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二百十八章 胜负手

第二百十八章 胜负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位元宵快乐!回家晚了,抱歉……       为安排源田实投靠,使他有一个顺理成章的背景和动机,松田千秋也煞费一番苦心。       源田实一贯忽视飞机防护,反对增加装甲,日本飞机制造公司,比如三菱、中岛等工程师提出过很多有关保护飞行员安全的建议和提案,但只要到源田这里总是会吃闭门羹。       “这样的话,只会使飞行员忽视自身技能培养而蜕变为依靠机器的胆小鬼。”就是源田的口头禅。这不仅是其内心真实思想的具体体现,同时也代表了当时日本海军内部一批航空人士的想法。同期同学柴田武雄经常与源田实发生争论,特别是关于战斗机的开发和战法,双方争论更是激烈,但每次都是源田的意见胜出而柴田的意见几乎没得到通过。       但这次情况反过来了,在堀悌吉亲自主持,由山本五十六、井上成美、大西泷治郎等一批航空派高层参与的航空军备会议上,重点对源田实重防护的想法进行了批评,认为要高度注重飞机防护和飞行员安全保护,同时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继续从德国引入新飞机,包括彩云改、流星改等型号要抓紧上舰;另一方面要努力研制新飞机,不但烈风、紫电改的合作研制要加快,甚至还考虑从陆军引入四式战疾风。在战法上,根据多次战斗经历,飞行员代表也提出今后除继续注重水平格斗外,还要注重速度,发扬“一击脱离”战术。       这次会议上源田实闹得灰头土脸,柴田武雄则大放光彩,一扫以往郁闷,喜得他逢人就说堀悌吉长官英明,到底是日本第一军事家。会议后,源田实就“失宠”了,牢骚不断、愤愤不平,立场逐渐“滑落”到另一方去了。可实际上,到底应不应该加强防护、应不应该注重速度战术的问题在索科特拉岛上就暴露出来了,美帝传家宝对付飞机还只能说一般,德国fw-190a8上安装的mg213机炮那暴风骤雨般的火力才让人感觉绝望。德方还提出:“你们的大和号战列舰为什么极端注重防御?装甲恨不得越厚越好,现在换飞机就不要防护了?难道海航飞行员不是海军?”这说法让素来狂妄的昭和参谋们无言以对。       堀悌吉为南太平洋战役经验总结的一条就是飞行员要尽可能存活下来,丢飞机算什么?只要人活着,总有办法弄到飞机。到德国后全舰队上下就更受刺激,德方表示:培养一个合格飞行员需要一年以上,烧掉三、四十吨汽油,一个王牌飞行员的代价是普通飞行员的十倍以上,可飞机一个月却能轻轻松松造2500架!如果日本愿意向德国提供优秀飞行员,德国愿意用飞机和日本换,像赤松贞明这样的王牌直接开价100架飞机/年,像渊田美津雄这样参加过多次战役的资深指挥官甚至开价300架/年。       这价码听得日方咂舌不已——全日本海军大将一年的薪水都买不了一架零战改,而德国人却认为一个连军官也不是的飞行员值100架飞机。       别说赤松贞明当初就动了心想留下来,就连板谷茂这种不太爱带降落伞宁愿带军刀的飞行员现在也不敢逞强了,大家逢人便相互打趣:“你值几架飞机,我值几架飞机”,意思小命金贵的很,要想方设法活下来。像源田实这样脑筋灵活之人对这种显而易见的道理怎会想不通呢?无非是为了表演,所以渊田美津雄才讽刺他能“当个好演员”。       1943年12月29日下午1点钟,包括大和号、武藏号、大凤号等在内的联合舰队主力朝东京湾猛扑而来,在此之前侦察机已报告未在东京湾发现二航战。为防御敌机,及川古志郎给大凤号下达命令,要求该舰起飞战斗机进行掩护,并做好攻击机群出动准备,大凤号立即快速脱离编队,转向逆风位置放飞战斗群,效率之高令人十分满意,及川古志郎看了不禁连连点头,认为细萱戊子郎和源田实表现不错,这么快就控制了部队开展工作。       他哪知道,早在这些飞行员放飞之前,全舰官兵已进行了讨逆总动员,所有人都缠绕着“尊皇讨贼”头巾聆听训示,原本一路上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飞行员们听到长官打算“附逆”后居然个个激动不已,活像打了鸡血一样。       “下面,我宣布,大凤号加入讨逆军!升旗!”       一面“尊皇讨贼”的大旗缓缓升上旗杆,在寒风中猎猎飘扬……       “长官……”神重德跌跌撞撞地冲入作战室,用惊恐的语气对众人道,“源田实是奸细,大凤号……投敌了!”       “什么?”