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上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猫扑中文)容颜这个反应,让文武百官都有些好奇,这个在死亡面前,都不皱一下眉的女子,是什么让她这般流眼泪呢?
  
  他们齐齐的往着门口看去,只见一名少年,手拿着弓箭,显然刚刚那一箭便是他射的。也是他让娘娘情绪这般失控。
  
  少年的眼睛漆黑明亮,眼神带着思念的情绪。他微微笑着,眼眶却蓄满了泪。他跟小时候一样,笑起来,还是会有浅浅的酒窝,秀气腼腆。
  
  容纳看着门外的少年微微一怔,随即便是激动之情难以言喻。在所有孩子中,他最宠爱的是月儿。但是,最看重的确是他。他毕竟是男子,整个容家的兴衰灭亡,还是掌握在他的手里的。
  
  七年前,他留下一封书信便离家出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容纳甚至已经放弃等他,想着跟陈姨娘再要一个孩子。奈何陈姨娘肚子不争气,怎么也坏不了他的种。满心失望,却因为朝中事务繁忙,再也无心纳一房小妾。
  
  本以为这辈子注定命中无子可依,却没想到他的小儿子却回来了。容纳看着少年,往前走了两步。见少年也向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心中更是激动,他的儿子回来了。
  
  容颜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容华,尤其是欧阳靖做了皇帝以后,更是加派了人手寻找他。但是却始终无果,这让她不免心灰意冷。当心里的希望一点点淡下去的时候,她的弟弟却这般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她的视线。
  
  容华长大了,七年前十二岁的少年,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变黑了不少,记得少年时的他,皮肤甚至比女子的还要白皙柔嫩。现在的他,皮肤是古铜色的健康肤色,更加有男子汉的气概。只是五官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漆黑善良的黑眸,高挺的鼻子,微微有些秀气的唇,以及脸颊的酒窝。除了给人更加坚毅的感觉之外,容华,还是容华。
  
  容华将手中弓箭交给身旁的人,一步步地走向他的姐姐。当初离家,也正是为了他的姐姐能够活的更好。<>能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却没想到,一走便是这么多年。心中越加愧疚,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他的姐姐,变得更美丽了,也,也更有勇气了。
  
  小时候,他的姐姐就独立承担外界的阴谋诡计,护着3gno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甚至那一次进宫,这般狼狈地回家。却还是要强忍心底的委屈,对着他强颜欢笑,只是不想他担心。他时,他痛恨自己没有本事,痛恨自己为什么保护不了姐姐。
  
  现在的姐姐,变得更加坚强,哪怕面临死亡,她都能这般镇定。不免的让他心底自豪,看,那可是我的姐姐。但是因为自己,姐姐却又哭了。这么坚强的姐姐,哭起来却更让人心疼。
  
  容纳见容华走近自己,他忍不住上前想要拥住他。但是容华却只是从他身前越过,直接走向容颜。不免有些尴尬,也有些失望。但更多的却是自责,现在想起来,他还真的没有过多地去关心过他啊。
  
  容华走到容颜身前,压抑着哭腔,叫了声:“姐。”
  
  容颜一下子将容华抱在怀里,也哭了出来。小时候的容华需要她,总是在她的怀里撒娇。都还没发育的孩子,身形差不多,容颜比容华大一岁,而且女孩子本就发育的早,比容华还要高些。但是现在,容华在她的面前,却是以一个保护着的姿态。
  
  长高了,长大了,也壮实了不少。这让容颜多了不少安慰,他的容华,总算是安然长大了的。只是,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却没有她这个做姐姐的痕迹。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相府七年前离家出走的那个小儿子。当初刚刚离开时,京都可是热闹了好几日,到处都是找人的痕迹。没想到今日回来,竟会这般威风。
  
  众人看向容纳的眼神又变了变,这个相爷,若说自己也算有些本事。不然也做不到相爷这个位置,却没想到,生出来的孩子,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别的且不论,就拿相府大小姐容颜来说,当初先嫁了欧阳明做贵妃,不出十日,便成了欧阳靖的王妃。<>更惊奇的是,欧阳靖做了皇帝以后,便只要一个皇后,后宫干净的程度,那可是历代皇帝都没有过的。这样能勾了一个男子的心,死心塌地,没些手段怕是任谁都不相信。
  
