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美利坚的前途

第一百一十五章 美利坚的前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军通报已胜利结束巴西战役,全歼美国巴顿集群,现暂时进入休整,准备下一次进攻。”      冢原二四三接过战报快速浏览起来,上面写着歼灭15万之众、消灭4000多架飞机的数字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眉头一扬,问道:“战果可靠么?”      “可靠!我方观察员核实过了,德军成绩可能有疏漏,但并无蓄意夸大之处。”      “现在巴西还有多少美军?”      “整个南美可能还有20万美军,2500架以上的飞机,其中巴西境内有15万以上兵力,2000架左右飞机,坦克数量不详,目前美国还在持续往南美增派兵力。”      草鹿龙之介奇怪道:“德国潜艇不是很厉害么?为什么还没切断美军的运输线?”      “一方面是因为德军将潜艇调往南大西洋端,主要截断南非方向的航运体系;另一方面是美国人现在进行了调整,让德军潜艇破交难度大大增加。”汇报的参谋详细进行了解释。      以往美军物资输送路线是从东海岸各港口直接装船运送到南美,航线长,可下手地方多,只是因为德军主要注意力都放在大西洋英加航线上,故美军损失不大,参联会也不太放在心上。      欧洲战役结束后,u艇全力向大西洋现扑来,全力绞杀美军运输船队,损失持续攀升,参联会吃不住劲了。立即想方设法强化反潜力度,同时又建议陆军兵力从空中走——沉船丢物资不过损失点钱,损失人却是大事。      但即便人员损失几乎不存在,物资损失也让人头疼——这不是浪费钱的问题,万一仗打到关键时刻物资、装备却供应不上,该如何是好?      于是解决问题的出路还在于反潜上,特纳绞尽脑汁、突发奇想给运输部队设计了一套新办法:      整体需输送的物资先用火车运到佛罗里达半岛最南端的迈阿密,然后在那里组建运输船队。船队通常在拂晓时分从迈阿密启程,一路由大型飞机和小型护卫艇(现在巡洋舰数量不够)提供反潜服务,在傍晚时抵达古巴。      反潜飞机可在白天视线良好的情况下发现水下40米内的潜艇轮廓,护卫艇虽只能发现20米左右深的潜艇,但监控范围比飞机大,在潜艇不冒出头时甚至比雷达还好使。      德军xxi型潜艇虽能凭借听音器发动水下攻击,但在寻找目标时还是要浮出水面拓展视野。   白天冒头等于是个活靶子,静音性能再强也不顶用,只能选夜间下手。但夜间破交也变得麻烦起来,美军船队起初在夜间是贴着古巴近海海岸线走,甚至干脆在古巴帕德雷港过夜,等天亮后再上路,再由飞机继续提供护航……      这样一路走下来,美军船队第一天在古巴过夜,第二天在海地过夜,第三天在波多黎各过夜,第四天在多米尼克过夜,第五天在特立尼达过夜……依靠加勒比海港口和岛屿众多的优势,只在白天行动,夜晚就去港口躲避——每个港口都布上防雷网。看上去样子狼狈且速度慢,但效果很好,损失急剧减少。      就算是这么走,走到累西腓也就是花上11天左右,时间拖长近一倍,但损失率下降到不足5%。同时,这套不开夜船的体系还适合了美军现在新手操船居多的局面,有助于减少夜间行动的差错和失误率,颇受下面好评,一下子就把局面扭转过来。      这套战术也逼得邓尼茨把远程潜艇主力从加勒比海海域抽出,专心致志部署在南大西洋,一面隔断南非航线——那儿可没岛屿供美国轮船每天夜里躲避;一面琢磨潜艇埋伏阵,准备下一次用于攻击美军主力舰队。至于加勒比海的破交重任,他准备让水面舰艇部队去执行,可惜后者实在太忙,实在顾不过来。      “这套反潜体系有点意思,我们也可以学,发电报给军令部,告诉美军的新战术,让他们在南洋和印度方向尝试。”冢原沉吟后道,“这么看来,德军下一步行动目标是南非了,知道具体的进攻时间么?”      “暂时不确定,可能还要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德军正往莫桑比克和马达加斯加囤积物资,每天都是川流不息的商船队。”草鹿龙之介问道,“我们是否继续执行原计划?”      “执行,也算给德军帮个忙,帮助他们分散一下美军注意力。”冢原笑道,“用我名义发表吧!看看对美国有没有震慑力!”      9月27日清晨,还没从德国元首演讲冲击波中缓过神来的美国媒体忽又接到日军发来的明码电报通稿——《告美利坚合众国民众书》。      “……美国政府一再不顾本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和福祉,一再对日本政府的和平愿望置若罔闻,一再对日本领土、船只、飞机和军队加以攻击,为还击上述无礼举动,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代理司令长官、海军大将冢原二四三率联合舰队全部主力前来进攻,近期主要攻击目标为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沿海地带、相关岛屿及其他军事设施,因我军无法准确区别军用与非军用目标,为避免伤及无辜,本司令官决定予以提前告知:      请广大美国人民收到此公开告知书后立即着手应对,尽量向内陆地区疏散,不能疏散的应为自己寻找就近的防空洞、避炮洞,并为此准备足够的清水和食物……进攻最早将于加利福尼亚时间10月1日凌晨后发起。         本次进攻中舰炮攻击范围为沿海30公里,舰载飞机攻击目标为沿海500公里,请上述范围内居住的民众接本通知后立即撤退,请相关报社、电台、地方政府、民间机构与志愿者组织尽快将实情告知民众,切勿隐瞒或误导。      本司令官对进攻可能造成的无辜生命与财产损失深表遗憾,请普通民众在事后向本国政府索赔——他们为满足黑心军火商、垄断寡头、投机政客、野心军官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再敌视日本、一再拒绝日本和平诚意,一切损失均应由他们承担。      自即日起封锁太平洋东岸各海域,盟军片帆不得出入,发现即予摧毁!”      “日本人要来进攻西海岸?这不是在开玩笑?”杜鲁门在参联会紧急召开的碰头会上罕见地发了火,吼道,“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鉴于目前的形势,杜威也应邀参加会议,他的语气要平静些,但问的话很尖锐:“上次堀悌吉进攻纽约,我正好是纽约市长,那次给城市造成了巨大破坏,使无数民众对战争的信心蒙上阴影。现在请诸位将军告诉我,这件事可能发生么?如果会发生,我们该如何阻止?”      特纳硬着头皮出来解释:“联合舰队理论上可以办到这一点,这份电报我们用三角坐标法进行了测定,推断敌军大致位置在珍珠港东南方向2000海里处,距离洛杉矶的直线距离大约还有2300多海里,预计4-5天之内可以抵达。虽然我们摧毁了日军不少油轮,但他们还是能拿到补充,因此我认为油料并不是制约日军行动的关键因素,至少现在还不是。”      “那怎么才能制止他们?”      “目前太平洋舰队阵容不整,根本无力应对日军主力舰队,只能依靠飞机特别是重型轰炸机进行拦截。”特纳苦笑,“一旦敌人接近到距离西海岸1000-1200公里,我们就有机会发现并攻击他们。”      “有机会?”杜威的眉头一下子就皱紧了,“意思是不确定?”      “是的,远距离上发现敌军舰队不但需要天气、风向的配合,还需要一些运气。   另外,夜间除非特殊情况,很难发现德军舰队。”特纳看杜鲁门脸色很不好看,赶紧又补了一句,“不过在500-600公里范围内发现敌舰队相对而言更容易些。”      “这几乎也是敌军飞机的攻击圈,上次他们就是夜间来袭的!”杜威为此深感苦恼,“既然你知道日军现在何处,难道就不能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么?”      “我们缺少先发制人的手段,太平洋舰队不是日军对手。”      “不能派飞机或潜艇先去削弱敌舰队实力么?或者我们先在日军要攻击的位置进行针对性部署,将攻击扼杀在初始阶段。”      “抱歉,阁下,实在办不到,寻找海上目标本就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雷达只能看100-150公里远,任何搜索都必须依赖有经验的机组进行侦查。再说,西海岸很大,鬼知道日本舰队要打哪一段。”      “那你说怎么办?”杜威不满地瞪着特纳,“再多困难也不能成为我们束手无策的理由。”      “第一,加派飞机进行勘察,尽可能保持跟踪;第二,强化各地区防空防御体系,降低敌军进攻能力;第三,撤退并疏散人群——也不用全疏散,重点几个大城市保住就好了,比如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萨克拉门托、波特兰、西雅图,哦,顶多再加个拉斯维加斯,那儿距离海岸线大约400多公里,基本是日军飞机的攻击极限。”      特纳说完,杜威开始发飙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