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204章 天翻地覆的12月 14

第204章 天翻地覆的12月 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表情严肃沉痛地说道:“我们党是集体领导的党,是集体领导的国家,不能有错误是斯大林同志一个人承担,有成绩就是大家的——谁没有犯过错?我就犯过很多错,很多甚至是斯大林同志三番五次提醒我还犯下的错误,我愿意检讨,我不想让自己的错误由斯大林同志替我背黑锅。”       赫鲁晓夫的表态调子更高一点:“斯大林同志有没有犯错误呢?当然是有的,但斯大林同志判断正确、战略意图正确的时候更多,他早就提醒了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早就说明了德国人、国社党是党最凶恶的敌人,战前进行了大量准备,甚至不惜委曲求全签署互不侵犯合约推迟战争爆发……结果战争还是打响了,我们犯的错误就是对斯大林同志正确意图和判断领悟不足、贯彻不足、落实不足的错误!”       莫洛托夫也表示:“斯大林同志一直认为战争爆发不可避免,不顾一切要求发展重工业、军事工业、装备工业,在这过程中当然犯了很多急躁冒进的错误,但他想法是好的,出发点是积极的,眼光是长远的,战略是高明的,无非是敌我力量对比失衡太严重……我想,如果当时能深切领会斯大林同志的意图,始终贯彻他把军事工业、重工业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上考虑问题,我们犯的错误本可以更少些,我要诚恳地向斯大林同志检讨错误。”       贝利亚代表一大批中央委员发言:“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说斯大林同志主持肃反工作出了偏差,我承认有些问题,但这基本都是我们负责实际工作的同志导致的,并不是肃反的方向、肃反的意义、肃反的目标有错误,更不能归咎于斯大林同志。这么大规模的肃反还有弗拉索夫等漏网之鱼,如果没有肃反,今天还有党,还有在座诸位么?恐怕我们都在德国人的集中营里了吧?所以,我们愿意继续团结在斯大林同志周围,请他继续带领全党同志、全国人民前进。”       朱可夫含泪代表军队发言:“全体红军战士要向斯大林同志道歉、向全党、全国人民道歉,因为我们作战意志不够坚定、作战能力不够强大、作战配合不够团结,以至于经常吃败仗,打输了很多不该打输、不能打输的战役,斯大林同志对红军一向是关注、帮助、支持的,倾注了全部心血,不惜一切代价让红军强大起来,他履行了自己身为统帅所能做到的一切,剩下的问题是全军指挥员的……我们对先进装备、先进战术掌握不够充分……就我个人而言,我已多次向党进行检讨,今天愿意再检讨一次——类似于对民族分裂分子的打击,我以前认为是太重、太不人道,还反对斯大林同志的正确主张,但经过战争后,现在我认为我们原先的做法还是太轻、太宽容了,对敌人的纵容就是对人民的残害,我太不成熟了……”       ps:本书被起点屏蔽,最新更新可在微信公众号“月影梧桐”上免费浏览,欢迎关注……       最终扩大的中央全会以“鄂木斯克三千人大会”而载入史册:……会议听取了斯大林同志对卫国战争情况的报告,听取了他作为党的总书记的自我检讨和分析,听取了全党代表同志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对未来党怎么走、红旗怎么打、国家怎么发展等原则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形成高度统一的思想共识……党决心丢掉包袱、丢掉幻想、全力拼搏、重新出发……这次大会是一次严肃团结、胜利进取的大会!是统一思想、凝聚人心的大会!是振奋精神、鼓舞斗志的大会!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大会!”       斯大林老爹选择在11月召开这次会议当然是有考虑:由于搬迁到乌拉尔以东后各种不适宜,内部怨声载道、谣言四起,执掌内务部的贝利亚曾经建议发动一次清洗,整肃混进来的“坏分子”,甚至一批亲密战友也认为有必要,但这个提案被他深思熟虑后否决了。       他在整体考虑给布尔什维克、给全国(指东俄)一个交代,检讨当然是必须的,打了这么大的败仗,牺牲了这么多人、损失了这么多国土,没有检讨和严厉批评怎么对人民交代?