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闪电战2.0 7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闪电战2.0 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年开始,德国科学家就试图研制云爆弹,并已接近成功边缘,对主要爆燃成分已摸索正确——使用硝酸与铝粉混合,但实地试验几次后效果一直不好,未达预期效果,故而空军认为这种弹药短期内没有开发价值而予以搁置。其实搁置也是希特勒自己下达的命令,他认为胜券在握,对没有希望在一年内取得突破的武器研发项目都进行了下马。       攻坚直布罗陀要塞时,霍夫曼敏感地想起云爆弹,在他亲自关心之下,德国云爆弹开发历程走向与历史不一样的岔路:       开发遇到的突出问题是轰炸机载弹量不够,当时最大的he-177轰炸机只能携带单体重3吨炸弹,且云爆弹由于体型特殊,用he-177携带最大只能做到1.8吨,其中装药量就更少。       弹药量减少后炸弹就显得威力一般,再加第一代云爆弹需两次引爆,更对重量体积有更大要求。第一次引爆先是将燃烧剂均匀喷洒在空气中,与空气充分混合形成悬浮状态的气溶胶,并在目标上空聚集形成覆盖,状如浓雾。当气溶胶达到一定浓度后再进行第二次引爆,整个雾团发生爆炸,在瞬间释放出大量热能,形成高温高压的火球,温度通常在2000℃以上,并以每秒2000至2500米的速度迅速膨胀,达到毁伤目标的目的。如果体积不够大,就形成不了足够的气溶胶场覆盖,杀伤力呈几何级数下降。       霍夫曼就感慨专家和空军的死脑筋,he-177不能搭载更大炸弹,为什么就不能用me-323重型运输机试试看?当专家们担忧地说出me-323不适宜前线作战等等顾虑时,霍夫曼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们:“你们先去做,做到让杀伤力满意的规格,我保证将来会有足够大的轰炸机能容纳这种炸弹。”       专家们将信将疑地上路了,最后拿出一颗7.5吨重的货色,认为要保证效果,至少需要这个级别,如果能达到10吨效果可能会更好。       不过现在施佩尔可以底气十足地将me-264甚至me-364拿出来使用了。因为霍夫曼当初在考虑时针对的就不止云爆弹一个项目——超级炸弹重量应该也不少于5-6吨,没有这种可以搭载的重型轰炸机,怎么可能将炸弹成功投掷下去?       在大量经费和庞大团队的努力下,第一代云爆弹于1944年中取得成功,试验场表现良好,但最终还需要在实战战场验证一番,南非就是最好的试验场。对德国而言,南非战场就是第二次西班牙战争,可以广泛试验。       在舒克投下高脚杯之时,第4小队的克林斯曼中尉也率先释放了机腹下的巨型炸弹——专家们管他叫“恶魔之卵”。       庞大的恶魔之卵快速下坠中,随后打开了降落伞,开始释放内部数以百计的小炸弹,他们像一个个圆滚滚的啤酒桶,下面伸出一根长铁杆,系在降落伞下飘飘忽忽地向下降落,散开,在接连发出的比平常炸弹爆炸声要小得多的声响中,大地被一团团白雾般气体笼罩……       克林斯曼所在机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片雾气,看着其逐步覆盖以5号堡垒为核心的美军工事群。       在工事中防御的美军士兵也疑惑地看着这层雾气,他们最初以为这是德国人释放的化学武器,刚有人手忙脚乱地寻找防毒面具时,第二次引爆已发动了。       猛然间只见一道闪电亮起,冲击波如狂暴飓风刮过草原一般,雷霆万钧、大地震颤,数十个足球场大小的地面上火光闪闪、惨叫连天……在冲击波席卷下,所有露天掩体、半永久工事、反坦克工事都变成了一片废墟,人员或被烤焦,或窒息而亡,伤亡惨重。云雾爆炸时会消耗周围氧气,一般在3分钟内爆炸现场严重缺氧,对人体产生强烈的窒息作用。       坚固的5号堡垒工事虽然抵挡住了冲击波的攻击,但所有的士兵在临死前感觉自己被死神紧紧地扼住喉咙,嘴巴大张、垂死呼吸,部分甚至还抓破了自己的喉咙。身后德军查看詹灿死者的尸体都很完整,没有弹片的杀伤痕迹,       由于氧气消耗和剧烈的空气加热,使得强对流立即形成,克林斯曼很快察觉到一团蘑菇云缓缓升起!?       “成功了!”他没来得及高兴,马上又下达指示,“第二颗!”       