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四十三章 北宅的咆哮 5

第四十三章 北宅的咆哮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舰长克拉克上校很想甩开让人感觉如芒在背的z4号,但发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唯一完好无损且速度堪与德国驱逐舰匹敌的护卫舰实力不行,冲上去容易被击沉,另外两艘军舰受创后速度不够,一旦拉近距离,德国驱逐舰便会远远躲开,如果他们前进,德国人又阴魂不散地跟踪上来。经过几次“猫捉老鼠”般的动作,他决定不予理睬——他已被告知,前来接应的j船队(jw-51b护航船队的简称)离他只有200多海里,因此他不再管z4的行动,只管继续向j舰队所在的方向扑去。       但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克拉克的美好愿望到下午14时被打得粉碎:在z4号不懈努力的召唤下,希佩尔号带着另一艘驱逐舰出现在了英军视线里,而且近乎以最高速度猛扑过来,每小时都能拉近与谢菲尔德号15节的距离,考虑到前面不远处就是jw-51a船队,而j舰队至少还要10小时才能赶到现场,为保证商船们的安全,克拉克与昂斯洛号上的谢尔布鲁克商议后做出了痛苦抉择:他们将以自我牺牲为代价掩护商船撤退——转向西北,向另一方向引开德**舰。       “尽快向西北方撤离,我们掩护你……”克拉克向编队中唯一速度正常、有机会逃脱德军追击的荆棘号发去电报。       荆棘号舰长知道“掩护”两个字在今天意味着什么,几乎是含着眼泪脱离战场,所有水兵都默默向依旧停留在战场的战友低头致敬。       “总算逮住你们了!”看着两天来一直苦苦寻找的猎物出现在自己面前,哈特曼舰长激动得几欲落泪——真是太不容易了。       下午15时,浑身都带着兴奋劲的希佩尔号协同两艘驱逐舰与英**舰展开对战,由于两艘英舰事先已被重创,在炮战过程中明显处于下风,而德国水兵们经过几天来的实弹射击,此时正处亢奋状态,此消彼长之下,德国舰队占有明显优势。       15时14分,希佩尔号取得第一个战果,副炮将英国扫雷艇打成了碎片;过了2分钟,谢菲尔德号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大半个舰桥被摧毁;16分钟后,昂斯洛号驱逐舰步了扫雷艇后尘,同样被希佩尔号命中,但显然不到2000吨的驱逐舰躯体经不起炮弹的重击,全舰开始下沉,谢尔布鲁克上校拒绝部下劝阻,选择与舰同沉,但炮战过程中试图向谢菲尔德号施放鱼雷的汉斯-洛迪(z10)号驱逐舰因贪功冒进而挨了对方1发炮弹,被炸掉2座炮塔,冒出滚滚浓烟,受创不轻,气得哈特曼破口大骂舰长是猪脑子。       相比之下,z4号驱逐舰就显得机灵多了,一直躲在希佩尔号的身影后放冷炮,好几次都击中了谢菲尔德号,虽然没法造成致命伤害,却将对方后甲板打得一片狼藉。       15时35分,谢菲尔德号被希佩尔号击中数次,冒出滚滚浓烟,舰体再次大量进水,速度已降低到了只有11节。此时天色虽然已昏暗下来,但希佩尔号上的雷达已恢复正常,再加上夜色中谢菲尔德甲板上的火星一直灭不了,给了德军很可靠的指示目标。靠着雷达指与目视观察,希佩尔号牢牢盯住目标开炮,为追求命中率,越打越兴起的哈特曼指挥本舰持续逼近舰炮从1.4万米一直打到7500米,终于在浪费200多发炮弹后击沉了谢菲尔德号,大部分英国水兵没能跑出来。       17时,打扫干净战场的哈特曼得意洋洋地向柏林海军司令部发去胜利报告,但他根本没想到今天下午他距离jw-51a运输船队最近时只有不到40海里,这几艘英**舰不惜以自身为代价引开了德**舰,最大限度地保证了运输船队安全。       消灭两艘事先已受伤的敌舰后,意犹未尽的哈特曼率领编队继续向西北方向追击,他在潜意识里认为既然英**舰一直向西北方行动,然后最后一艘逃跑的军舰也往西北方向开进,英军船队的其他舰艇应该也在那里。       此时航线南辕北辙的希佩尔号编队与英军运输船队距离再次拉到到70海里以上,而且越来越大,直到夜里10点,一直在回味海战全过程的哈特曼上校忽然醒悟过来——他被英国人带歪了,连忙重新下令将航线调整为西南航向,此时彼此间距已达120海里以上,该距离只比j舰队与jw-51a船队之间的距离略小。