  相府二小姐就更不用说了,年仅十三岁便与人做些苟且之事,甚至在宫宴上流了一个孩子。也真是纷纷扬扬过一段时日。但也就这样的条件,就还被纳入后宫,做了欧阳明的贵妃。
  
  三少爷容华,少年时并不出名。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震得文武百官,再也不敢低看了相府。
  
  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地方,判官跟小阎王站一旁。若细看,便能看到,石林峰的尸体上,不仅仅只有容华的一箭,以及容颜的毒药。他的尸体上,还泛着一层蓝色的幽光。
  
  小阎王看着容颜既悲又喜的模样,忍不住摸着下巴,点点头:“这个女人,倒有些意思。”
  
  判官英俊的脸上一脸黑线,他看着小阎王一脸防备:“小阎王,您可别乱来。我会告诉你父王的。”
  
  小阎王犯了个白眼,瞪了瞪判官:“我只是说,这个女人有点意思。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真不明白,判官怎么会像个女人,这么爱告状。”他又看了看判官的脸:“长得也像女人。”
  
  判官这下真的被刺激到了,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要不是对方是小阎王,他不怎么敢惹他,他还真的要在生死簿上,写死他。为了让自己不再生气,他决定,正事重要。身形一化,便化成当初在容颜身边,小官的样子,走了出去。
  
  容颜正跟容华叙旧,文武百官,受惊吓的被送回家。受了伤的便被抬进了太医院。所以,明堂之上便显得空荡荡了起来,只有容华跟容颜,还有一脸吃味的容纳站在原地。
  
  小官走向容颜,容颜在小官一出现的时候,便一脸惊喜。是判官,她差点忘了,她还能有一个要求。<>她要欧阳靖回来,这是她现在唯一想做的。
  
  容颜脸上的惊喜非常明显,让容华好奇,姐姐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惊喜。便顺着女子的视线看了过去,入眼的是俊逸非凡的男子,有些眼熟。细细的想了想,容华眼睛一亮,直接叫道:“小官,你是小官。”
  
  小官走到容华身边,笑着道:“这么久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当然。”容华再一次仔细地看向小官,惊奇道:“小官,一别七年,为何你看上去一点变化都没有呢?说起来,我都不知道你究竟几岁?”
  
  小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我就是看着比较年轻,其实也不大。”
  
  小阎王扑哧地笑了出来,其实也不大?确实不大,勉勉强强几千岁而已。几千岁的人了,还整天把自己弄成一副小受样,也难怪人家会可疑。这个笨蛋。
  
  容颜拉了拉容华的袖子,轻声道:“华儿,我跟小官有事情要商量。你先在皇宫住下,等到姐姐空了,再跟你好好叙叙旧好吗?”
  
  容华看了看站在原地的容纳,摇摇头:“姐姐,我还是先回相府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住在皇宫会有很多不便。等姐姐得空了,便来相府找我,我一直等着姐姐。到时候,还要给姐姐引荐个人呢。”
  
  容颜想了想也好,也许有很多事,确实会不方便。便点点头:“那也行,你还没见过你外甥呢,叫紫云跟你一起回相府吧,她在你身边,我会放心些。”
  
  紫云带着欧阳晨从殿外走进,一收到消息,听到宫中的危险已经解除,她便忙带着太子回来,不,现在应该是皇上了:“小少爷,您回来了。”
  
  容华看向紫云,见着这些多年不见的人,心里都会有种归属感,态度不免亲切:“紫云姐姐。”
  
  容颜拉过欧阳晨,指了指容华:“晨儿,叫舅舅。”
  
  欧阳晨乖巧巧的叫了一声:“舅舅。”
  
  容华将欧阳晨拉过,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起来高兴得很。容颜笑了笑,对着容华说道:“华儿,现在晨儿为一国之君,但是年纪毕竟还小。还希望你能多帮帮他。”
  
  容华点头,他知道欧阳靖的事情,正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带着士兵匆匆赶来支援。现在听姐姐这般说,自然更是义不容辞:“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这些就是姐姐不说,我这个做舅舅的自然也会做到。”
  
  容颜这才安心:“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待众人全部退下,容颜才一下子跪在小官身边:“判官,我想要最后一个要求了,你能给我兑现吗?”
  
