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七十八章 想欺负你

第七十八章 想欺负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涵江雪)正文,敬请欣赏!
  
  欧阳靖其实烦躁的很,一想起女子的眼泪,他就心疼的很。就算是微微蹙眉,他都会心疼上半天,更何况是她的眼泪?
  
  但是,说好了不会再看她。不会再为她心疼,更不会再为她嫉妒到发狂。像是自虐般,欧阳靖一次次地回想着,他们再岩石下,相互依偎的场景。眼神,一寸寸地冷了下来。
  
  推开书房的门,容颜进入书房。将饭菜放在欧阳靖面前,笑着说道:“欧阳靖,你还没吃饭呢,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吃一点吧。吃了再忙,不然,对身体不好的。”
  
  欧阳靖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了看饭菜:“拿走。”
  
  容颜神情有些着急,讨好地看着欧阳靖:“就吃点吧,吃一点我就拿走。”
  
  欧阳靖不耐烦地蹙了蹙眉,声音变得越发地冷:“我说,拿走。”
  
  容颜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心也跟着一寸寸地凉了下去,她强行地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欧阳靖,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些菜,没关系,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去做给你吃。”
  
  砰……
  
  容颜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一地的狼藉,脸色越发地苍白了起来。她僵硬的蹲下身子,忍着不哭,将碎了一地的碗一块块捡了起来。
  
  欧阳靖看着女子委屈的神色,心底越发烦躁。他坐在椅子上,强行控制着自己,不要去看她,不要起身,到她身边抱住她。他的手,狠狠地攥着笔,手上青筋凸起,微微颤抖。
  
  容颜咬着唇,起身,看向欧阳靖。却见男子神色冰冷,脸色却有些苍白,忍不住心疼地道:“欧阳靖,你的身体还没好,还是要吃药的。吃药前,多少吃点饭。<>你要是不喜欢吃饭的话,我去熬粥,好吗?”
  
  欧阳靖低下头,敛了眸中情绪。她何时这般地对着他委曲求全过,他爱她,所以,从来也不肯让她有半点委屈。他差点忍不住地就要冲上去,拥着她,告诉她:只要你做的,我都喜欢。
  
  容颜见欧阳靖不说话,有些失望,却还是说道:“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我这就去熬粥。你等着。”
  
  像是怕他拒绝,女子拿了摔碎的碗,转身便要出去。欧阳靖看着女子的背影,声线变得柔软:“颜儿。”
  
  容颜脚步一顿,站在原地。颜儿,颜儿,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总是带着点点旖旎,柔情。他很久没有这般叫过她了。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她转过头:“嗯?”
  
  欧阳靖深情地看着容颜,眼底的冰寒一寸寸化开:“颜儿,到此为止吧。离开靖王府,过你想过的生活,别让自己太辛苦。”
  
  容颜充满希望的心,一下子像是停止了跳动。她的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她上前,扑在他的怀里,蹲在他的腿前:“不要,欧阳靖,你不要赶我走。就算不要我,你难道也不要你的孩子了吗?你明明知道的,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的,为什么你还要让我离开?”
  
  欧阳靖整个人一怔,低头看着女子毛茸茸的脑袋,再也没有动作。
  
  容颜见男子许久没有动作,心一寸寸地凉了下去。他又不是不知道,他知道的,在信中,她都写得明明白白的。但是,他还是想要赶走自己,所以,他真的不要自己了。抬起头,她眼睛红红的,看着男子:“那你以后,能来看看孩子吗?”
  
  欧阳靖这才彻底清醒过来,他看着容颜,言语中有压抑的颤抖:“你刚刚说什么?”
  
  容颜摇了摇头,擦了眼泪。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他明明不要她了,怎么可能会管她腹中的孩子?擦了眼泪,容颜笑了笑:“没什么,没什么的,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毕竟,是我先伤害你。<>”
  
  欧阳靖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她承认了?终于承认是她伤害他了?终于,终于也觉得,跟南宫信在一起,是在伤害他了?很不想承认的,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承认了。
  
  他闭了闭眼睛,看着容颜,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你确定,你腹中的孩子是我的?”
  
