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官静静地站在角落里,他在不断的纠结。想着,如果小阎王喜欢大神,那他应该要成全才对。只要是小阎王喜欢的,他都不应该阻止的。
  
  但是见欧阳靖这般着急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不仅如此,其实他的心里,也有些莫名的不高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总之堵得有些难受,就像是吃撑了一样。
  
  仔细想想,也许是因为小阎王这么做,未免太不近人情。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是帮凶,这当然会让自己不舒服。满意的点点头,小官为自己心里的难受,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正所谓,天上一年,地上一过千年。地府虽然不是神界,时间却也跟神界差不多。这边小阎王刚布置好喜庆的模样,欧阳靖那边却已经将江州城甚至城都翻了个底朝天。
  
  容颜托着下巴,看着小阎王忐忑地走来走去,叹息:“小阎王,你确定小官会来阻止吗?最起码,你让我跟欧阳靖说一声。他一定会着急的,他如果醒来发现我不在的话,一定会很担心很担心的。”
  
  容颜并不知道地府一日,凡间三年这个说法。小阎王也没说,他知道如果说了,她一定会吵着要回去的。这般想着,他便停下脚步,说道:“你不能回去,小官就在欧阳靖身边,你要是出现,他一定会感觉得到的。”
  
  他心里也着急的很,他孤注一掷,用这么一个实在算不上好的办法,只想逼着他看清楚自己的心。他如果实在冥顽不灵,还是不肯将自己的心交给他,他就真的被打入地狱底层了。
  
  容颜再次叹息,想着从离开到现在,最多也就一个时辰,欧阳靖应该不会这么早醒来的。这般想着,容颜便宽了宽心,再次托着下巴,看着小阎王踱步。
  
  容颜这边一个时辰没到,但是欧阳靖那边却已经过去三天。欧阳靖整个人变得越加虚弱,原本就没什么力气,现在却连抬手都成了件费力的事情。
  
  小官依旧将自己埋在角落,瞧着欧阳靖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心底不知怎么的就浮起一个想法。<>他这么难受,他也不好过,那就让他们不要成亲好了。点点头,小官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现在有三个人,都因为这次婚礼不高兴了,那就不能再继续下去。
  
  但是,但是如果不继续下去,小阎王会不高兴啊。小阎王喜欢大神,大神却喜欢欧阳靖,欧阳靖也喜欢大神。等等,他们三个互相喜欢,好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吧。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不高兴呢?为什么呢?
  
  小官满脸纠结,对了,应该是小阎王要是做错事,自己肯定也要跟着受罚。老阎王说过要自己好好看着他,不要乱来。现在小阎王果然乱来了,但是自己非但没有组织,貌似,还有从旁协助的威胁。这要是被老阎王知道,他一定会扣自己工资的。
  
  小官再一次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他整个人便从黑暗中显现出来。一下子飘到欧阳靖面前,想了想:“我家主子看看了容颜,现在被抓到地府,马上就要成亲了。”
  
  欧阳靖听到容颜的名字,便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向小官。是他,颜儿身边的小厮,但是已经失踪了很多年了。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对着自己说这些奇怪的话。
  
  他实在太过虚弱,连日来的担心着急,让他根本吃不下,睡不着。所以,说话的声音干涩嘶哑,苍白的唇微微动了动:“地府?”
  
  小官忙点了点头:“对,我家小主子是地府的小阎王。哎,算了,我自己去吧。”
  
  小官见欧阳靖的身体,是伤了根本。一时间难以复原,便跺了跺脚,瞬间消失在原地。欧阳靖眨了眨眼睛,看着平地消失的小厮,似乎有些理解他口中的地府。记得自己昏迷不醒的时候,总觉得去了很多地方,其实,不是他去了,而是他的灵魂去了。
  
  人只要死了,便能到达地府,应该是这样没错吧。欧阳靖费力地挣扎着起身,看了看身上,腰间的软剑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欧阳靖勉强支撑着下了床,摇摇晃晃地扶着桌角。脸上带着决绝,如果颜儿在地府,那他便追随到地府。总之,不管上天入地,他都誓死追随。
  
  想到此,欧阳靖便笑了笑,苍白的脸上因为这一抹笑,竟奇异的觉得温暖。他摸了摸桌角,够尖锐。但是自己现在站立都成问题,肯定无法用力,一下子撞死自己。要是叫南宫信帮忙,想必,南宫信肯定会以为自己是疯了。
  
  所以?欧阳靖有些苦涩,现在这身子,连自杀都成问题。低下头,见到自己身上的腰带,他用手摸了摸,陷入沉思。
  
  地府已经是热闹一片,小官到达地俯时,便看到小阎王跟容颜已经在拜天地。心里一着急,便伸手大叫道:“慢着。”
  
  所有小鬼大鬼都看向小官,小阎王嘴角勾起一抹难以抑制的笑,看向小官:“为什么?”
  
