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五十五章 容颜病了

第五十五章 容颜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涵江雪)正文,敬请欣赏!
  
  重生—相府嫡女,第五十五章容颜病了
  
  但现在,还有必要再牵扯下去吗?
  
  她讨厌他。欤珧畱晓
  
  他现在也恨上了她。原创首发。
  
  为什么偏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还要这般的问他,还要不要她?若是以往,他欧阳靖能因为这句话,高兴的发疯吧。
  
  但现在,既然已经清醒,何苦再强求入梦?
  
  他转身,看着女子满身狼狈,心微微动摇。但他,绝不再允许,对着她心软了。他的神情冰冷带着厌恶,嘴角微扬,带着一抹讽刺的笑:“容颜,你觉得,我欧阳靖还会不会要你?”
  
  容颜紧紧地闭上眼睛,浑身细细的颤抖。听到欧阳靖的声音,刺骨的寒冷。她的睫毛微微颤抖,睁开眼睛,原本清澈灵动的眼睛,此时像是蒙上了一层死灰。她不想再听他的话了,伤人的很。伤的她,整个人五脏六腑都开始疼痛起来。
  
  她淡漠地道:“欧阳靖,你不要我了,就不要了。我早就说过,这世上,要我的男人多得是。所以,无所谓的。”
  
  欧阳靖狠狠地看着女子,却女子身上狼狈,面上却一片淡漠。就好像,真的无所谓了一样。他双手紧紧地握着,指节发白,因为用力,手的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隐忍着怒气,冷笑:“没想到,还没被我王府休弃出门,就已经想好退路了。容颜,现在我才知道,你真的让我惊讶。而我,竟然曾经爱过你?”
  
  曾经爱过你。<>小,说,者第一时间更新。
  
  到如今,虽然恨着,却掩饰不了深入骨髓的,浓浓的爱。
  
  曾经?爱过?所以,欧阳靖现在已经不爱了吗?为什么偏偏是她觉得心动了,他却这般地抽身而退了?她眼角的泪滑落,埋入发丝,消失无踪。如果是这样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容颜双眼无神地看着纱帐:“欧阳靖,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后悔认识过你的。要是我们从来都没认识过,该多好?”
  
  漫漫人生路,难道,我要独自忍受寂寞与黑暗吗?说不爱,你就能不爱,这样,宁愿从未爱过!
  
  欧阳靖整个人微微一颤,她竟然说,她后悔认识了他?她一句话,就否决了他做的一切?是啊,她从来就是不爱的,当然恨不得从来不认识自己。
  
  他整个人失落的很,就像是被抽光力气,她现在还怕什么?他不会缠着她了,再也不会了。
  
  “那你就当做从来都不认识我吧,容颜,你要是还怕我缠着你,那你大可放心,不会的,绝不会再缠着你。我跟林宛月,虽然最后一步没做,但是,也只剩下最后一步没做。我自己会对着她负责的。也好了了你的心愿,娶了她。这事应该合了你的心意了吧。”
  
  容颜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动一动,都让她疼得很。很累了,真的很累了,想要睡一觉。他跟林宛月成亲,容华就能回来了。一切,回到原点。本文来自小。说。者。
  
  欧阳靖见容颜不再说话,便看向了她。她缩着身子,整个人,小小的一团。让他忍不住心疼,咬了咬牙,他逼着自己不去看她,走出房门,门狠狠地关上。
  
  容颜听着门的碰撞声,微微一颤。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容颜实在累极了,前几日,一直纠结着下不下药的事情,几晚上都无眠。<>现在又这般的折腾,整个人自然是累得很。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若不细看,会觉得像是没了呼吸。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容颜起身,下身又有液体留下,低头一看,竟然是血。难怪,那次像是有什么流了出来,缓解了疼痛。原来是血。掀开被子,容颜被吓了一跳,竟然都是血,整张床上,都染着乱七八糟的血迹。
  
  容颜终于回过神,忙为自己把脉。第一次,这般的粗暴,已经严重的损害了自己的身体。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来。这样的损害,是会影响到生育的。
  
  “痕儿……”
  
  痕儿进门,一贯地低着头:“小姐。”
  
  容颜稳了稳呼吸,淡漠地道:“准备一下,我要去后堂温泉。”
  
  温泉的水是流动的,以她现在的状况,若是在浴桶沐浴,不知道得换几桶水呢。痕儿很快便又回来,将一切都准备好。便扶着容颜去了温泉处。
  
  容颜将自己泡在水里,整个人
  
  重生—相府嫡女,第五十五章容颜病了,第2页
  
  微微地舒服了些。下身还是痛的厉害,连走路都不敢跨大步。听到脚步声,容颜的眼睛仍然闭着,说道:“痕儿,去外面守着便好。”
  
