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一章 黑云密爱

第一章 黑云密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之小黑
  
  小黑的名字,是他师傅取的。舒咣玒児他说,从你进入暗影开始,便注定是要在黑暗中活着的。你要不怕寂寞,不怕孤独地永远活在黑暗中。
  
  所以小黑就真的不怕寂寞,不怕孤独地活在黑暗中。好在,他跟随的主子是战神,是欧阳靖,是他从心里,骨子里钦佩的人。
  
  初时,他跟着他打仗。但后来,他的主子被人陷害,废了一双腿。他便也跟着他的主子,回了京都,再也不出王府。
  
  其实,不出王府,只是外界的人传说而已。至少,他这个影子,是经常推着他的主子出府的。也是从这时候起,他不再经常呆在黑暗中。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寺庙中。那时候,主子对一个小女孩有了特别的情愫。也许连主子自己都没发现,他对一个陌生人的关心,远远超过底线。主子派他帮助她,他便去了。
  
  那时的她被几个人拉扯着,她想要反抗却无力反抗,无助,柔弱的眼神一下子击中他的心底。做为影子,是不准有任何情绪的,不然,在黑暗中的情绪波动,是容易被人发现的。所以影子是无心无情的。他素来做的很好。
  
  但是这一刻,他却愤怒了。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偏偏又那样柔弱。他生气了,就会有人要流血了。他杀了那几个人,毫不犹豫地。
  
  当他收了剑,走近女子的时候,女子却害怕地看着他手上的剑,后退了一步。他止步,不再上前。心里有过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情绪,自卑。
  
  他从小沾满鲜血,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而她,干净,柔弱,跟他站在一起,会很不配。于是他冷着脸走开,女子却怯怯地叫住了他:“谢谢你,我叫紫云。”
  
  紫云,原来她叫紫云。这个名字,很配她,很好听。他顿了顿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紫云见对方根本无心理她,无奈,只得转身向着山上跑去。小姐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小黑看到紫云并没有什么大碍,能跑能跳,便放了心,施展轻功往着山上掠去。
  
  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她是相府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相府大小姐嫁给主子。但是那个叫紫云的女子,却没有出现。心里是有些失落的,但是他能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至少,不对着她,他能隐藏自己的情绪。
  
  但是,那一次,主子叫他将紫云带来,他有话要问。于是,他潜入她的房间,她睡着了。房间不算好,但是整理的很干净。他看到铜镜前,有一把梳子,手不自觉的便伸了过去,将梳子拿在手中。隐约能闻到她发间的幽香。
  
  这时候她动了动,他心中一惊,二话不说就扛起她,走向王爷的房中。她真的很轻,没什么重量。他的肩,胸膛,以及手都能感觉到她的柔软,极致的柔软。他的心忍不住开始跳跃起来,真的跳得很快,连脸色都开始变得暗红。
  
  从这一次以后,他便再也忘不了她了。很想很想见到她,天天都能见到她。他每夜每夜都拿着他顺来的梳子进入梦乡,渐渐地,他竟然开始梦到她,梦到她跟他做着他平日里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从那一次,感受过她的柔软之后,他竟然开始做。
  
  做做的时候确实好过,但是一旦梦醒,倒霉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了。小黑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心中苦笑。他这是在发什么疯?于是,大冬天的冲冷水澡,变成了他的另一个习惯。
  
  接下来,他便开始刻意地去避开女子,因为这种陌生的情愫,让他难以控制,他不免害怕,然后逃避。每次见着她,也会有一种愧疚的羞耻感,他夜夜在梦中,对着她最那些事情,实在太了。
  
  在一个府中,自然避无可避。于是,他便回到暗影阁接任务,开始长时间地出任务。在这没面不休的任务中,他受了伤。随意地包扎了伤口,他回到京都王府内。<>
  
  一进门,便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做什么?做什么他已经炕清,他便晕倒在门口。紫云是进来收拾房间的,小黑曾经帮过她很多次,所以在小黑不再的日子里,她也总会帮着打扫房间,洗洗衣服。
  
  突然听到身后动静颇大,她忙转身,却见小黑晕倒在门口。紫云一下子着急起来,费力地将小黑扶起来,往上挪去。小黑虽然看上去清瘦,但是却比她想象中还要重的多。不一会儿,她的额上便流了汗。
  