但必要的布置还是要有的,于是就有了三千人大会出笼的部署。       同时他也清楚,现在俄国人民不是没有选择,是有两条道路、两种方向可以选择,本来东俄总人口就少,再搞自我整肃、自我清洗,要么逼着人投奔对手,要么继续削弱自己,怎么看都像是在自杀。       因此他在政治局会议上阐述了自己的设想,并表态愿意自我检讨并退休。       他的亲密战友们很清楚,卫国战争失败这个责任只能斯大林背而不能由其他人背。当然,今后党也只能由斯大林这种具有钢铁意志、全局观念的人来领导。本来托洛茨基也是够分量的候选人,不过他早在4年前就在墨西哥被内务部特务用冰斧干掉了……因此,这付重担除了让斯大林老爹继续挑,其他人都没这个资格、能力和威望来履行。       斯大林本人的态度让政治局同志也看到了很多积极的方面,比如他不否认有混进来的间谍和特务,但认为人民整体是好的,“同志们,你要要想想,如果这些人对党、对国家没有感情,怎么会跟随我们千里迢迢转移到这里来?他们难道不会中途溜走、叛变,这样的人可不少,弗拉索夫那里多的是这种人,他们能跟我们到这里,已说明他们立场是坚定的,是经得起考验的。至于有牢骚,为什么不能说?你们对我有意见同样也可以说啊,大家是心心相印、肝胆相照的革命战友,有什么话不能说而要藏着掖着呢?”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也明白过来,确实在几个月转移过程中上演了众生百态,不少以前信誓旦旦、世世代代跟党走的人最后却妥协动摇变节去了弗拉索夫手下,反倒是对党一直有些不满意,有意无意要批评几句的人却坚定跟党走了。说明大家今后对党、对政权的管理要有新观念、新想法,不要以为批评党就是和党作对,恰恰相反,无原则、无立场附和党和领导人的某些做法,整天“万岁”不离口、“伟大光荣正确”不离口的人更可能是两面三刀、口是心非的投机分子……       用这些人的话说,“党有这样那样不好,但党总归是自己人,是想让这个国家好,希望这个国家强大,弗拉索夫不过是德国人豢养的一条狗……我们愿意再给党一次机会,愿意和党一起努力,希望党能成熟起来、壮大起来……十月革命前布尔什维克的力量也很弱小,现在至少比那时候强多了!”       这种很典型的话如果放在10年前,甚至5年前都是现行***——你算老几,敢说给党一次机会?但至少从现在看,愿意不远千里跟随过来的很多人还是意志坚定、立场坚定的自己人。       也因为有这个因素,斯大林知道了民心、军心如何,他才有把握开“三千人大会”,现在看来是成功了。斯大林进行检讨后,声誉、威望并未受太大影响,依然还是党的领袖,政治局各位战友依然是党的重要领导人,新增补入政治局的贝利亚、马林科夫、沃兹涅先斯基和布尔加宁都很谦虚,特别是经济学家、经济恢复工作委员会副人民委员沃兹涅先斯基成为政治局委员(一把手是伏罗希洛夫)更说明当前的工作重心在于恢复经济、安定社会局面。       在今天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大家都不再就过去的问题和错误发言,重点是“团结一致向前看”。       经济恢复自然是一方面,新军备研究与论证自然也不会少,伏罗希洛夫汇报完有关数据后,由沃兹涅先斯基阐述了明年的重点工作,然后普通工业的发展与恢复暂且略过不提,讨论重心很快转移到坦克工业上来——莫洛佐夫设计局提交的t-44型坦克图纸和t-54型坦克的设计想法。       该设计局在战前t-34m型坦克基础上研制出了t-44型坦克。这种坦克安装了新型扭杆悬挂装置及横列引擎,并去除了车体机枪,使其在拥有与t-34等同的性能基础上有效增加了装甲防护,是比紧急生产的t-43型更全面、性能更好的中型坦克。当然t-44型也有重大弱点,那就是炮塔太小,只能容下与t-43/85型一样的85mm坦克炮,本来这个口径红军方面认为是够用了,t-43/85能拥有足够优势。       但理想在现实面前无情地破裂了,当初朱可夫带着南线战役集群试图在斯大林格勒打一次大规模会战,结果他苦心挑选的近卫坦克部队被雷神之锤轻而易举地压倒——豹式压倒了t-43/85,虎2压倒了is-2,虎式压倒了is-1。       为有效应对豹式冲击,t-44乃至t-54要准备应运而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