  欧阳靖没想到一进来能看到这样的场面,温泉到了女子的浑圆处,浮浮沉沉,裸露在外的皮肤青青紫紫的,充满着****。他看不到她的脸,却记得,最后一眼看到,她的脸的苍白透明的。
  
  容颜听到身后突然没了声音,微微蹙眉,转过头,却见欧阳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才想起,因为自己的动作,她几乎全裸在了她的面前。
  
  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去,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故意****他?她一着急,忙将整个身子往水里沉了沉,背对着他。<>
  
  欧阳靖看着女子的动作,眼神一黯,忍不住地冷笑:“又不是没见过,现在再这般地遮遮掩掩,不嫌矫情了点?再说,你难道这真的,不想再跟我发生些什么?”
  
  容颜一听欧阳靖这般说,心顿时沉了下去。她就知道会这样,在他眼里,她已经成了人尽可夫的女人了。“王爷怕是误会了,若容颜想与王爷发生些什么,恐怕只要我想,早就发生了。我只是不想,你不是知道吗?”
  
  欧阳靖的脸彻底地黑了下去,他冷着声:“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容颜。我早就说过,就算你脱光了躺在我身下,我都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想法,因为你,说实在的,你真的让我难以下咽的。”
  
  容颜微微一笑,随手拿了件轻纱披在身上。她的皮肤洁白如玉,身上带着青青紫紫的痕迹,更加充满魅惑,旖旎。她的双腿紧致修长,平坦的小腹,浑圆的胸,高雅的颈,一张淡漠的脸。这样的女人,是没有一个男人能拒绝的了的。
  
  尤其是,她现在半遮半掩,美艳绝伦。欧阳靖自然也起了反应,他看着女子缓缓地向着自己走近,轻盈的体态,贴在他的胸膛。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她的唇柔软甜美,一如想像中的美好。他一下子呆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她第一次主动地深吻他。吻技并不纯熟,带了些磕磕绊绊,却格外地撩人心弦。
  
  欧阳靖突然间拖住她的后脑,化被动为主动,狠狠地吻了上去。容颜嘴角微扬,小手抓了他的,微微一动。
  
  欧阳靖不可思议地看着容颜,满脸通红,伴着阵阵低吟。容颜学着以前欧阳靖拉着自己的手,替他解决的时候的样子,动作着。
  
  (……接下来,大家懂得,和谐,和谐,明白意思就行……)
  
  伴随着一阵低吼,欧阳靖抱着容颜,深深地呼吸。手开始动了起来,女子却突然离开她的怀抱,依旧是一脸淡漠。“王爷不是说,就算是容颜脱光了躺在你身下,也绝不会有任何感觉吗?那这是什么呢?”容颜举起手,白皙的手上,又一阵黏黏的物体。
  
  欧阳靖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这个女人,真的欠教训。他大步上前,想抓了她的手。容颜急急地后退两步,继续说道:“所以,以后还是请王爷您别大言不惭,您说的那些话,真的没意思的。”
  
  她顿了顿,又道:“你看,我不过是用手,您都能这么激动,我要是用身子跟嘴,是不是您会发疯?”
  
  欧阳靖觉得自己真的快气疯了,他冷冷的看着容颜:“真没想到,容颜,你竟然能下贱至此。你只是为了试探我,就能用上自己的身子,跟手。看来,你真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贱呢。”
  
  容颜苍白了脸色,嘴角却还是骄傲的扬着,微微抬着下巴,看着欧阳靖:“我下贱,你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欧阳靖看到容颜苍白的脸色,心里却奇迹地好受了一点。他看着容颜:“其实,你有过的男人也不止一个两个,也应该知道,男人被女人主动勾引,有反应是正常的。不是因为你是容颜,所以有了反应,而是因为,你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无下限的女人。其实,这样的女人,是最容易勾起男人欲望的。”
  
  容颜的脸色越加苍白,连身子都止不住地有些颤抖。她拿了衣物便要离开,欧阳靖这个人,没想到说话这么难听。每一句,都能让她疼上半天。
  
  欧阳靖见容颜就要离开,拉了她的手。才两天没见,她似乎瘦了,连手腕都变得越加纤细起来。他的眉眼忍不住地开始柔软起来。他自然不会知道,容颜是足足地昏迷了两天。
  
  容颜感觉男子温热的大掌拉住她,微微一颤,忙甩开。她绝不能再感觉到温暖,又失去。那样,她真的会疯的。她的神情淡
  
  重生—相府嫡女,第五十五章容颜病了,第3页
  
  漠疏离,甚至有些防备地看着欧阳靖。
  
  欧阳靖见女子这般,怒意横生,冷冷的道:“别误会,我就是想跟你说句话。三日后,我跟宛儿成亲。”
  