专家们为了保证试验效果,丧心病狂地采用了4发区域重叠法,即在不大的区域里,连续投下4枚,每一颗都以5号工事为中心同时偏重于覆盖东南西北四个方面,即便单独一枚威力不足,叠加后的威力也将加以全面弥补。       40多分钟内,这一代盟军先后经历了4次“末日审判”,死的不能再死了。       接连经受高脚杯、云爆弹、大满贯等各种武器考验后,不到8点,布莱德利寄予厚望的5大堡垒体系已全部完蛋了……       但他现在压根还不知道,或者说,根本就没机会知道,从7点开始,德军电子干扰部队开始全线开机压制,功率逐步增强,除美军常用的频率直接予以阻塞外,其他新暴露的频率也是发现一个就阻塞一个。       电台兵们绝望地发现自己耳朵里传来的都是沙沙声、嗡嗡声,不但让人头昏脑涨、而且根本听不清楚正常电报的滴答声。他们被迫按照战前规划,启用一个又一个新的频段,但每次都只持续了几分钟就受到如影跟随的干扰。气得通讯参谋们拍了桌子却毫无办法。       布莱德利和史末资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聋子、瞎子,却半点儿也不清楚前线动态,最后通讯参谋甚至开始被迫启用德军常用的通讯频段进行发报。       一般说来,与敌军共用一个频段是相当危险的,不但容易串码,而且还容易被对手截获,但现在被逼急的美军指挥部已顾不上这一点了。只要能联系上的方式,他都要尝试。       但很显然,德国甚至连这个通道都不想给对方留下,对属于本方的频段照堵不误。       9时许,古德里安接到消息:本方电子对抗将全面升级,即将使用全频段干扰。说是全频段,不可能真对所有频段都进行干扰,而是指发现一个新频段就针对性干扰一个,由于无法区分该频段使用者是敌是友,只能一概阻拦之。       古德里安点点头:“干吧!我对指挥有信心,实在不行,我会再让你们解除一段。”       现在他的指挥也将受到干扰影响,但他觉得问题不大,因为德军牢牢掌握着制空权,最不济还可以用飞机勘察来判断前线情况。       “第三攻击梯队,出击!”       7点半,在凯塞林的统一指挥下,大批德军战斗机出动,掩护70余架突抓鹰攻击机,300余架fw-190f对地攻击机对美军一线及其200公里范围内纵深进行全面压制打击。       对地攻击机们装备最多的是火箭弹,也有部分是燃烧弹和100公斤重炸弹,美军各类防御工事和防空阵地已在前面两波打击中七零八落,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而逐步加大的电子干扰方式又极大损坏了各节点的联络与协同能力——没有沟通的孤立节点在磅礴而来的德军攻击群根本就是送菜。       不计其数的火箭弹、燃烧弹、炸弹投射到预定目标——那些美国人寄予厚望的欺骗阵地根本没什么用,反而是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隐蔽起来的武装力量都遭到了无情打击。       司令部一堆将帅在感慨,当年如果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量,或许根本不必要为马奇诺防线伤脑筋。       天空打得如火如荼,地面也没闲着,已进入突前隐蔽阵地的暴风雨突击工兵已做好了全线压上的准备,然后听着后方的火力开始咆哮:重型火箭炮、榴弹炮如同不要钱地把火力倾泻出去。不过在冲锋之前,他们首先还要解决一点小麻烦。       “歌利亚们,冲!”       几百辆携带炸药的“玩具”坦克们欢快地向前方扑去。作为最有意思的机械化装备之一,歌利亚们不过一米多长,能被士兵们用线控推动着前进,是士兵们平时为数不多的乐子。       布莱德利顾虑了德军装甲部队的强大,在前沿防线埋设了9万多颗地雷,试图形成严密的地雷带阻止德军快速推进。刚才靠着对地攻击火箭弹和炸弹引爆了其中一部分,又靠着猛烈的炮火准备摧毁了一部分,但尚有较多漏网之鱼,歌利亚们就是要以自己的粉身碎骨换取一条通道。       在歌利亚之后,德军又出动了几十辆用谢尔曼坦克改造的扫雷坦克——他们有多重可以滚动的碾子,可以把前进路上的一切地雷都予以引爆。       一个个细致排雷的时代已过去了,现在德军使用的是暴力破解法——我让你炸还不行么?       9时许,所有进攻通道全线打通,德意志的钢铁洪流马上就要一拥而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