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相府嫡女 > 第四十九章 洞房花烛夜

第四十九章 洞房花烛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涵江雪)正文,敬请欣赏!
  
  欧阳靖承认,他嫉妒了,吃醋了。他发怒是因为她竟然为了别人伤害自己,连他都舍不得伤她,她怎么忍心伤了自己?他生生地压下怒火,怕伤害她。但是他却还是嫉妒的快要发狂。
  
  他的唇有些凉,像是冰雪覆在她的唇上,瞬间融化,转而变得炙热起来。他的吻,又急又有些霸道,她瞬间被他的气势惊扰,双手下意识地去推拒。男子感觉到她的拒绝,动作越加霸道起来。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急欲找个出口。
  
  她双手垂下,不再拒绝,这时候她已经无法拒绝了。男子感觉到女子的温软,瞬间也变得温柔起来。他温柔地撬开她的唇齿,越加深入地吻着她。当他的舌碰到她的香舌时,一阵电流般的触感传遍他的身子,他微微一颤,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整个人都变得炙热起来。
  
  他微微退开,看着她嘴角的银丝,整个人又是一片火热。靠近她,低下头,舔去了她嘴角的甘甜。他的手揉着她柔软的发丝,微微情动。
  
  容颜只觉得整个人有些发软,丝毫提不起力气,只能软软地靠在他的胸膛。他的胸膛坚硬却很温暖,会让人觉安心。这几日下来,她实在是累了。这般想着,她竟然就真的软软地倚在他的胸膛,睡了过去。
  
  欧阳靖只觉得怀中的女子似乎变得更加柔软起来,甚至整个人都埋在自己的胸膛。低头一看,却发现女子双目紧闭,呼吸均匀,明显是睡了过去。
  
  欧阳靖失笑,看着她毫不设防的睡在自己怀里,心中一片柔软。他轻柔地将她横抱而起,步伐稳定地向着宫外走去。
  
  容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这一觉,她睡得很踏实,也很久。睁开眼,便看到欧阳靖正倚在床边看着自己。这才想起,欧阳靖回来了,她的任务也要开始了。<>顿时觉得心中愧疚,转过头不敢看着欧阳靖。
  
  欧阳靖见容颜竟然一看到自己就转了头,眼底一黯,脸色微微沉了沉。坐到床边,声音低沉:“颜儿,先吃些东西再休息吧。”
  
  容颜转过头看着欧阳靖,肚子突然开始咕咕地响了起来,红了红脸,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欧阳靖低低的笑了笑:“来,我喂你。”
  
  容颜忙起身,手撑在床上,一阵疼痛自手上传来,蹙了蹙眉,却还是咬着牙起身:“我自己来就好。”
  
  欧阳靖侧过头看着容颜,拿着粥,用勺子轻轻地拌着,坐在床边:“你的手受伤了,我来喂你。”说着便细细地用勺子舀起,轻轻地吹了吹,放到她嘴边:“乖,张嘴。”
  
  容颜着实有些饿了,两只手也因为昨天的英勇负了伤。便也不再矫情,张了嘴便将粥咽了下去。吃罢饭,他又细细地为她擦了嘴角。起身拿了药箱,替她重新包扎了伤口。
  
  他抓着她的手,原本柔嫩的掌心多了几道狰狞的伤,他细细地擦着药膏,摩挲着:“疼吗?”
  
  容颜忙摇了摇头,她看得出昨天他是生气了的。若不是她,也许今天就该宣布他做皇帝了吧。她阻了他的皇帝路,他是该生气的吧。
  
  欧阳靖不知道容颜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也幸好不知道,若是知道,指不定现在能被气得吐血。待包扎完毕,收了药箱,他看着她:“还记得我临走前说过什么吗?”
  
  容颜不明所以地看着欧阳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欧阳靖无奈地笑了笑,果然是忘记了吗?他深吸了一口气:“我说过,回来后会娶你为妻。现在,我要娶你。你,你愿意嫁吗?”
  
