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100章 何日君再来

第100章 何日君再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卡尔先生来说,接到外交官的电话,心中的担心总算放下一半。可是,惠子惹出的麻烦并没有结束,肚子里的孩子虽说是查传理的,可是,如何与外交官先生说的清楚呢?总不能说,是你儿子每天跑到我女儿家里来幽会,人家如果说,拿证据来,唉,卡尔的工作就是平衡甲乙双方关系的,指责对方,需要拿出证据,这个道理卡尔最明白,眼下的步骤,走完这一步再说。
  卡尔注意到惠子说的一个细节,她答应帮查传理从拘留所里捞他的哥们,惠子哪有办法,她把希望寄托在卡尔身上,在惠子心里,没有卡尔办不成的事,另一方面,惠子想在查传理面前表现自己,卡尔先生不明白,查传理为什么不找外交官,他老爸更方便,他老爸更懂规则,偏偏找他这个老外,要怪就怪惠子多事。
  说起来,惠子属于孤独多于陪伴的孩子,卡尔先生收养了她,平时要忙碌工作,没时间和她在一起,卡尔以为,在物质上满足她,为她提供良好教育,便能培养出优秀的女孩。事实上,从小很少和外人接触的惠子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周围的人与世界和她没有关联,她要么和书作伴,要么与小提琴为伍,参加的活动都与演出有关。
  在学校,她郁郁寡欢,独来独往,她的老外爸爸,使同学们外星人样看待她,惠子是东方人面孔,卡尔先生典型的欧洲人脸型,大鼻子,白皮肤,卷头发,高大魁梧的身材棕熊般健壮,他们在背后议论她,说她是私生女。
  卡尔先生首次带她参加钢琴音乐会沙龙,告诉惠子为她找男朋友,她正是懵懂的年纪,情窦颤微微初开,在那么多人的场合,卡尔告诉她那男孩是查传理,惠子看见他,认定他是自己的男朋友。
  卡尔先生清楚惠子的性格短板,这个天真的心灵对外界没有任何防范,愿查传理善待她,卡尔不止一次向上帝祷告。
  他让惠子去准备举行订婚仪式上穿的服装,惠子瞪大眼睛:为什么要专门准备呢,我有很多衣服。
  惠子拉开衣柜,里面花花绿绿闪着光,惠子拿出白底大花的日本和服,这是惠子在正式场合非常爱穿的:我喜欢这件。
  卡尔:不行。
  惠子:怎么?
  卡尔:你应该穿中国服装。
  惠子:可是我。
  卡尔:你等等,我马上派人帮你选服装,对了,惠子,你说查传理托你帮忙捞他的哥们叫什么名字。
  惠子听见这话,高兴的搂住卡尔:他叫林迪,他是冤枉的。
  卡尔:坐牢的人都会说自己冤枉,以后这样的事你不要轻易答应。
  惠子:为了传理我才这么做。
  卡尔先生走后,惠子给查传理打电话,说他的哥们有救了。
  窗外,几只红蜻蜓在阳光下飞翔,吸引了林迪的目光,他看了很久,觉的眼睛累了,随身躺下,无聊的胡思乱想。每天下午这段时间,难得的安静,被提审的犯人到傍晚才回来,回来后情景各有不同,有的轻松;有的沉重;有的沮丧;有的闷头睡觉;他们中间,不知是谁将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晚上。
  每晚会送来两到三份平日难得见到的上等伙食,这里人把它叫做上路饭或断头饭。这样的饭几乎无人吃得下,常常原样被端走。
  对于自由,林迪越来越不抱希望,大胡子安慰他,只要不到最后时候,应该充满信心。信心什么呀,原先挤的满当当一屋人,现在林迪睡两人的铺都显的宽敞。
  红蜻蜓飞了一会,离开林迪的视线,大胡子凑来:看什么呢?
  林迪:飞走了,蜻蜓。
  大胡子:我们老家,到了夏天,池塘边,这玩意成群结队,男孩们用纱网,女孩子用扫帚扑打,有的蜻蜓受了伤,等在那被捉,有的蜻蜓很勇敢,奋力起飞,每回,总有坚持飞翔的蜻蜓,从孩子们手下飞向远方,那时候,我想,今后,我定要做那个受了伤也要奋力飞翔的蜻蜓。
  林迪:你老家在哪?
  大胡子:离这很远。
  林迪:你不在家乡待着,跑到这干什么?
  大胡子没回答他:你是本地人?
  林迪:是呀,土生土长的南京人。
  大胡子:你没的事。
  林迪晓得大胡子又在宽他的心,接着说:是是是,是亲三分向,何况地道南京人,拜托,这话听你说的我耳朵起老茧,我没犯什么大错,为了没上手的女人,大胡子,你现实点好不好,现实是,我在这里待了很久,你不用给我吃宽心丸,我又不是小孩子。
  大胡子:唉,说点正经的,出去后,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林迪想了想:吃三大碗鸭血粉丝,多放胡椒。
  大胡子:我呀,跳河去。
  林迪:干嘛?
  大胡子:我要洗个痛快澡,前洗洗,后洗洗,左洗洗,右洗洗,上洗洗下洗洗。
  大胡子比划搞怪,逗的林迪笑起来。
  铁门咣当打开,原本几个站着出去的人,躺着被抬进来,狱卒指指大胡子:你,跟我走。
  大胡子拉拉林迪的手,从容走出去,晚上,大胡子没回来,林迪这晚没睡好。
  又过了两天,大胡子被抬进来,身上盖条脏兮兮的毯子,林迪凑过去,掀开毯子,才明白为什么用毯子盖住,大胡子看着他,林迪看到他的眼神熠熠发光,读不到恐惧和悲伤,林迪想说点什么,给大胡子宽心,用手比划:前洗洗,后洗洗,左洗洗,右洗洗,上洗洗下洗洗。
  大胡子脸上露出微微的喜悦。
  铁门再次发出咣当的声音,令人心惊,狱卒喊:谁是林迪?有没有林迪,赶紧赶紧,收拾你的东西,快点从这里滚蛋。
  林迪愣在哪里,狱卒走过来:听到没有,耳朵里塞毛了,快从这里滚蛋。
  林迪这才反应过来,大胡子伸出因为受刑满是血迹的手:祝贺你,快走。
  林迪匆匆握握大胡子的手,猴子样窜出去。
  林迪走出被羁押多日的大门,卡尔先生迎上来,林迪狐疑的:你是谁?你救了我,你为什么救我?
  卡尔:我是受惠子的男朋友查传理先生之托。
  林迪向他鞠躬:谢谢先生救命之恩。
  卡尔:不用谢我,你需要在这张纸上签名,保证你以后不再违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