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六十二章 为什么不吃饭?

第六十二章 为什么不吃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涵江雪第六十二章为什么不吃饭?)正文,敬请欣赏!
  
  ";她这样,也不怕,委屈了自己?他的神情,终于是有些怒了。“容颜,你觉得,我会为难吗?”
  
  容颜整个人紧绷着,她的表情淡漠如霜。她尽量的让自己,不至于丢了最后的尊严。她笑了笑,看上去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自然不会为难的。”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昨晚,就当做是大家都需要好了。”
  
  欧阳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容颜,她真的,就这般的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原来,是自己在自作多情,深怕伤害了她,让她讨厌了他。
  
  他冷冷的笑:“看来,容颜,你真的比我想的还要透彻。也是,男欢女爱,本属正常。再说,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真的不用放在心的。”
  
  他收回停顿在她耳侧的手,讽刺地笑道:“再说了,男人跟女人,发生了这档子事,始终是女人吃亏的。现在,连你也不介意,那我就更没有必要介意了。如果,你再有需要,我随时恭候。”
  
  容颜的笑,僵在脸上。她看着欧阳靖脸上的笑,觉得刺眼的很。忙垂了头,不愿意再看。
  
  欧阳靖在容颜垂下头的那一刻,也收起起了脸上的笑,这时候,他哪里笑得出来?他看着女子的侧脸,白皙如玉的肌肤,睫毛长长的忽上忽下,柔软的唇,细细的抿着。不算是倾国倾城的脸,却偏偏,让欧阳靖,恨不得为了她,倾国倾城。
  
  欧阳靖从她脸上收回视线,强行的往别处看去。却看到,床单上竟满是血。他一下子吓了一跳,神色紧张地抓了容颜的肩膀:“你流血了?是不是还没好?”
  
  容颜侧过头看着欧阳靖,脸上有些忙,原本清澈黑亮的眼眸,此时无神地看着欧阳靖。<>她眨了眨眼睛,眼神渐渐地变得有焦距起来,见到欧阳靖脸上焦急的神态:“你说什么?”
  
  欧阳靖红了脸,但见到床上的血,咬咬牙说道:“上一次,我太粗鲁,伤了你。是不是,上一次的伤还没好,这一次,又被我弄伤了?”
  
  容颜这才缓过神来,看了看床上的血渍。下身虽然酸痛,却不至于流血。哦,对了,应该是去宫里时,划的那几刀。
  
  尤其是最后一刀,有些深,像昨天那样,自然的伤口就崩开了。她摇了摇头:“没事的,上次的伤,已经好了。”
  
  欧阳靖自然不信,他疑惑的看着容颜:“那这些血?”
  
  容颜拿出手,白璧无瑕的手上,果然有深深浅浅的几道伤痕。“是这里流的血,所以,你不必自责,不管你的事的。”
  
  欧阳靖抓了容颜的手腕,血已经止住了,翻飞的伤口,却昭示着昨天,他又弄疼了她。顿时心疼得很,拿了药箱,小心翼翼地拿了她的手,细细地为她包扎起来。
  
  欧阳靖记得,这是他,第二次为她这般包扎伤口。第一次,是为了欧阳明受的伤,而下手的人,是他。那第二次呢?还是因为欧阳明吗?他踌躇着,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伤,是怎么回事?”
  
  容颜知道欧阳靖跟欧阳明的关系,自然不敢说真话,低下头:“嗯,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欧阳靖的手指,微微地用力。看到秀眉微蹙的女子,忙又放松了下来。神色却越加的冰冷起来。“哦?是吗?自己不小心,连续划开了三刀?”
  
  容颜的脸色顿时苍白了下来,她知道,他最不喜欢别人欺骗他。偏偏自己,从嫁给他以来,便一直是满口的谎言。她的神情有些沮丧起来,难怪,他会讨厌自己。“嗯。”
  
  她的眼神。<>紧紧地盯着男子的手。他的手指修长有力,灵动温柔。这般地为她消毒,擦药,包扎,真的一点也不疼。她的眼神,渐渐地痴迷了下去,直到感觉有人摇了摇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
  
  裸露的肩膀,在他温热的大掌中,让她微微的一颤。她红了脸,向后退了退:“我,我没有衣服。”
  
  欧阳靖见女子向后退了退,便忙收回手。听到女子的话,欧阳靖红了脸,看着地上零散的碎布,心不自觉地便开始砰砰地跳了起来。他匆匆地应了一声:“嗯,我吩咐人拿过来。”
  
  说着便出了房门,再也不作一点停留。容颜见男子匆匆离开的背影,整个人,无力地躺回床上。抬了手,看着他为她包扎的伤口,细致的很。
  
  丫鬟很快便拿着衣服走了进来,见到容颜,行了礼便道:“王妃,这是王爷吩咐奴婢拿过来的。”
  
  容颜点了点头,神情变得一贯的淡漠,伸手接过衣服:“有劳了,你先出去吧,有吩咐的话,我会叫你的。”
  
  丫鬟却还是站在原地:“王妃,王爷吩咐过,您的手不方便自己穿衣,特别交待过,一定帮您穿好了衣服才能出去。”
  
  容颜不习惯别人盯着自己的身体看,连紫云都不曾这般贴身伺候过,自然是不习惯的很。虽然,欧阳靖的吩咐,让她心里甜了甜,却还是摇摇头:“不必了,这些问题,我自己能解决。”
  
  丫鬟福了福身,便出了房门。容颜将被子掀开,便下了床,开始穿戴。说实在的,伤了手,确实很不方便。甚至,连昨天都不觉得痛,只是到了今天,才觉得痛了。
  
  欧阳靖进了房间,见女子刚穿了亵衣,外面的衣服,颇为繁琐,正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他上前,拿了素白的衣服,开始为她穿戴。却见女子像是呆住了,没有任何动作,便不悦地道:“手。”
  
  容颜被吓了一跳,突然之间,从后面拿了她的衣服,开始替她穿戴。<>她看着欧阳靖,觉得男子今天像是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她看着欧阳靖,呆呆地问道:“欧阳靖,你不生气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