  小黑是暗影,性质跟杀手无异。警觉性比常人要高上许多,只要不死,便不会让人近身。当意识回归大脑,小黑便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下意识地便出手。
  
  紫云本就扶不住小黑了,小黑还要这样火上浇油一番,直接让紫云拉着小黑一起往地上摔去。小黑听到紫云惊呼,睁了眼,才发现身旁竟是紫云。忙收回功力,内功反噬,让他伤上加伤。也跟着紫云一起往地上倒去,他在上,她在下。
  
  小黑心里是喜欢紫云的,又怎么舍得她受伤。身子一动,一个旋转,到地上的时候,成了他在下,她在他上面。他被冷硬的地板震得心口疼,背后的伤也重新裂开,疼得他脑袋一阵晕眩。他蹙了蹙眉,闷哼了一声。
  
  紫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一阵天旋地转,她便倒在了一个坚硬温暖的胸膛上。睁开眼,才发现她正以一种不雅的姿势,倒在男子的怀里。红了红脸,紫云下意识地便想起身。却听到身下的他苍白了脸色,闷哼了一声。
  
  她不敢再动,忙问道:“小黑,你怎么样?”
  
  小黑摇摇头,声音带着暗哑:“我没事。”
  
  紫云放了心,这是第一次,小黑不是用冰冷的声调对着自己说话。原来他的声音竟然这么好听,这么……性感。
  
  紫云啊紫云,这时候,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的脸越加的红,羞涩低了头,却靠的他越加的近。<>她想起他身上有伤,忙起身,但是刚一动,身下的男子却又是闷闷地一哼。紫云担忧,却在也不敢乱动:“我该怎么办,我能动吗?伤到哪里了,很痛对不对。小黑,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小黑见紫云又摇动,忙伸手揽着她的腰,声音变得低沉,沙哑:“别动。”
  
  第一次,小黑确实是疼惨了,才会闷闷地哼一声。但是第二次,却是因为女子身体柔软地在自己身上,还在身上动着。让他一下子有些把持不住地起来了,这让他脸色便的暗红。呼吸也微微有些不稳起来,却被他极力压制着。
  
  紫云被小黑这么一动,果然不敢再动。就这样软软的趴在男子身上,这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羞涩,娶不讨厌。小黑对她有救命之恩,自己对他感激以及钦慕。没有一个女子,能拒绝得了一个男子几次三番的相救,而不动心。
  
  只是小黑对自己的态度实在太冷,以至于让她不敢有非分之想。只能将心底的想法埋得更深,让任何人不炕到。更何况,她能感觉到男子对她似乎有些讨厌。每次他们的视线一撞上,他就会迫不及待地转开。这让紫云更加的心灰意冷。
  
  她的身份低微,只是一个小丫鬟,什么也不会,只会伺候人。所以能报答的也只有帮他洗衣服,整理房间。而他武功高强,长得也是俊秀出众,冷是冷了点,但是却还是很优秀,很好。她想,也只有想想了。
  
  两个人这般一上一下地过了许久,小黑终于将体内的躁动压了下去,才说道:“现在,可以起来了。”
  
  紫云被小黑的话一提醒,回了神,忙从他身上起来。又蹲下身子,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却看到他的背后湿了一大片。用手摸了摸才看到,原来是血。一下子被吓的血色全无,拉着小黑的手:“你受伤了,伤得很重,后背,后背全都是血。”
  
  小黑见到紫云脸色苍白,像是受了不小的惊吓,便安抚道:“不碍事,止血就好。”
  
  止血?紫云如梦初醒,忙起身向着门外跑去。心里自责的很,伤的这么重,刚刚又被自己一压,伤上加伤,才会变成这样的。她既是自责,又是心疼,往着容颜的房中跑去。她知道,小姐的伤药是最最好的,能很快地止血,伤口结痂也不会留下伤疤。
  
  小黑见紫云跑了出去,以为是被吓坏了。便有些自责,怎么能让她看到血呢?让她这么害怕。小黑起身,将衣服脱了下来,只留下一条亵裤,松松地穿在身上。
  
  受伤流血,对于他来说实在是稀疏平常。所以处理这些伤口,也并不难。他拿了药在自己伤口上倒了些,只是背后的伤却够不到。
  
  背后的伤口是最深的,又因为刚刚那一摔,导致现在还在流着血。他拿着布,胡乱地在背上擦了擦,碰到伤口,也没有减轻手上的力度。
  
  手上,突然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随即一道带着浅浅的责怪的声音响起:“你怎么能这样擦呢?都不会痛吗?我来帮你。”
  
  小黑整个人一僵,声音带着一些不可置信:“你不是走了吗?”
  