  欧阳靖忐忑地看着容颜,却见女子无动于衷地看着自己,心一寸寸地冷了下去,脸色也渐渐暗沉。容颜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从始至终,她都在欺骗他,这样,对他未免太不公平。<>
  
  她虽然重活过一世,为了容华,她也确实什么都愿意做。但是,但是以爱之名伤害别人,这样未免太自私。
  
  思绪间,欧阳靖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你想拒绝,那就别想了。我也并不是非你不可,但相府嫡女只有你一个,所以,就算你嫁过一次,我也只能娶了。”
  
  欧阳靖紧紧地握着拳,天知道他说出这样的话,心有多疼。但不这样,他怕她会拒绝。所以,就算她误会也好,不爱也好,不愿也罢。他也一定要将她留在身边。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比失去她更痛苦的了。
  
  容颜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去,她早该想到的,就算她跟欧阳明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她终究嫁过他。没有一个男人会不介意自己的妻子曾经嫁过,更何况,这个人是欧阳靖。而她嫁的那个人,还是他的哥哥,那个一度想要杀了他的男子。
  
  她点点头,笑意浅浅地看着欧阳靖,温软疏离地道:“记起来了。”
  
  欧阳靖心中钝钝地疼,她这样的神情,带着淡漠疏离的神情,他原本发誓不让她再这样笑的,他想让她开心自在的。“嗯?记起什么?”
  
  容颜眉目弯弯:“你说过,要娶我,是因为想要得到我父亲的支持。那时候,你是说过会娶我。”顿了顿,她继续说道:“虽然我嫁了一回,但是,始终是我父亲的女儿。所以,你既然故事重提,那我就应了吧。”
  
  虽然对不起,但是容华的命不能不顾。大不了,嫁了你以后,生死相依。容颜知道,如果欧阳靖最后一张王牌都没有的话,肯定是必死无疑的。所以,她陪着他死。容颜承认她自私了,为了容华,罔顾了别人的性命。
  
  欧阳靖呆愣的看着容颜,脑中细细地分辨着容颜刚刚的话。她答应了?竟然真的答应了?他心中狂喜,嘴角抑制不住地扬起一抹笑。他努力压制着内心激动的情绪,眼中一片柔情。
  
  他多想说,颜儿,我不要你父亲的支持,那样说,只是怕让你知道我爱的有多深,你嫌弃了,不要这些负担。<>我更不要皇位,就算要皇位,也只是因为想要保护你。但现在,你愿意嫁了,我便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欧阳靖起身,匆匆走向门口,拉开门就要出去。顿了顿,他转身:“你好好休息,等你手上的伤好了,我们就成亲。”
  
  容颜坐在床上,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暗卫的令牌,会在哪里?
  
  敲门声响起,容颜蹙眉,抬头,轻声道:“进来。”
  
  进门的是一个丫鬟,这个丫鬟容颜是认识的。这是欧阳明,派来监视自己的吧。她不顾丫鬟在房中,又躺了回去,举着手细细的看着,伤口上的纱布包得很细致,没想到他看上去霸道冰冷,却也细致的很。
  
  丫鬟见容颜不理会自己,也不生气,微微福了福身:“小姐,奴婢痕儿。”
  
  容颜侧过头看了看痕儿:“若没事的话,就下去吧。”
  
  痕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恭敬地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容颜手上的伤好得很快,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伤。再用了自己调制的药膏,居然连一点疤都没有留。容颜再次看着自己完好的手掌,欧阳靖却不再提起成亲的事。
  
  欧阳靖沉着脸坐在书房,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但是心中依然不安,那么多兄弟跟着自己出生入死,而自己却一句话,说不要他们,就不要他们了。
  
  但是,交出兵权,他却丝毫不后悔。毕竟,这一切,比起他的颜儿,根本是无足轻重的。
  
  敲门声响起,欧阳靖抬头:“进来。”
  
  燕丘进门,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归属到军队。虽然王爷的做法也确实令他失望,但是,跟着他却是他一生的理想。这个在战场上像神一样的男子,就算离开战场,他也决心跟着他。
  
  “王爷,一切事宜都已安排就绪。”
  
  欧阳靖点头,眼底柔软异常,嘴角微微勾起:“其他事情先放放,明天,我要迎娶相府大小姐。”
  
  燕丘微微一愣,现在娶妻是非常不明智的,将士们心绪还不稳定,始终觉得王爷弃了他们。而且,娶的人还是皇上的贵妃。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王爷这般起事,难道就是为了一个女人?
  