  其实,不是不相信。他也许怀疑了她的真心,但是,却没有怀疑过她腹中的孩子。几乎是能认定的,她腹中的孩子,一定是他的。
  
  但忍不住的,就是想要欺负她。想要看着她为他难过,看着她难过,他心里又是一阵阵地疼。他苦笑,欧阳靖,你真他娘的犯贱。
  
  晴天霹雳……
  
  容颜不可思议地看着欧阳靖,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在他眼里,她竟然如此下贱?她整个人细细的颤抖起来,很冷啊,真的很冷啊,欧阳靖。
  
  她摇着头,对着欧阳靖说道:“欧阳靖,我跟信真的没什么的,我一直都只有你的。孩子当然也是你的,你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
  
  就算如此伤人,但是欧阳靖,我却还是这般的深爱你。所以,所以欧阳靖,信我吧。爱我的话,你就信我吧。
  
  欧阳靖面容冷静,修长的手指,轻轻叩着桌面。“不过,既然你已经怀了孩子,那么,就留下来吧。等孩子出世以后,滴血认亲,到时候,孩子若是我欧阳靖的,那么便留下,若不是,就一起带走吧。”
  
  容颜根本不敢相信,这个说话的男子,是曾经对他百般呵护的欧阳靖。曾经深爱过她的人。她点点头:“孩子一定是你的,欧阳靖,但是,等孩子出世,我也能留下来吗?我想自己照顾孩子,所以……”
  
  欧阳靖打断容颜的话,冷声地道:“你要留在王府?”
  
  容颜点头,欧阳靖抿着唇,看着女子。<>看着女子柔软的面容,不自觉地便点了点头。在看到女子脸上的笑容时,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他整个人冰冷了下来,清浅的声音带着沉沉的冰冷:“你可以留在靖王府,但是,在王府,就要守王府的规矩。你如果能耐得住寂寞,也不怕你的信,等急了,我也不在乎王府多养个闲人。但如果你耐不住寂寞,我不希望,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闲人?水性杨花?容颜紧紧地攥着手心,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唇。欧阳靖,会痛的,心真的会痛的。所以,别再说了,真的别再说了。她狼狈地走出书房,胡乱地走着,直到走累了,她才停下来,蹲在墙角哭了起来。
  
  感觉全身都已经麻痹,再也哭不出眼泪,容颜才起身,双手握拳,还有七个月,在这七个月里,说不定他就会原谅自己了。云影说过,欧阳靖的爱情来得那样迟,那样炙热,不可能这般随随便便就会熄灭的。
  
  想到此,容颜又重新露出微笑。他现在一定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任何人,在生气的情况下,都会口不择言的。所以,没关系,只要自己持之以恒,一定可以打动他的。
  
  对了,哭了这么久,他也许还没吃中饭。急急地起身,突然有一阵晕眩,容颜忙扶住墙壁,才不至于让自己摔倒。过了一会儿,觉得脚不那么麻了,她才起步,但是,这是哪里?为什么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这个地方?
  
  原来,容颜在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四面都是围墙,围墙很高,向上看去,能看到四四方方的天空。容颜蹙了蹙眉,一步步地向着唯一一扇门走去。
  
  这里,究竟是哪里。为什么会无意间走到这里,自己明明走的是一片林子啊。因为害怕被别人看到自己哭泣,所以,容颜一出书房的门,便往一侧的林子跑了进去。但现在,别说林子,甚至连根杂草都没有看到。
  
  一条幽暗不明的通道,容颜小心翼翼地走着。越往里,她的面色越发的冷静下来。她细细地记着来时的路,如果这条路不行,就只能回到原地,再试试其他的地方。
  
  一个转角,里面黑暗一片。容颜后退了几步,踮起脚尖,想拿烛台上的蜡烛。蜡烛却像是生个根似的,一动不动。容颜放开蜡烛,后退了一步,开始细细地看起每一个烛台。每一个烛台都落满灰尘,只有一个,像是经常被移动,干净得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