  其实,小官不知道的是,就这一拜天地,他们便已经拜了三回了。就是等着他出现,说一声你们不能成亲。见到小官出现,容颜一下子高兴起来,小官来了,她就可以回去了。过去好几个时辰了,欧阳靖一定已经醒了。
  
  小官站在原地,渐渐收回僵硬的手,有些不知所措。他承认,当他看到他们成亲的时候,好像心很痛。不是堵得难受,而是真的痛。但是他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呢?他问他为什么,他看向他的眼睛,他似乎是很认真的在等着他的回答。
  
  小阎王确实满心期待着小官的回答,他不会知道,在他说出慢着的时候,他有多开心。他想,他心里应该是有他的。不然,依着他的性子,又怎么会跳出来阻止呢?
  
  小官突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来阻止他们成亲了,虽然,他心里其实就是不想要他们成亲。但还是挺了挺胸膛,说道:“因为老阎王说过,要我看着你,不准你乱来。所以,所以我当然要来阻止你。”
  
  小阎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下去,更多的确实阴沉。<>他扬起邪气的眼睛,看向小官:“你确定?”
  
  小官以为小阎王突然之间不高兴,是因为自己去阻了他的婚礼。心里更加难受,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还是确定地点点头:“当然确定。”
  
  小阎王苦笑,刚开始只是微微勾起唇角,到后来,笑容的弧度越来越大。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看向容颜:“我想,没必要再演下去了,再演也就这样。无心的就是无心的,再怎么样,也还是这样。”
  
  容颜看到小阎王的眼底分明是有泪的,却被他死死地压住。这时候,她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得点点头:“小阎王,你没事吧。难受的话……”
  
  “我没事。”小阎王打断了容颜的话,摇了摇头:“几百年前我便已经知道答案,比这更失望的我都经历过,所以,不用安慰我,我没事。”
  
  容颜点点头,正欲说些什么,一个人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随即,便是那一声温柔到极致的呼唤:“颜儿。”
  
  容颜眨了眨眼睛,忙又闭上,又睁开,还是欧阳靖。她整个人又是意外,又是惊喜,伴随着浓浓的担忧:“欧阳靖,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靖一见容颜安然无恙,便微微放宽了心。但在看到容颜身上的大红色喜袍的时候,心里却还是不舒服了起来。但是对着颜儿,他又舍不得生气,便只能一个人在心底不高兴起来。
  
  容颜走到欧阳靖身边,挥了挥手:“欧阳靖,你怎么了?”
  
  欧阳靖回神,对着容颜温柔地笑了笑,见到女子清浅的笑意,眼底瞬间温软了起来:“我走神了,你刚刚说什么?”
  
  容颜笑了笑,了然地点了点头:“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对呀,欧阳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江州出了什么事?她顿时着急起来:“欧阳靖,是不是我走之后,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这里。明明活人……你死了?你是不是死了?”
  
  欧阳靖伸出手,想摸一摸女子的头发,却发现自己的手,直接穿过颜儿,根本无法碰到他。他蹙了蹙眉,却还是浅声说道:“你在哪里,我自然就在哪里。”
  
  容颜没发现欧阳靖的眼神,一直是盯着自己的手在看着。她看向欧阳靖,焦急的问道:“欧阳靖,你是不是死了?”
  
  欧阳靖回神,看着女子一脸焦急的神情,轻笑道:“是死了,而且死法有些……有些娘们。”
  
  想起在军营中的自己,竟是上吊而死。南宫信要是看到那样的自己,担忧自是不必说。最重要的是,自己是一世英名,怕是也该毁了。他低垂着头,笑了笑:“下次,一定换种死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