  判官吓了一跳,忙将容颜从地上扶起。开玩笑,人家是大神,潋滟女神,要是她重归仙位了,记起来她曾经跪过自己这个小神,不高兴起来,就给自己点不痛快,到时候就真的哭都来不及了。
  
  他笑的勉强:“您别行这么大礼,这最后一个要求,我自己能满足你。这一次前来,也是为了了却这件事。但是,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容颜一听他能答应自己最后已要求,便一阵喜悦。只要地府不收人,欧阳靖还会死吗?自己都能重生,欧阳靖自然也可以。但是,自己都还没有说要提什么要求,判官就说要自己跟着走?她忍不住好奇道:“我们去哪里?”
  
  想了想,她又问道:“我都还没说要什么,你要我跟着你去哪里?”
  
  小官撇了撇嘴,一脸这还用说的表情。但是不说清楚,怕是人家也不愿意跟着自己走,便说道:“你的最后一个要求,不就是就你的相公欧阳靖吗?”
  
  容颜忙点了点头,抓着小官的衣袖,紧张地问道:“你能救他吧,一定能的是不是?”
  
  小官点点头:“我这一次来找你就是为了救欧阳靖,他的三魂七魄都已经飞散,只有执念还强撑着一口气,我认为,他的那一丝执念就是你。所以必须由你一起配合,将他的三魂七魄都吸引回来。”
  
  容颜一听小官也是为了欧阳靖的事情来的,便放了心。“既然是这样,那就再等等,我将宫中的事情安排一下,再随你去。”
  
  小官点点头,往着小阎王的方向看去。小阎王靠在墙上,没有理会判官传递来的眼神。容颜知道欧阳靖能救,便也放了心。见小官对着一个方向挤眉弄眼的,顿时好奇:“小官,你在干什么?那里有什么吗?你这般挤眉弄眼的。”
  
  小阎王一下子被容颜话逗乐了,小官又是一阵尴尬,他捋了捋头发,将那个方向像是镜子一样照了照,才转身对着容颜说道:“哦,那边有面镜子,便照了照。”
  
  容颜更加迷惑,那边有面镜子吗?是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是吗?”语气是怀疑的,毋庸置疑的。
  
  小官干笑了几声,一本正经地道:“这面镜子,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容颜哦了一声,点点头:“那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跟他们说一声,很快便回来。”
  
  “好。”小官应道。
  
  容颜提着裙子便向着阶梯下走去,走到小官所说的,一般人看不到的镜子时,停顿了一下,细细地看了几眼。便匆匆往着殿外走去。
  
  小阎王没想到,容颜会这般仔细地对着自己看上两眼。虽然他知道她看不到自己,但是心里却还是因为女子的眼神,忍不住地颤动了两下。
  
  他发现,他竟然心跳加速了。在看到女子漆黑明亮,充满着希望的眼神时,他竟然不可抑制地有些心动了。
  
  小阎王虽然活了几千年,但是却还没有动过心。为突然在脑中冒出来的这个词,有些不可思议。他自己明白自己的感情,绝不是对着女子有思慕之意。而是女子眼中的希望,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思念深情,实在让他也想毫无顾忌地试上一试。
  
  小官见小阎王呆呆地站在原地,神情带着不可思议,但脸上却又挂着笑意。有些莫名其妙,他拍了拍小阎王的肩:“小阎王,您怎么了?”
  
  小阎王拍掉在自己肩上的动作的手,神情到这一丝甜蜜:“小官啊,我好像中毒了。”
  
  小官神情立刻紧张起来,将小阎王上上下下摸了个遍:“中毒了?怎么会中毒?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能让你都中招的毒药,一定很厉害。完蛋了,老阎王一定会责罚我的。这次回去,我想我应该要好几千年才能來凡间玩了。”
  
  小阎王嘴角微抽,看着絮絮叨叨的小官,摇头叹息。“父王养的都是些什么手下?笨的跟头猪似的。”
  
  小官脸色一青,顿时有些不高兴:“小阎王,就算你快死了,我也不会容忍你这么侮辱我的。我是有神格的,虽然是小神,但是也绝不能随便这么侮辱。凡间有句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
  
  小阎王又一次嘴角抽搐,再次摇头,神情却变得狠冽起来:“那我现在就杀了你,如何?”
  