  “王爷,这恐怕不妥。您这番举动,会让其他兄弟误会您,误会您是……”
  
  欧阳靖眼睛微微眯起,冷冷地看向燕丘:“误会什么?误会我是因为一个女人起事的?”欧阳靖笑了笑,本就气势非凡,这般的似笑非笑,更让书房的气压低了下来:“我就是因为女人起事的,又怎么样?”
  
  若是知道离别一年,她会成为别人的妻,他当初,应该更加拼命地早日来到她的身边。一想到她曾经是别人的人,做过别人的妻子,他就会忍不住嫉妒,发狂。恨不得杀了他。
  
  燕丘顾不上擦额前的细汗,抱拳恭敬地道:“是王爷,属下遵命。”
  
  出了书房,燕丘靠在墙上喘气,太可怕了。王爷的气势越发的逼人了。小黑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燕丘:“又惹王爷不开心了?”
  
  燕丘白了小黑一眼:“我哪里敢?不过这相府大小姐我倒是挺好奇的,先做了皇上的贵妃,现在又要做王爷的王妃,不容小觑啊。”
  
  小黑绝没想到燕丘会说这样一句话,吓得忙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放下心来。王爷对相府大小姐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一直是看着的,也知道的。“这话你今天说了也就算了,作为朋友,我奉劝你一句,再也不要再说类似的话。尤其是在王爷面前。”
  
  小黑转身便要离去,想了想,又转过身:“王爷的腿,是相府大小姐治好的。”
  
  燕丘震惊,难怪王爷会对相府大小姐这般上心。且不论旁的,便是这点,他也是欠了一她双腿啊。
  
  容颜回了相府,等着欧阳靖来迎娶自己。刚进了门,容纳便已经冷着脸等在厅中。容颜乖巧地上前福了福身:“爹爹,祖母,姨娘。”
  
  容纳看着容颜:“你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作为女子,竟然在几天之内嫁两回。你这是败坏家门,辱没门风。”
  
  容颜看了看祖母,见对方也是满脸失望。笑了笑:“爹爹,皇上说要将我送给谁,我能违抗吗?我若是违抗了,岂不是拿着整个相府的生死在玩闹吗?”
  
  容纳哼了一声,转身坐在椅子上,喝了杯水,怒气未消:“你倒是有理了,那靖王为何谁都不挑,偏偏挑了你?难道不是你不知检点,勾引了靖王爷?我就说,当初皇上寿宴,靖王爷就要娶你。当初你们就已经勾搭在一起了。”
  
  容颜微微敛了笑意,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不为他所疼爱。就算是假的关心,她都能高兴许久。原来在骨子里,她还是在期待的。期待亲情,期待父爱。但是现在,容颜看了看容纳,现在是该看清了。
  
  “爹,爹的意思是女儿应该以死明志吗?”容颜笑了笑,继续说道:“怕是女儿一死,相府也就跟着完了。爹爹身为当朝宰相,那日宫中发生了什么事不会不知道吧。”
  
  容纳果然不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便进了内堂。容颜看了看赵氏:“祖母,颜儿有些累了,先休息去了。”
  
  赵氏点点头,也起身:“注意着点身子,无论如何,也毕竟是相府的嫡女。华儿至今外出未归,月儿又是那样,你可要争气点啊。”
  
  容颜眼眶酸涩,努力睁大眼睛,径自向着颜凌阁走去。她是贵妃娘娘,便是相府的嫡女。她是靖王的王妃,便辱了家门。难怪前世,她是一无所有的李尽然的妻子,便不再是相府的女儿了。
  
