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05章 调教

第105章 调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龚云烟坐在柳雄飞的书房里,伏案看着在老家大大小小的收支及现在的账本,账本是她嫁给柳雄飞后按照娘家的模式建立。这天,孩子们各自在房间里做功课,翠娥照例准备家人的伙食。
  公馆的院子里绿树浓荫,遮挡烈日,增添一份翠的风景。龚云烟这会子心闲,翻着账本,一笔笔看起来。离开家乡时,账本交给柳久久,柳久久延续她的模式,每一笔支出收入记录的清清楚楚,从没断更过,在龚云烟眼里,柳久久确实是理财高手,云烟家人不在柳泉山的时候,家里的土地租赁耕种,田地催租收租,租金减少和增加,多是他策划,他离开时,全部交给手下得力的人,约定每年年底回去结算。
  柳久久知道,在大城市,可不比下乡下,钱再多都不够用,在南京的柳家,生活开销全由柳雄飞一人承担。柳久久把老家的银两收入分存入几个钱庄,定期收入利息,这次柳久久来,细心的想到在柳家增添了他和翠娥的花销,便把自己的积蓄,连同柳家的部分钱早早拿出来,换成银元和黄金,无论世道如何变化,这两样东西永远不会贬值,纸币就不好说了。柳久久的有心还表现在,这些银元和黄金交给镖局邮运实在不放心,他把银元和黄金平展的缝在贴身穿的夹衣里,时刻穿在身上,翠娥照样穿一件,外面套上叫花子的衣服,所带的大包小包行李,都是些土玩意儿,有泡菜、干豆角、南瓜皮、晒干的红薯干,他们说是东家想尝鲜。两人在船上时,不敢双双一起睡觉,一个人值班另一个人打盹,快到目的地,为了不让龚云烟难堪,方才换上干净衣服,把翠娥佩服的不要不要,后来,柳雄飞开车来接他们,而柳久久是个极好面的人。
  柳雄飞没有时间和精力过问家务事,他根本不晓得家里的老底,龚云烟没有多说,倒是柳雄飞因为柳久久和翠娥的到来,每月多给龚云烟一笔钱。柳雄飞每个月的薪水数字,柳雄飞从不透露,家里大小花销只要云烟开口,柳雄飞会马上给她,而且自从他升职后,柳雄飞给她的钱比往常多出许多,龚云烟从不多问。
  发生了宋小娟事件,她不能不过问,以柳雄飞现在的状况,是各年龄段女人的黄金目标,烫手的抢手货,本来令龚云烟担心,来到南京,担心更甚,结果真的发生故事。
  那晚打死宋小娟,龚云烟竟没有感到害怕,直骂这个女人死的活该,暗暗观察柳雄飞的反应,还好,柳雄飞只字不提,龚云烟放心了,但是,凭女人的直觉,柳雄飞不会罢休,难道男人就该天经地义欺负女人吗?龚云烟不甘心又无奈,龚云烟能做的是,使出洪荒之力,消除柳雄飞的离婚念头。
  念头是个可怕的魔咒,如果有了念头,不去化解,总有一天会真实显现,龚云烟才知道宋小娟的厉害,或者是小三的厉害,自己和柳雄飞从定亲到成亲20多年感情经历,却被貌不惊人的家庭教师,仅仅见过两三面的女人打败,龚云烟由爱生妒,继而仇恨,这么多年,柳雄飞是好丈夫,好父亲,好军官,要不然怎么被提拔升职?宋小娟,这个名字龚云烟想起来都会恨得牙根咬断,怒火直冒,龚云烟甚至连她的模样没看清楚,竟然把雄飞迷成这样,想到这层,她不由的心跳加快,急火攻心的她难以控制情绪,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只有这样心才不会跳的太快。
  龚云烟合上账本,走出书房,把它放在随身不离的箱子里,里面装着母亲的遗物。
  这些日子柳雄飞风平浪静,神情自若的回家,和孩子们围坐在一起吃饭,但是,他不和龚云烟同房,依然坚持在书房睡眠,这让龚云烟的自尊受到强烈打击,这时龚云烟,自然想起母亲。
  年近中年的云烟,每回忆一次,心如刀搅样的痛,这种痛与现实的不顺混合一起,严重影响她的睡眠,精神处于不安状态,见她这样,翠娥劝她:太太总这样心神不安,不如去寺庙做做善事,积点功德,老是这样,身子会垮的,您若垮了,您的五个孩子可苦了。
  龚云烟:你这话说到我心里,可这心痛的事,万般不由人,男人的心,咋就捂不热呢?
  翠娥:天下痴情男女,原本你情我愿,另一个人变了心,岂是你捂的热呢。
  龚云烟:可怜我母亲一生为情伤。
  翠娥:老夫人慈悲为怀,念佛吃斋,不跟老爷计较,太太您何不去寺庙求求菩萨,保佑柳先生永不离开您?
  龚云烟:说的倒是,都说菩萨普度众生,有求必应,你去打听打听,那座庙里的菩萨灵验。
  翠娥:是,太太。
  龚云烟:话是怎么说,愿望终究抵不过现实。久久跑了这么长的时间,女人,这么难买吗?
  翠娥:太太,别急,久久向来办事稳妥。
  柳久久刚走进玫瑰楼的大门,排队的人哄叫起来,更不用说守门人,早挡住他。
  柳久久面无惧色:我要见你们妈妈。
  一位举止斯文,气质儒雅的老绅士,开口说道:无礼,来者都是客。何况都是慕名而来,大家是朋友,怎么可以粗鲁相待。这位先生既然敢进大门,想必是妈妈邀约的客人,请跟我来。
  门卫:,吵什么,这位小爷提前邀约,不要拥挤,都能看得到。
  老绅士带柳久久来到后院,并不见什么妈妈,请他坐下,直接问他:你想见桃花蕾?
  柳久久:我要见妈妈,有事和她谈。
  老绅士:和我谈一样。
  柳久久:怎么讲。
  原来,老绅士是名饱读诗书的学士,在政府部门担任文官,相中桃花蕾人中凤凰的相貌,心生怜惜,自愿出重金为桃花蕾赎身,将桃花蕾养在深闺,专门为她请了老师识字习乐,提高她的诗文水平,桃花蕾天生聪慧,学的很快,对老绅士产生感情,执意要嫁他为妾,老绅士本是正义之人,珍惜她的才华与相貌,加上自己年事已高,怕误了桃花蕾,有心为他找个匹配的男人,作为义女嫁出去,听说,仰慕桃花蕾的人很多,便让桃花蕾展露芳颜,他过来探视,希望能找到寄托桃花蕾后半生的人家,哪知,真叫他失望,来者多是浪荡子弟,心怀鬼胎,银子多的没地方丢,多数只想与桃花蕾做段露水夫妻,并没有想把她娶回家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