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22章 反复

第122章 反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翠娥:只要太太好了,再受累我也心甘。
  一碗粥龚云烟很快吃完,让翠娥再添一碗,栾梅等在门口,很快送来,龚云烟直喊好吃,翠娥:人饿了,吃什么都香。
  龚云烟吃完饭,觉得神清气爽,浑身轻松,下床时,感觉双脚象踩在棉花上。
  太阳渐渐出来,雾霾散去,天空露出湛蓝,洁净如洗。
  龚云烟走出房间,房间里一尘不染,整洁干净,孩子们的房间整理的井然有序,她挨个进去看看,到梦青房间,发现门上了锁,想了想,黯然走开。
  墙上的挂历,还是她生病那天的日期,翠娥:这几天没顾得上。
  龚云烟一张一张撕下来,扔了满地,那些她悲伤到绝望的岁月终于被她撑过来,日历停在今天,所剩薄薄的几页:唉,这一年,又过完了。
  柳雄飞终于赶在元旦前回到家,看见龚云烟,发现她不仅憔悴不堪,并且眼角的鱼尾纹异常明显,像是精心用美工刀刻出来的,整个人瘦一圈,显出妇人的老态,对于梦青的意外,柳雄飞没有过多责怪她,说:这娃和柳家缘分已尽,你不必太伤心,咱还有其他的孩子。
  龚云烟不免伤心,翠娥在一旁劝慰她。吃饭时,柳雄飞见一只空碗和一双筷子摆在桌上:这是干什么,撤掉。
  孩子们见到爸爸,怯生生的不说话,柳雄飞把梦雪喊到身边:我给你们买来的礼物都放在箱子里,每人都有,写了名字,待会你分给弟弟妹妹。
  听说有礼物,孩子们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埋头吃饭,快速和爸爸道别,找梦雪拿礼物。龚云烟敷衍扒了几口饭,推说头痛,先上了楼,剩下桃花蕾和柳雄飞,翠娥在一边看的真切,两人眉目传情,你情我侬。
  柳雄飞见龚云烟上楼:翠娥,拿酒。
  翠娥拿来酒,柳雄飞:你去侍候太太,我自己来。
  桃花蕾被龚云烟狠狠整治几回,发现柳雄飞对太太冷漠,从惧怕变成应对,对龚云烟的恨掩藏在心里,方才知道这个家遭遇梦青死亡的祸事,心里暗暗骂云烟活该!诅咒说,再死一个才好。
  从此再不敢多一句嘴,多行一步路,专心等待时机。柳雄飞见桃花蕾楚楚怜人,年轻娇艳,恶劣的物质生活没有摧残她的美貌,反而,更加增添女人的韵味,把一切想通看开,桃花蕾恢复在玫瑰楼卖春的状态。柳雄飞连日奔波,精神多数时间处于高度紧张,与宋小娟闹的不愉快,特别是听过闫凡宇关于宋小娟的身世介绍,搞的他吃苍蝇一般恶心,可是,女人这个东西,有些时候对于男人来说,真他妈的是毒品,宋小娟留在他印象里的第一眼,实在好,这便是先入为主的魅力,再说,论身世,谁比的上正妻龚云烟,论贞洁论操守,论爱情论贤惠,更无法与龚云烟相比。可是,年近中年的柳雄飞似乎不需要这些看上去高大上的道德标签。
  桃花蕾见他沉思,嫣然一笑,把酒杯凑近他的嘴:喝酒的时候,最好什么都不想。
  柳雄飞:说的好。
  桃花蕾:爷,我可是想的您冒火啊!
  柳雄飞笑道:你这种婊子,当真?
  桃花蕾涎着脸,佯装气恼:爷,怎么说话,这又不是玫瑰楼。
  柳雄飞:我的小坏蛋,你生气的样子更加迷人。
  桃花蕾:人家想做正经人,你偏让我下作。
  两个人喝的脸红耳酣,相拥上楼走进卧室,借着酒意,柳雄飞抱起她:你说,我怎么让你下作?
  桃花蕾:这样偷偷摸摸,倒像是我求着你。
  柳雄飞:你是太太送给我的礼物,说什么谁求谁?
  桃花蕾:既然是礼物,你敢把我随身带着。
  柳雄飞:这恐怕不好,不过,以后会的。
  桃花蕾:多久是以后。
  柳雄飞:虽然酒喝的不少,脑子清醒,脸色一沉:你在跟我谈条件?
  桃花蕾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脸颊,然后,轻咬住他的耳轮:我哪敢跟爷讲条件,花蕾实在想你。
  柳雄飞把她扔在床上:是想男人吧,你这种女人,离开男人日子很难熬,需要有人管住你。
  柳雄飞这句话完全是随意说出来,桃花蕾的心彻底凉透,她以为龚云烟虐待她,柳雄飞不知情,原来,这两口子联手整她,到底,夫妻还是原配的亲密。
  桃花蕾:来吧,爷,在你手里,我只有认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