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20章 游街

第120章 游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立冬后的北方天气,说下雪便飘起了雪,起先,三两粒细如沙面,不知不觉雪花密实起来,于大吉家的院里忙的热火朝天,于大吉带着皮帽,穿上带毛的棉猴(背心),看着在院里穿梭的人群,他们单衣单裤,依旧不停擦汗,他们正往外扛粮食、抱酒坛。
  发根在一边说:慢点,别滑到。
  话音未落,扛粮食的小伙脚下打滑,险些摔倒,于大吉手快,过去扶,已经晚了,小伙肩扛的粮食跌落在地,小伙很快爬起来,他满头大汗,笑着说:管家,咱这地特邪,说什么来什么。
  发根:我天天说天下太平,它也来?
  小伙扛起粮食,笑声洪亮:没准,太平马上来。
  于大吉:仓库里还有多少粮食?
  发根:已搬走三分之一。
  于大吉:停止搬运,马上出发。
  发根:好咧。
  于大吉:雪天路滑,你和车队要小心,到了地方,马上派人回来报平安。另外,告诉栾老板,兄弟们的棉衣棉裤马上运到,兄弟们少不的耐心等两天。
  发根:帮主,我刚才去东头看了,大妮正张罗,今天能运走。
  于大吉:这些衣服可是弟兄们穿上上战场打仗的,可不许用黑心棉。
  发根:帮主,放心,大妮把关严格。
  于大吉走出门外,毛驴车队望不到头,车上装满粮食,为便于伪装,盖上枯干的树枝稻草玉米杆,每辆毛驴车前后两名押车人。
  于大吉对发根说:走吧,一路小心。
  发根对于大吉拱拱手,随车队远去。
  雪越下越大,灰蒙蒙的天空似乎预告,我要下个够,院里的大树,房檐,地面的脚印很快蒙上一层雪,于大吉不由祷告:但愿发根此行顺利,但愿栾老板带领的部队,象他说的那样,打过长江去。
  栾老板是于大吉为做戏装行头,大妮介绍认识的,大妮是何大麻子花10块大洋买来的四川媳妇,何大麻子在小煤窑做监工,折磨人有的是办法,何况女人,从他嘴里说出的名词足以吓的人尿流,什么挑脚筋,剜眼珠,后庭柱,在于大吉眼里,这个人和汤老烧绝配一对。
  何大麻子人高马大,骡子样壮实粗犷,日本人掌控煤窑时,他却不䎬软,拿钱干活,其余免谈,心里憋着股气,你个狗日的小日本,不怕累断你的短巴狗腿,跑到俺家来耍威风,吃俺的,喝俺的,住俺的,用俺的,还杀俺的人,俺就不信,你能永远横行在俺家,何大麻子利用监工身份,暗地做过许多搞小日本的事,说起来虽是小来去,但也让他们不得安生:夹断电线,在汽车经过的地方挖陷阱,让他们的汽车轮陷进去,费工夫拉出来;炸药扔进哨兵的岗楼;后来,何大麻子发现,这样做事代价太高,小日本拿无辜的矿工撒气,何大麻子渐渐认识到,只有把这帮不是人的鬼子灭掉,方有国人出头的日子,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
  日本人终于滚蛋,关于这段,何大麻子从不向外人提及,继续做他的监工,也许,因为他敬业的缘故,四十多岁才娶媳妇,外人看来,何大麻子是不折不扣的魔头,流氓无赖,有人说他是汉奸,好人家的闺女谁敢嫁他?
  何大子娶媳妇那天,惊动了乡邻,大家纷纷去看热闹,出于好奇:谁家闺女吃了豹子胆,敢嫁这个魔头。
  新娘子的辫子蛇样盘在头顶,小巧精瘦,肤如凝墨,面似青果,满脸严肃,身穿藏青色衣裤,黑布鞋,白袜子,这身打扮让众人吃惊,新娘子盘腿坐在床中央,谁也不看,有轻薄之徒仗着三天不分大小去闹她,她瞪眼,然后,甩过去响亮的耳光,那人捂着脸去找何大麻子,何大麻子随即给那人一脚,哈哈大笑:果然是我的媳妇。
  何大麻子高兴的太早,大妮过门后,毫不犹豫的收拾他,两人一个回合,何大麻子服软。那天,因为琐事两人从口角到掐架,大妮打不过他,操起菜刀,往何大麻子头上砍,何大麻子伸头不躲,大妮的菜刀削掉他半个耳朵,这回,何大麻子真怕了大妮,按大妮的话来说,男人,一次干净利索的收拾他,女人的日子今后才过的顺当。大妮手巧,刺绣、缝补、做鞋,与村里有共同爱好的女人成为朋友,与周边裁缝成为相识,大家免不了相互介绍生意,切磋手艺,于大吉的戏装听戏班里人说起大妮,找到她,她毫不含糊,请教栾老板,于大吉拿到戏装后,满意程度五颗星,非要感谢大妮,大妮说是栾老板的功劳。
  和栾老板没有深交,听传言他是搞大事的,做衣服的裁缝能搞什么大事?于大吉心想,后来,栾老板找他借粮食,筹集军装,于大吉觉的这个人不可小看,爽快答应,他认为,栾老板这样的人,不会赖他这点东西。
  回到屋里,丫头上来接过他的帽子,为他掸去身上的雪花,温暖的房间让他远离寒冷,丫头搬来脚凳,他坐在躺椅里,双脚舒服的踏在凳上,看窗外飘雪,暖洋洋的瞌睡上来,正想打盹,有人来报:汤老烧来了。
  于大吉精神振奋:有请。
  来者是汤老烧,身边的小姑娘是荷花,见到这两人于大吉心里明白汤老烧的来意。
  汤老烧在门外用手帕拍去身上的积雪,她怕冷,厚厚的大衣,把矮小的身体裹成棉球,荷花单衣单裤双手抱着臂膀,嘴唇冻的发紫。
  于大吉:汤老板,风天雪地,来这不容易,咋不让我去接你。
  汤老烧:那怎么行?于帮主,我给你送货来了。
  于大吉故意装傻:什么?
  汤老烧拉过荷花:看看,还是个雏,知道帮主要求高,我查的严。
  于大吉看着荷花,直点头,对身边的丫头说:把她带到后院先安顿下来,回头再说。
  汤老烧:慢着,帮主做生意从不赊账的。
  于大吉打着哈哈:对对,你要多少钱?
  汤老烧:这个货是上上等。
  汤老烧伸出双手正反一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