当然,希佩尔号编队拥有速度优势,z10号驱逐舰虽然受创,动力未受太大影响,平均编队速度依然比j舰队快10节以上。       心急如焚赶去救援的j舰队指挥官安德森少将的神经已绷到了最紧,他收到了谢菲尔德号的诀别电报,知道jw-51a船队现在身边的护航军舰只剩下两艘驱逐舰:一艘是最初谢尔布鲁克指挥下的冷酷号,一艘是谢菲尔德巡洋舰编队中的阿克蒂斯号,而希佩尔号就跟在后面——他不知道伯内特成功地将哈特曼引到了错误航线上。他认为德国人随时都可能攻击运输船队,而他离船队至少还有160海里以上的路,今天夜里是运输船队最危险的时刻,他们随时都会遭遇从后面追杀过来的德国人。       但只要度过今天夜里的危险期,2月6日清晨j舰队先头部队就可以与运输船队汇合,反过来能教训德国人,为以防万一,他命令j舰队中3艘驱逐舰以最高速度向东北方向开进,争取先行充实护航船队力量缠住希佩尔号,为j舰队主力赶到战场争取时间。       运气显然没完全站在英国人一边,就在希佩尔号调转航线,重新向西南方向开去时,吕佐夫号上的雷达兵忽然在屏幕角落里发现了一个亮点,从位置来推断这显然不是本方军舰——因为此刻希佩尔号编队在本舰北面90余海里处,提尔匹茨在本舰东南方向50海里处,但也很可能是误报——这两天吕佐夫号已吃够了层出不穷的雷达误报之苦。       追?还是不追?       吕佐夫号舰长斯坦格海军上校素来以谨慎而出名,他足足思考了三分钟,最终做出了十分重要且关键的选择:追上去!不过在证据确凿之前他不打算将情报报告给提尔匹茨上的库梅茨中将,免得干扰对方的判断——库梅茨中将可是比他还谨慎的人。       雷达兵发现的目标是jw-51a船队中最末尾掉队的运输舰,虽然其拼命赶路,但只能保持12-13节的速度,而吕佐夫号全速前进的速度可达25节以上。过了一小时,斯坦格上校越发确定这是一艘船——如是误报,过一段时间后要么目标消失,要么与本舰间的距离直接缩小。但雷达兵报告说虽然目标差距有所缩小,但缩小的距离似乎并不等于本舰前进的路程。       “很简单,这是艘船,在动且速度不快。”斯坦格露出微笑,“它跑不了!”       黑夜中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但得益于对海雷达的搜索和雷达兵的努力,吕佐夫号牢牢锁定了目标,英国运输舰在屏幕上的亮点就像火炬一样吸引着斯坦格奋不顾身地扑过去,而且该距离每过1小时就缩短12海里。       “长官!”凌晨2点47分,雷达兵忽然惊叫起来。       “什么事?”一直呆在雷达室,刚进入闭目养神阶段的斯坦格被惊动了,“目标丢了?”       “不,您看!”雷达兵用颤抖的手指着屏幕。       斯坦格朝屏幕看去,一看之后倒吸一口冷气——屏幕上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亮点,足有十几个之多。       “这是?”他忽然兴奋地大叫起来,“这是英国佬的运输船!对,这一定是他们的运输船队!”       “好孩子,好孩子,你立功了!”他喜形于色地拍拍还不满19岁的雷达兵的肩膀,“等这一仗打完了,我给你申请勋章,一级铁十字怎么样?”       “这个……我连二级都没得过呢。”年轻的雷达兵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没事,我有办法。”斯坦格大手一挥,“全速前进,把英国佬揍进海底去。”       3点半,跟踪亮点行进了半个多小时的吕佐夫号不但没跟丢目标,反而发现了更多亮点,斯坦格不再怀疑船队的真实性,立即向库梅茨和其他军舰通报消息,并大致估算了海域范围,所有接到情况通报的德**舰都以最大速度拼命赶来。       2月6日清晨,挪威海西北海域出现了大批船只,一边是拼命逃窜的jw-51a船队,一边是在身后紧追不舍的吕佐夫号——经过一夜追赶,彼此距离已缩小到了不足45海里,而且由于纬度越发往南,天气也开始好转,风力减退了很多,不仅能见度大大提高,连飞机都可以用了。库梅茨中将想起了北角岬航空队的巨大作用,立即把情报传给最近的特罗瑟姆基地,请求他们尽可能派飞机来支援——其实该命令海军司令部已下达给了海航。       算总账的日子终于到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