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09章 团圆

第109章 团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露过后,苏北的秋天来临,气温一天天明显降低,夜里凉意更甚。这天,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一场秋雨一场寒”九朵花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说,王化儒一根接一根抽烟,连续三天的下雨,连人的心情都是湿漉漉的。
  还有半个月,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于大吉早派人送来请柬,邀请他来庄园过佳节;程子昂夫妇亲自上门递请柬,周家大院过节可一定来;汤老烧传来口信,她哪里姑娘多,热闹;猴子为他在周家食府订好节日宴席,王化儒每听到热情相邀,心情下沉一分,这才是:
  半世茫茫半世忙
  风餐露宿风长啸
  人家团圆我不圆
  亲人不知可安详
  王化儒在写字台前,看窗外天阴雨滴,把想到的句子写在纸上,九朵花凑过来,看了几遍,崇拜的说:你会写诗?
  王化儒:这算什么诗?胡诌几句。
  九朵花:你说说,你写的啥意思?
  王化儒:这是说我在外面奔波很多天,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眼看到了中秋佳节,是亲人团圆的日子,我在远方不知道我的亲人可安康?他们是不是也在挂念我?他们现在的情况都好吗。
  王化儒的话勾起九朵花的思家心情,不免神思暗伤。外面的雨下大了,王化儒今天心情无比焦躁,九朵花见他情绪低沉,悄悄下床为她沏杯茶,轻轻带上门出去。王化儒很喜欢九朵花这点眼色,他想起一件事,喊道:等等。
  九朵花推开门:什么事?
  王化儒:你去猴子哪,看看荷花,给她买两件新衣裳。
  九朵花:干什么?你才跟人家几天,又想着找别的女人!
  王化儒:胡说什么,这是我送给你那个老相好于大吉的,要不然,你怎么能顺利我的姨太太。
  九朵花笑了:行啊。
  王化儒:女人就是小心眼。
  屋里恢复了安静,外面的雨打着屋檐,树叶,滴答滴答。
  王化儒眼见手里的烟头熄灭,重新点燃香烟,整个人歪在椅子上,任由袅袅的烟雾腾空盘旋,把他慢慢淹没。
  王化儒的心思犹如这绵绵秋雨,愁绪辗转的散开:下一步,该如何接近栾老板?直到现在,他还没正式接近这位他要杀的人,那天他突然看见威风凛凛的栾老板,竟然在操练乡下的兵,击溃往日对他的印象,也许是因为与他固有的栾老板形象反差太大,枪击没成功,险些把命搭进去;他懊恼着回到房间后,看见地板上有个醒目的纸团,捡起来展开,是老鹰的人写的,连忙推门,外面什么人都没有,连平时喜欢在门外偷窥的猴子都没来。
  老鹰指责他没有击中栾老板,险些暴露自己,这样的好机会失去的非常可惜,命令他找机会下手,看完毁掉。
  他烧掉纸条,把黑灰冲进下水道,然后把旅馆里所有人在脑海过滤数遍,人人可疑,人人不像,这条老鹰贼,真正的魔王,哪都有他的耳目。
  家人?现在怎么样?他想找老鹰的人询问,却无法确定谁是他的眼线?只能推测的臆想。老母亲精明能干,爱孙心切,有她老人家在,王琦王磊和王凯应该没有危险;他的太太没有主见,软弱无能,只要跟着他母亲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王化儒这样假设无数遍,心,不知为什么,始终放不下。
  不安的忐忑中,熬不住思念,只好冒险给闫凡宇写信,这是他唯一可信的战友,为避免麻烦,他没留下地址,以他和闫凡宇的关系,他坚信,闫凡宇会完成他的嘱托,可是,现在这世道,如此不稳定,万一有其他状况发生呢,闫凡宇想告诉自己,岂不是投诉无门,王化儒觉的自己简直愚蠢到极点。
  目前,他只有继续前行,杀掉栾老板,然后回南京找他的亲人,可是,他的担心没有放下,心中烦闷不已,他站起来,在屋里踱步,几个来回,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程子昂,程子昂在家里闷坐愁城,正想找个人聊聊,两个人相约小酒馆见面。
  新学期开始,没有给程子昂带来新气象的生机,他和周洁的关系倒是愈发紧张,起因他提出想回南京看看老婆和孩子,仅仅是去看看,周洁一反小鸟依人的温顺,和他三天小吵,五天大吵,动不动拿娘家人威胁他。
  小酒馆里,两个原本在单位没有交集的男人,惺惺惜惺惺的失落郁闷感,让他们坐在一起。
  程子昂不等人劝,一仰头,酒盅见底:这后娶的女人,无论如何不如结发老婆。
  王化儒:你岳父富甲一方,你这位置,多少人垂涎欲滴,你咋能说出这混账话。
  程子昂:你是不知道,先前,我老婆连双袜子都不舍得让我沾手,说我是拿笔的手,下了凉水会皴裂,过的日子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家里家外,重活累活大事小情都不许我插手,我只管每天上班,到月底把薪水交给她。
  王化儒:这你说对了,发妻如老母,我家里那老蠢货,也是这样,把我当儿子宠。
  程子昂端起酒盅:来,老弟,你说,男人是不是天生贱种,放着老爷不做,偏来这里低声下气看娘们的眼色过日子。
  王化儒的酒盅与他的酒盅碰的叮当响:喝,谁说不是,咱们男人,一个字,贱,我,好好一家人,儿女双全,偏娶房姨太太,家里闹得鸡飞狗跳,虽说我制服她们,我是为了我的姨太太惹的事,这不,害的她在异乡把命丢,不说,不说,不说了,喝酒。
  程子昂喝的热血沸腾,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像受了婆家多年委屈的小媳妇,边哭边说,边说边哭,王化儒听他从小时候老父去世,母亲独自带着他们在广州立下脚跟,为了他能读书,母亲起早贪黑,拼命劳作,全靠老婆家人扶持,有了一大家人,同样儿女双全,满当当五个孩子,多好的家庭。可他打心里厌烦老婆,找到喜欢的美人儿,结果,这是朵美丽的罂粟花,好看却有毒,这个女人在身边,就是个炸弹,见天炸的他血肉横飞,满地找牙,还要小心陪笑脸,兄弟,你说,我这过的哪叫日子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