  紫云根本不知道小黑在想些什么,便点点头道:“对啊,我去问小姐拿了些伤药,止血很快。你忍忍,擦上去的时候,会有点痛。”
  
  紫云又打了一盆清水,将他的伤口清洗了一遍,然后拿出瓷瓶,将药倒在手上,然后轻轻地将药抹匀。小黑感受到女子柔软的手在自己的背上,移动着,整个人颤了颤。一颗心像是要跳出来,原来,她是为了拿药。
  
  紫云感觉到男子的身体微颤,忙放轻动作:“很痛吗?再忍忍,我尽量轻点。”
  
  说着动作果然轻了很多,甚至还边涂边给他吹起。真的很温柔,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温柔过。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将眼中的酸涩也吞了下去。动了动嘴说道:“谢谢。”
  
  紫云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笑开:“不用谢,你救了我很对次。我只不过帮你擦药而已,根本用不着说谢谢的。”
  
  擦了药,紫云便用杉将伤口包起来,杉只能望前面转。紫云只能出声说道:“你能不能,将手抬一抬,我,我给你包扎。”
  
  “嗯。”小黑将手搭在自己的两腰,让女子通过手臂,将杉缠过去。
  
  紫云看到男子的身体,古铜色的肌肤,肌肉性感完美地分布在身体上,带着一定的爆发力。身上有伤口,更是增添了身体的野性,竟有说不出的性感。
  
  紫云感觉自己的脸越加红了,整个人越发的紧张了,连手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小黑似乎能感觉女子的紧张,以为她是怕弄疼自己而小心翼翼,便转过头看向女子,想告诉她,重一点其实也不痛。
  
  紫云跟小黑的眼神刚刚对上,整个人一紧张,手一松,手上的杉便滚落下去。紫云意识到杉掉下,便忙伸手去抓。还好,总算拿到了。随后便凝神静气,开始用心包扎,阻止自己胡思乱想。
  
  小黑想安慰的话没说出口,就发现自己的下身被女子的指尖掠过,下身一下子振奋起来。他的呼吸开始压抑的急促起来,身体开始发烫。他能感觉到女子冰凉的指尖,掠过自己滚烫的身体,不但没有舒缓,反而更加发热。
  
  打完最后一个结,紫云舒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水珠:“你先到上歇会儿,我给你熬粥,等会儿起来喝点,好吗?”
  
  小黑这时候根本起不来,便坐在原地,压抑着声音中的情玉,冰冷的说道:“不用了,你先出去吧。”
  
  紫云听到小黑的声音冰冷,心凉了凉,想了想便点点头:“那你好好休息,要我扶你吗?”
  
  小黑只希望女子别看到自己的样子才行,忙道:“不必劳烦了。”
  
  “哦。”紫云点点头,将瓷瓶放在桌上:“这个疗伤药很有效,你记得擦。”
  
  “嗯。”
  
  紫云见小黑没什么反应,便低了低头,走出门外。想着他这时候应该还没吃饭,受了伤当然要吃饭才行。想了想,紫云先是出府,拿着小姐给自己的药方抓了伤药。回了王府便将药炖上,又熬了一锅粥。时间一来一去,竟用了一个时辰。
  
  她将药倒进碗里,又将粥盛满,便端着往小黑的房间走去。不必劳烦了,是什么意思呢?紫云看着手中的粥跟药,是不是他讨厌自己呢?
  
  紫云点点头,应该是的。以前就很讨厌自己吧,每次对着别人最多面无表情,对着自己却是冷冰冰的。刚刚他也说了,不必劳烦了。所以,如果是自己端过去,他会不会不要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