  小官见小阎王真的有杀气,顿时害怕。要是论法力,他是拍马也赶不上这个恶魔了。便一下子软了下来,又觉得没面子,便外强中干地说道:“凡间还有一句话说的更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有一句话叫做,蝼蚁尚且偷生,我还是个小神,当然要努力地活下去。”
  
  小阎王彻底无语,这个小官真的很强大啊。他就不明白,一句他好像中毒了,怎么就引到蝼蚁尚且偷生来了呢?他只不过是种了情毒?想到此,他的眼神看看向容颜走的方向。那个女子,真的很有意思啊。
  
  小官见小阎王没说话,便在侧过头看向他,却发现男子的眼神,似乎是带着一丝,他看不懂的眼神。但是,但是他隐隐约约却又明白,便用手肘撞了撞小阎王的手:“你用着色眯眯的眼神看什么呢?”
  
  “跟你说你也不懂,笨蛋。”小官突然明白过来,他刚刚说中毒的时候,也是用这种表情的。所以,根本就不是真的“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中毒,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好像又有点不舒服:“小阎王,我说过了,你不准对她有企图。”
  
  小阎王见小官终于开窍,但听到他那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心里不舒服极了。便不可一世地说道:“我要做什么,难道还用得着经过你的同意?”
  
  “将欧阳靖救活,是老阎王下的任务。”小官下意识地警告,早知道就不带这个恶魔来了,他要是乱来起来,自己又打不过他,可怎么办才好。
  
  小阎王高傲地冷哼一声,撇了撇嘴:“我又没说现在就要做什么,既然是父王下的任务,那边完成任务再说咯。”
  
  他顿了顿又说道:“但是,判官,你没发现你现在的态度,越来越放肆了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半个主子,将来的一整个主子,你这样对着我大呼小叫的,当心我扣你工资。”
  
  扣,扣工资?小官整个人一愣,顿时有些急了。他们的工资可不是银子,而是修为,日复一日的修为。如果被扣掉,那什么时候才能渡劫成为大神啊。
  
  “我也没说什么,我就是怕你乱来,到时候被老阎王责罚,再去幽禁渊禁闭几百年,那种滋味可不好受。再说,当初是你自己告诉我,我们是朋友,可以没上没下的啊。怎么现在你到跟我算账来了。”小官急急地找着借口,说到后来,倒是真的有些委屈起来。
  
  明明就是当初自己说,兄弟之间不用这些客套。现在倒好,还要扣他工资。小官一下子又气愤,有委屈,大声说道:“我要跟你绝交。”
  
  小阎王回过神,见小官一副怨恨恼怒的模样,顿时有些好笑:“好了好了,这么几百年没见,还是这么不禁逗。你说我像是会扣你工资的样子,本来就笨,如果再扣掉工资,怕是再也赶不上跟我一起遭劫了。”
  
  容颜一进殿内,听到的便是小官说的这句,我要跟你绝交。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得罪过小官,让他这样决绝地跟着自己绝交?虽然他们之间也确实说不上有什么交情,但是,被这么大吼一声,心里还是不是滋味的。所以她便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说话,想着这时候不能惹了他。就算绝交,也要等到欧阳靖安然回来再说。
  
  但是过了许久,小官也没有再说话。容颜抬了头看过去,却见他正对着那面镜子在说话。还对着镜子一脸幽怨,委屈的模样。容颜看了看周围,除了那面镜子,站着的活人就自己了。但是小官看上去,应该不是在对着自己说话。所以,他是在跟镜子里的自己说话?
  
  跟自己绝交?容颜侧过头想了想,没法想象,跟自己绝交是种什么情形。但是人家在跟自己说话,她也插不上嘴,想了想,便上前轻轻地叫了声:“小官?”
  
  小官一见容颜,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容颜笑了笑,斟酌了一番,便开口说道:“小官啊,就算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那也始终是自己人,别冲动啊。”
  
  容颜有些别扭地绞了绞手指,自己跟自己,应该算的上是自家人吧。点点头觉得有道理,虽然怪了点,但还是继续说道:“你就是要绝交,你能摆脱的了吗?你还是要天天面对他,心里难道不会有遗憾吗?”
  
  更加别扭了。容颜咬了咬手指,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全文|字手打看向小官,却见小官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心里一乐,看来是听进去了。
  
  小官点点头,确实啊,自己说出绝交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冲动了。且不论自己是否能放得下,就是一家人也不能随便说出这种伤感情的话啊。而且大神说的太对了,就算绝交了,也摆脱不了。天天见面,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有感情。到时候想起今天的绝交,自然会有遗憾。唉……
  
  小官深深地叹了口气,大神就是大神啊,总是能一语中的。难怪修为这么高深,原来想的也比自己透彻啊。他转过头,看向容颜,等等,大神是怎么知道自己跟谁绝交的?她怎么知道自己跟小阎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想到此,小官忙用神识在容颜身上看了一遍,没有法力,应该看不到小阎王的啊。所以,她在说些什么?小官扯了一抹笑:“大神,您,您在说谁呢?”
  