  宛儿?他竟然这般亲热地叫着别的女人了。也是啊,她们是快成亲的了。所以,林宛月,你总是有本事踩在我的头上的。前世也好,今生也罢。
  
  容颜的神情越加淡漠,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没有丝毫情绪:“是吗?那恭喜你了,王爷。”
  
  是他吧,曾经说过,这辈子,只要她一个的。他说过,这辈子,娶了她,就不会再娶别人的。现在,现在都忘了吧。
  
  其实,容颜不怪欧阳靖。他以前对她的好,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只不过是她自己,毁了这一切。真的,谁都不能怪。
  
  欧阳靖想要从女子脸上看到一点情绪,他这么生气,这么愤怒,而她怎么能这么淡定,淡定到无动于衷呢?
  
  他冷冷的道:“我曾经告诉过你,娶了你,就不会再娶别的女人。我欧阳靖,素来说话算话。所以,三日之后,我成亲时,我会给你休书的。至少,娶了你,我不会再娶别人。”
  
  话一出口,欧阳靖便觉得自己是有些隐隐的后悔的。他不想休了她,不想将他们最后的一点联系也断开。他希望女子能拒绝,毕竟,生在这样的年代,被丈夫休离,是会被人笑话的。
  
  休书?
  
  容颜大脑一阵茫然,她没想到,原来,那句让她一度沉沦下去的话,像是情话一样美丽的话语,竟然还可以这样来解释。不过,正妻上位,她自然是要让位的。回神,微笑:“我知道了,那一天,我一定早到。”转身,离开。
  
  欧阳靖没想到容颜竟能这样淡漠,心中冷笑,她也许就是巴不得吧。她是不是早就想这样了呢?见容颜要走,又忍不住拉着她的手。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难道她就没什么要对他说的吗?“这样最好。”
  
  容颜脸甩开他的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用另一只手,拨开了他的手。离开,真快啊。没想到,嫁过来几月,就要被休了。
  
  走进房间,容颜就叫来了痕儿:“我要见欧阳明。”
  
  痕儿低着头,顿了顿,像是思虑了一会,随即点头,向着门外走去。手拉开门,顿住,回身:“小姐,您现在不适合见公子,我能感觉得到,我已经被人盯上了。”
  
  容颜抬头,看着痕儿。她第一次听到痕儿说这么多话,忍不住地便多瞧了几眼。又低下头:“小心点,我一定要见他。或者,你帮我传达,就说,欧阳靖三日后成亲。”
  
  痕儿点点头,出了门。容颜觉得整个人累得很,躺在床上,又开始睡了过去。她开始发烧,整个人像是被火烧起来一样,烫的皮肤都开始微微犯了红。
  
  直到晚上,痕儿再一次走进房中。看着沉睡容颜,静静地站在一边开始等着。等了很久,也不见女子有任何转醒的迹象。她忍不住上前,推了推,却发现女子整个人像是被火烧一样。
  
  容颜本就睡得极不安稳,被痕儿一推,就马上醒了过来。整个人因为发着烧,看上去脸色好了不少。脸原本苍白的唇色,也变得嫣红起来。她看向痕儿:“怎么样了?”
  
  痕儿退开几步,低下头,掩了眼中的担忧,规矩的说道:“公子说,见面,马上。”
  
  容颜蹙了蹙眉,转过头看着窗外的夜色,现在见面,行吗?如果,欧阳靖知道的话……容颜晃了晃脑袋,这时候,还怕欧阳靖知道干什么?
  
  在他心里,自己本来就是人尽可夫的妓女。就算是半夜出去,他应该也不会有多少意外吧。况且,他都要休了自己了,还在乎什么?这时候,容华才是最重要的啊。
  
  想到此,容颜点了点头:“我整理一下,马上过去。”
  
  痕儿张了张嘴,还欲说些什么,却乖乖的闭上嘴巴,退了出去。
  
  容颜快速地整理了一下,便匆匆地跟着痕儿出了王府。
  
  另一边,小黑站在书房前,有些忐忑。推门而入,单膝跪下:“王爷,王妃跟痕儿已经出了王府。”
  
  欧阳靖狠狠地攥起了手中的书,她还真的是急不可耐。下午自己才跟他说,要休了她。晚上就马上要找其他男人了?他的唇狠狠地抿着,透着凉薄的意味。整个人,有种压抑的怒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