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在耳畔炸响,及川古志郎简直要晕过去了,他大吼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神重德哭丧着脸,“源田实忽然就发了电报过来,话说得很难听……”       “电报说什么?”宇垣缠忽然问了一句。       “……及川老贼,凭你也想和堀悌吉长官斗?洗干净脖子等着吧!天诛国贼!”       一直沉默不语的近藤信竹没去理会脸变得如同黑炭底的及川古志郎,反而叹了口气:“这下我们没有航母了,打不过的,收兵吧。”       “你……你……”及川古志郎哆嗦着手指,吼道,“不行!神重德,你给我想个办法出来!”       “要不,趁现在距离还没拉开,逆贼的舰载机也没放出来用舰炮轰吧。”       “不可!”高木武雄说道,“这是帝国好不容易造出来的重型航母,怎么能攻击?”       “对啊,海军怎么能自相残杀!”栗田健男在一旁帮腔。       “我看大凤号也不会攻击我们,人各有志,由他去吧。”志摩清英紧接着表了态。       眼看几个提督都是这种态度,参谋们大都保持缄默。       “不行!”及川古志郎一拍桌子,脸上青筋暴跳,“再好的军舰一旦附逆也是废物!我命令:大和、武藏立即逼上去用舰炮击沉他!各驱逐舰准备释放鱼雷!”       神重德正要匆匆忙忙去传达命令,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混蛋,站住,谁让你去的?这事情还没定论呢!”       神重德刚转身,听到此言又觉得愕然,连忙又转过身,发现是宇垣缠在说话,便跺了下脚:“参谋长,您可不能优柔寡断啊,等大凤号放出攻击机就是我们的末日了,我们不能心……”       还没等他把“心慈手软”四个字说完,“砰”地一声枪响,宇垣缠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勃朗宁手枪,对准神重德就开了火。后者额头上顿时出现一个血洞,汩汩地冒着血,双眼瞪得滚圆,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心有不甘地倒了下去。       及川古志郎被这个突发变故惊呆了,愣了几秒钟才回神过来,发出一声怒吼:“宇垣缠!”       “你,给我坐下!”宇垣缠又把枪对准了及川古志郎,“谁也不许动,谁动我打死谁!”       “你你你你……你好糊涂啊。”跌坐在椅子上的及川大叫道,“你忘了山本和堀悌吉两人是怎么对你的么?我……我才是一直器重你的呀!”       “呸,凭你也配?”       几个及川的心腹参谋有心上前帮忙,但又慑于宇垣缠的手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海军将校在司令塔里都是不带枪的,哪晓得宇垣缠会偷偷摸摸把手枪带上来?现在倒好,拥有舰炮的世界第一战列舰指挥中枢居然被一支小小的勃朗宁手枪制住了。       几个中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这局面也感到措手不及。       “嘭”地一声,司令塔门被打开了,是外面的水兵听到有枪响,认为情况不对迅速冲了进来,他们手中倒装备了冲锋枪。       “把这个逆贼给我押下去!”及川古志郎见来了救星,立即兴奋起来,卫兵们迟疑着正要上前,宇垣缠大喊,“别动,再动我就打死他!”       众人又不敢动。       近藤信竹叹了口气,对水兵们挥了挥手:“你们退下吧。”       “长官,不要紧么?”       “没事,我会处理好的。”近藤信竹闭上眼睛想了想,“司令官有些喝醉了,你们扶他下去休息吧。”       “近藤信竹!你敢违抗我的命令?!你敢附逆?”       “我只服从正确的命令!”近藤信竹挥了挥手,士兵们就上前准备去拉及川。       “你……你们……别过来!立即给我杀了近藤信竹和宇垣缠……每人官升三级!”       “看来司令官确实喝多了!”       “走吧,别挣扎啦……”水兵们在两个少尉带领下,忽然露出一丝讥笑,及川古志郎连同他的心腹全部被押走了。       近藤信竹拍拍宇垣缠的肩膀,安慰道:“你这是何苦呢……”       “我……”宇垣缠呆呆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传令,凡愿意参加讨逆军的军舰,升z字旗!不愿意的,调头回锚地吧。”       几分钟后,参谋兴奋地扑过来:“长官,全舰队所有各舰都升起z字旗了……”       “向东京港进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