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14章 蝴蝶

第114章 蝴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翠娥陪着龚云烟回到家,看看快到去接梦雪的时间,让龚云烟洗洗脸,喝杯菊花冰糖茶,上楼后云烟走过主卧,预备去梦美的房间,然而龚云烟又返回,对翠娥说:帮我把床重新铺好,把小贱人用过的东西拿出去,这些天我要睡在自己的卧室。
  翠娥明白她的意思,连忙去做。
  龚云烟的双腿酸疼累乏,真想快些上床躺下,看见翠娥翻箱倒柜,拿他们夫妇用的被褥,忍不住先去梦美的床上躺会,哪知,头挨上枕头就睡着了。
  等龚云烟醒来,天色已黑,她拉开房间里的灯:翠娥。
  翠娥:太太,你醒了,这一觉可睡的足。
  龚云烟:今儿真累,睡的好沉,娃娃们呢?
  翠娥:我看你没醒,让她们先吃饭,这会子在院里玩,你下楼吃饭,他们正好上来写作业。
  龚云烟:嗯,我也饿了。
  柳久久在院里陪孩子们玩耍,眼睛往楼里张望,见龚云烟下来,连忙进屋:太太,你稍坐,我马上端饭。
  翠娥:娃娃们,上楼写功课喽。
  梦雪和梦青正在荡秋千,意犹未尽:再玩一会。
  翠娥:我数到5,如果不进门,今晚上在外面过夜。
  没等翠娥数,梦好梦兰梦美跑进屋,嬉笑着上楼,梦雪依依不舍从秋千上下来,她玩的满头大汗,两只小手去擦脸上的汗,脸抹成花鼻子猫。
  梦青:姐姐,你的脸成了大花猫。
  梦雪:还说我,你还不是一样。
  两人看见云烟,捂着脸上楼。
  翠娥:梦雪,别忘了洗手。
  饭菜很快端上桌,柳久久去那屋喊她们来吃饭,一会,柳久久转来,一声不吭。
  龚云烟拿起筷子:怎么不来吃饭?
  柳久久:太太,等你吃完饭再说。
  龚云烟:怎么?翠娥,你去看看。
  翠娥很快回来:太太,我让栾梅姐妹先来,你先吃饭。
  栾梅带着栾红进屋。
  翠娥:让栾梅说。
  龚云烟边吃饭边听栾梅用极快的语速叙述,龚云烟觉的今天的饭菜特别有味道,她喝完汤:去吃饭吧,翠娥,给她们姐妹加道腊肉炒蒜薹。
  把桃花蕾从梁上放下,她险些站不住,栾梅拿的倒刺鞭子只给她脊背留下一道伤痕,却血淋淋的可怕,这鞭子连龚云烟都没使过,龚云烟心中的积郁顿时消散一半,呼吸畅快许多,方知,身体不舒服的原因所在。
  于是,柳雄飞不在家的日子,栾梅姐妹从那屋搬出来,柳久久在楼下为其安排了住处,白天,栾梅姐妹跟柳久久在厨房帮忙,翠娥顺便教她们做些柳家的杂事,柳家人所有衣服熨烫、清洗,梦雪姐弟五人服装的拆洗、缝补都交给栾梅,栾梅接手后做的井井有条。
  翠娥看管孩子们的功课和生活起居,白天,孩子们去上学,其余的个人忙个人的事。龚云烟腾出功夫,把桃花蕾喊到跟前侍候她。
  在柳雄飞夫妇的卧室,龚云烟把一米长的木尺,放在身边。自己坐在藤椅上,喊来栾梅,让栾梅把在那屋捆绑桃花蕾,抽打她的过程演示一遍,不能漏掉任何细节,栾梅的性子经不起激惹,天不怕地不怕的任性,加上桃花蕾先动手打她,想起就来气。连日来,栾家发生诸多不顺心的事,小小年纪的她,遭受磨难和挫折,内心愤懑又无奈,失去依靠的无助,寄人篱下的漂泊,在龚云烟这并没有得到安慰,正好借此回击桃花蕾。
  听到龚云烟的话,她不相信的问:和先前一样?
  龚云烟:对,和先前一样。
  栾梅:可现在没绳子?
  龚云烟:上回,你怎样吊起来她?
  栾梅:那屋的墙上有。
  龚云烟:去拿。
  栾梅像听了指令的警犬,窜下搂,犹如一条饥饿的狗,奔向挂在远处的食物,桃花蕾哀求龚云烟放过她,她愿意不停的干活,不需要休息的做事。
  龚云烟从鼻子里哼出冷笑:放心,美人,此刻我心情非常好,怎么舍得为难你。
  就这样,每隔几天,在龚云烟面前,栾梅会把桃花蕾绑的结结实实,卧室里没有房梁,龚云烟指使柳久久专门在上方砖墙处做块横梁般的方木,绳索正好搭上。
  桃花蕾被吊的踮起脚尖,龚云烟坐在那里看她,身边放着米尺,一边喝茶,与她闲聊,龚云烟最关心她和柳雄飞在一起说过什么话。
  龚云烟:啧啧啧,让我好好欣赏年轻的身段,苗条、轻盈、风情,真美啊!
  龚云烟的语气充满讥讽,在桃花蕾身边转圈的看,冷不防举起手里的米尺,专抽打她的双腿,桃花蕾的双腿交错挣扎,试图躲闪,龚云烟的米尺追着打,桃花蕾吃打不过,喊叫:太太,我没犯错,为什么总打我?
  龚云烟更火:你这小骚货,还敢回嘴。
  桃花蕾低声哭,这哭声令龚云烟心烦:哭,我让你哭,你睡我男人的时候怎么不哭,挺痛快,是吧!你在我男人面前妖精八怪的,搞的他早上哈欠连天,一点精神头都没得,你这个害人精,把你的猫尿收回去,少给我装可怜。
  龚云烟打累了,坐下来休息,翠娥悄然为她续满开水,她一气喝完。
  然后,继续谩骂桃花蕾,桃花蕾不停为自己辩解,她这些天白天黑夜编结毛衣,想快点织完,不敢有任何非分想法。
  哪知,听见她辩解,龚云烟发疯样扑过去,朝她脸上左右开弓扇巴掌:你还说,还说,我叫你说。
  龚云烟拔下发髻里的银簪,照例把桃花蕾上下戳个遍,直到桃花蕾不再作声,才把她放下来。
  被毒打过的桃花蕾没敢半点迟疑,每到这个时候,龚云烟累了,桃花蕾为她揉胳膊揉腿,捶肩膀捶背,而后,扶她下楼吃饭。
  龚云烟午睡时,桃花蕾跪在她床边,等云烟醒来侍候她。
  每当听到龚云烟抽打桃花蕾的声音,在院里做事的王磊和王凯心惊肉跳,这声音令他们想起他们的父亲抽在他们身上的皮带声,在这里,他们只有听话,做事,沉默的忍受这种恐惧的刺激。
  栾梅问柳久久:柳大哥,太太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