  容颜有些奇怪,怎么刚刚还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现在又装作糊涂的样子?向着便指了指一旁的小阎王:“你难道不是要跟它绝交?”
  
  不对,应该是它照出来的那个人。容颜这般想到,却也不再改正,反正大家懂就好了。最主要的是要小官的情绪好一点,这样,欧阳靖的魂魄就能安然回来。若是小官因为他自己的那个他,而心情不愉快,耽误了救治欧阳靖的话,那才真是误了大事。
  
  小官整个人呆愣,看着容颜的眼神更是变化莫测,惊疑多变。她,她怎么会知道?他愣愣的点头:“没错。”
  
  容颜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她伸手拍了拍小官的肩膀:“有什么事情,会让你如此想不开?闹到跟自己置气?”
  
  小官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也不想跟自……等等,跟自己置气?我什么时候跟自己置气了?”
  
  小官顺着容颜所指的方向,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这是什么?”
  
  “镜子啊。”容颜答道,这不是他自己说的吗?这会儿怎么还问起自己来了?小官怎么了?难道多年不见,他遇到了什么大事,打击到他了?
  
  小官嘴角抽搐,一副像是随时要翻白眼倒下的样子。他终于明白凡间的另外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所以在大神面前,是切不可说谎的。
  
  所以大神一直以为这是镜子?难怪她说什么就算绝交,你能摆脱的了吗?如果说的是自己的话,自然是摆脱不了的。还有,犯得着跟自己置气吗?他什么时候跟自己置气了?这下完了,大神一定会以为他有精神分裂症。小官一副羞愧欲死的模样,直接让隐身中的小阎王哈哈大笑。
  
  容颜一惊,镜子会笑?接着,小官口中的镜子,便渐渐清晰起来。凭良心讲,这真的不像镜子。有鼻子有眼,分明是个人。而且,还是个少有的英俊男子。
  
  男子身上有一种邪魅的气息,更有一种王者的霸气。容颜侧过头想了想,原来小官刚刚是要跟这个人绝交?微微红了红脸,自己劝了半天,结果都是在闹笑话。
  
  小阎王看着小官哈哈大笑,边笑边道:“小官,你还真是笨蛋。太可爱了,哈哈哈。”
  
  判官也知道自己闹了笑话,只能黑着脸,憋着气,看了看容颜:“大神,我们先走吧。”
  
  容颜其实也有些尴尬,听到判官这样说,便点了点头:“好,我们先走。”想了想,容颜停下,看向小阎王,又看了看怒气横生,却无可奈何的判官,了然道:“小官啊,其实,如果是这个人的话,我也同意你跟他绝交的。”
  
  判官这才笑了出来,严肃地点点头:“大神说的不错。”
  
  小阎王见二人一搭一唱的,便有些不高兴起来,嘴角微微勾了勾,露出一个邪气的弧度:“不是说要走了吗?那就走吧。”
  
  说着,小阎王的手一挥,三个人,不,两只神,一个人便消失在原地。而另一边,江州城内,南宫信拿着新到的消息在看着。
  
  “将军,信上怎么说?”朱将军在一旁着急地问道,真是急死他了,这几天就尽看着一具尸体,虽然杀的人也不少,但是,没有直接挑上门去,杀得对方鸡犬不宁,滚回老家,心里怎么也不痛快。
  
  南宫信将信件收了起来,傲然的眼神扫过在座的各位将军,手有力却控制力度地拍上桌面,听起来让人振奋。所有人的眼神都带着跃跃欲试,信心更是因为南宫信的一拍,像是要满出来。必须要杀敌才能消去心中的战火。
  
  “古国的王已经到了城,因为古国王子古云雷的死,以及古云雷的尸体刺激到古国大王。古国大王一怒之下,便处死了常笑。”南宫信将信件的内容一一说了出来,说着这里的时候,嘴角微讽:“古国除了常笑以外,再无良将。”
  
  他顿了顿,常笑一身骄傲,智慧超群。算得上是人杰,却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吧,也许能想到,但是因为自责,所以也生不起反抗之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