  勾唇,冷笑。所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有些东西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次日清晨,天还未亮,却能看得出这是个好天气。痕儿如上次那般,为她打扮上妆。又是一身大红嫁衣,短短十天之内,她竟然就真的嫁了两次。
  
  出了门,上了花轿。全城都是敲锣打鼓的声音,欧阳靖跨坐在马上,晨曦聚集在他的身上,似是发着光。他本就长得风华绝代,只是整个人散发的寒气逼退了不少人。但今日,他常年冰霜的脸上,竟隐隐带着笑意,整个人竟然有说不出的柔情似水。
  
  相府与王府并不远,欧阳靖便命令迎亲队伍绕着城走了一圈。声势竟然比十天前的还要浩大。到了王府门口,容颜见到有一只脚踢了一下轿门,随后,整个身子便进入了一个坚硬温暖的怀抱。
  
  入眼的是花,整片整片的花海,铺在地上。踩上去,软软的,像是在云海中。欧阳靖低沉温柔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喜欢吗?”
  
  容颜抬眼看向欧阳靖,四目相对,隔着一层薄薄的盖头,她似乎是能感觉到男子的眼睛是温柔的。她点点头:“喜欢。”
  
  迎亲队伍虽然声势浩大,但参加喜宴的人却并没有几个。这没有几个当中,却有南宫信,楚胥扬。还有一个她连死都不会想到的人,林宛月。
  
  容颜强忍着揭开盖头的冲动,安然地与欧阳靖拜了天地,被送入洞房。她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床沿,心竟然有些不平静起来。
  
  与跟欧阳明成亲不同,那次的心是一片漠然的,而这次,这次竟是有些微微跳动的。容颜眼睛看着自己的掌心,应该是对欧阳靖愧疚的原因吧。他若是知道了自己嫁他的目的,怕是会气疯的吧,甚至,会恨不得,杀了她。
  
  毕竟,她嫁他的原因不纯。虽然,他也是有目的的,但是,至少他的目的是告诉她的。而她的目的,却是瞒着他的,是不可告人的。
  
  没多久,房门打开。欧阳靖走进房内,一步一步。容颜的心跳动的越加快,他一步步的,像是踩在她的心上,有些沉,有些闷,像是什么东西填满了心,却无处发泄,她只能深深地呼吸。
  
  欧阳靖到现在还像是在梦中,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真的娶了她。自从梅林相遇,娶她,便成了他的理想。立时两年,他终于娶到了她。说不激动是假的,甚至连指尖,都是微微颤着的。
  
  他上前,温柔地掀开红色的盖头,她的脸微微垂着,长长的睫毛挡着她清澈的眼睛,整个房间的红色,映的她的脸也微微的红。看到这一幕,欧阳靖的呼吸陡然一窒,眼底柔成了一片。连整张脸上,都带着小心翼翼的柔情。
  
  他抚上她的脸,轻轻地,温柔地,指尖带来的触感让他整个人微微一颤。她抬眼看向他,男子俊美如画的脸上,竟满是柔软的温情,他的眼睛像是深海一般,让她看不透彻。却隐隐觉得,是温柔的。
  
  他蹲下,蹲在床前,看着她。身子矮了她一截,看的却更加真切。女子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花般淡雅动人。他一时看呆了去,人越加地贴近了她,勾了她的脖子吻了上去。
  
  味道一如想象中那般甜美,他舒服地叹息,她的味道,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真希望能这样吻下去,一直吻到天荒地老也好。
  
  她微微低着头任他汲取,他的舌温柔霸道地窜入她的口中,他的吻越加深入热情起来。容颜有些不可思议,欧阳靖明明看上去是这样冰冷淡定的人,为什么这吻却如此热烈,就好像能燃烧了彼此的生命那般。
  
  他吸着她的舌不放开,手也开始四处游移。他站起身,将她压倒在床上,手撑着身子,确定不会压坏了她,却又跟她紧紧地贴在一起。
  
  他的吻开始四处游离,到脸颊,到眼睛,到耳朵,到脖子,容颜闭上眼,闻着他身上清浅的味道,心脏微微跳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