执行安保最典型的保镖——虽然这艘新舰还不能用于高强度作战,但进行普通对抗绰绰有余,根据安排,霍夫曼到时会搭乘狮号去马恩岛、冰岛、北爱尔兰进行穿梭访问与视察。       按理元首出访应搭乘德**舰,至少也得是提尔匹茨号这个级别,可现在马沙尔和小泽带着军舰在前线作战,怎么可能为霍夫曼的出访而把精锐兵力抽调回国,那岂不是本末倒置?       霍夫曼本人对此无所谓,既然要英德和解、对英合作,乘坐狮号又有什么关系?一艘由英国建造、悬挂皇家海军旗帜并由德国官兵驾驶的新锐战列舰岂不是能更加反映出英德和解与合作关系?       至于在陆地上动用装甲力量干掉魔王,也基本是种奢望:元首身边有1800号警卫旗队,拥有装备最新式虎3坦克的重装甲连,和全履带装甲掷弹兵营,除一小部分官兵直接负责内务外,其余全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这1800号人组成的卫队至少要出动一个装甲师才有把握吃下。       问题是大不列颠当初遭受重创后一共就只剩下4个装甲师,到哪里去调1个装甲师来硬打?如果“不列颠长弓手”这样的秘密组织能从容不迫地调集一个装甲师力量投入作战,艾德礼政府对军队的控制将虚弱到何等水平?       所以,豺狼赖特-菲利普斯得出结论:硬吃是不可能的,只能另辟蹊径,在魔王下塌地、车队行经地点、其他特殊场合下功夫,用暗杀来达成目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