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13章 退婚

第113章 退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医院里回家的赵岚,感到家庭久违的舒适与温馨,外交官叮嘱她这
  段时间在家好好休息,至于她的艺术活动可以停段时间,等身体康复
  后再去,外交官特意让两位女佣照顾她。
  琳开车去上学,成了家常便饭,现在的琳喜欢男孩子装扮,好好的长头发,剪成板寸,突然跳到赵岚面前:妈咪,你有两个儿子。
  赵岚被她弄的哭笑不得:你这样去学校,会被同学笑话。
  琳:学校又没有规定女生的头发不能剪短,再说,这样方便,不要每天梳辫子,洗头发的时候好爽。
  赵岚住院的这几天,琳每天放学后去看她,赵岚喜欢吃炭火烤的肉馅芝麻饼,琳顺路给她带来,后来,柳梦雪知道赵岚住院后,龚云烟让翠娥做的皮蛋瘦肉粥送去,赵岚直呼:从没吃过这样好吃的粥。
  琳放学后,专门去梦雪家找龚云烟还碗,对龚云烟把赵岚的原话说给龚云烟听,云烟很高兴,为她装瓶四川泡菜带走,生病刚好的人,吃饭没味道,泡菜开胃,可以多吃饭。赵岚感叹,这家人待人真热情。
  秋风阵阵,萧瑟冰凉,横扫夏天的暑气,树叶三三两两飘落,没有声响,安静的躺在地面。
  女佣:赵太太,今天天气好,待会太阳出来,去院里走走,你的病刚好,不能老待在屋里,会闷出病。
  赵岚浑身乏力,脚踩在地上使不上劲:其实,只是普通感冒,大夫小题大做,在医院里折腾这么长时间,快闷死我了。
  女佣听懂赵岚说的感冒,其实是伤风的别名,顺着她的话,女佣:太太,话不能这么说,你身体娇贵,病了当然要看医生,好好调养,哪能像我们,我们管这病叫伤风,发烧头痛,熬碗生姜红糖茶,趁热喝下,捂住被子发身汗,然后睡一觉,醒来后管保你浑身轻松,肚皮饿的前心贴后背,吃嘛嘛香,哪等得到转成肺炎,我们乡下人说,小孩子生病是要长本事,大人生病,是心想所至。
  女佣的话令赵岚颇感新鲜:难道是我想要生病?
  女佣:可不,病是自己招来的。
  赵岚:生病不用去看医生、吃药、打点滴会好?
  女佣:是啊,我们哪看得起医生?不过,也得看你命硬不硬,也有人病死的,呸呸呸,太太,你看我这老婆子嘴犯嫌,大清早,死呀活的。
  赵岚被她逗笑了:你说的是老实话,怕什么。
  女佣:太太现在有了精神,外面太阳露脸了,去院里透透气。
  女佣扶着赵岚,走进院子,踩着地上的树叶。
  女佣:早上我打扫过,这会子又落许多。
  赵岚:秋天秋风秋叶落,你哪里扫的干净。
  女佣:你先走走,累了坐会,我去给你倒杯茶。
  赵岚:从起床到现在嘴巴没停过,你陪我走走。
  女佣说;太太,客厅里电话响了。
  女佣黄妈在接电话,她是另一名照顾赵岚的女佣,黄妈来到赵岚面前:太太,找你的。
  赵岚接完电话,对女佣说:备车,我要出门。
  女佣:你,好的。
  这次出门不同往常,赵岚带上女佣和黄妈,小车直奔惠子住的街道。
  小车停在惠子住的小楼前,赵岚带着老妈子来到门前摁门铃,出来一位中年妇人;请问。
  赵岚:我找惠子,开门。
  中年妇人听赵岚的口气,不敢怠慢,把门打开,赵岚直奔二楼,客厅右侧有扇门,她径直走进,看见半坐在床上的惠子,脸色蜡黄,正在喝药。
  看见赵岚,惠子觉的突然,手里的碗差点掉地。
  赵岚等惠子把碗递给跟来的中年妇人,一把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惠子的肚子已经隆起,分明是妊娠的孕妇,赵岚气的浑身颤抖,险些倒下,黄妈眼疾手快,双手搀住她。
  赵岚:说,谁的?
  突如其来的赵岚让惠子大脑出现短路。
  卡尔先生在她与查传理举行完订婚仪式后,如释重负,以最快速度办理了回国手续,帮助惠子请了位中年妇人看护她,对惠子说句:好自为之。匆匆离去。
  起初,惠子并没有把卡尔的离开当回事,甚至心理偷偷开心,她觉的她已经长大,早想脱离卡尔的管束,她要自由。随着孕期的反应越来越厉害,肚子一天天隆起,她不敢也不好意思去学校,只好不辞而别退学。中年妇人告诉惠子,卡尔交代,好好照顾怀孕的她,其他什么都没说。
  面对越来越大的肚子,惠子很慌乱,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卡尔的离开对她的重要性,卡尔没给她留下多余的钱,这座房子租期到年底,两个月后惠子要自己找地方住,她肚子里孩子过几个月即将出世,她不知道下步该怎么办?中年妇人劝她什么也不要做,在家里养胎,等孩子生下再说。
  赵岚在儿子订婚仪式上发现惠子有点不对劲,怀疑她是孕期反应,但又不好确定,也许是其他的原因,岂不是冤枉人家?为了慎重,她找到从事私家侦探的朋友,把疑惑告诉他,请他帮忙调查这件事,今天的电话是她这位朋友打来的。
  女佣端来椅子,让赵岚坐下:谁的野种?
  惠子沉默片刻:是查少爷的。
  赵岚从椅子上猛然站起来,对中年妇人说:请这位大嫂先出去,我有话对她说。
  中年妇人:你是。
  黄妈:我们太太是惠子的准婆婆。
  中年妇人不好说什么,走下楼。
  赵岚示意女佣关上门:我最后问你,谁的野种?
  惠子哭了:阿姨,真的是查少爷。
  赵岚向黄妈招招手,黄妈的耳朵凑过来,赵岚低声说:今天一定要问出这孩子是谁的?
  黄妈和女佣把惠子从床上拉下,黄妈对女佣使个眼色,女佣把惠子的两只胳膊狠命往后一扭,惠子痛的大叫,女佣毫不手软,高高的从后面往上提起,惠子为减轻疼痛,只得把腰往下弯曲,黄妈伸出她青筋暴突的手,扭住惠子脸上的一块肉,以此为定点,转个圈,惠子痛的眼泪直往下掉,黄妈的另一只手在她脸上如法炮制,十几个回合,黄妈问:谁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