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九十四章 相逢

第九十四章 相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化儒与于大吉在戏台上交手对打,大有英雄相见恨晚,酒桌对饮,则是酒逢知己,推杯交盏,你敬我干。
  于大吉试探的问:敢问大哥来这里,除了找栾老板,娶九朵花,可打算在这添房置地?
  王化儒:原来以为栾老板三头六臂,力大无穷,是个有本事的汉子,原来这幅怂样,害我白费许多力气。至于娶九朵花,承蒙兄弟相让,我原先有个姨太太,模样身材,说话的语气连同性格与九朵花有几分像,不过,这女人不守规矩,被我打的半死撵走,可我这心里放不下她,所以看见九朵花让我想起她,望大哥恕罪。
  于大吉酒量过人,他面前的酒罐很快见底,大喊:倒酒。
  小二连忙拿了酒过来,为于大吉斟满。
  大哥,你这话见外,女人,我这有的是,不信?我大吉在和尚庄,就是这地方的皇帝,皇帝有三千多女人,我不敢和他老人家比,几百个还是有的。
  王化儒认为他说的酒话:相信,相信。我是说,大哥送我这份大礼,来而不往非君子,我也有位漂亮水灵的妞,送给你,要不要?
  于大吉:这样的好事你留给我?
  王化儒:兄弟冤枉我,我只喜欢和我匹配的女人,九朵花是我的菜,
  我可不会贪多嚼不烂。我告诉你,那是一朵没被摘过的鲜荷花啊。
  于大吉:够哥们,来,喝个满的。
  于大吉吩咐人添菜加酒,起身去小解,遇到匆匆进来的发根:什么事,这么急,等会,我马上回来。
  发根看见王化儒,对他点点头。
  于大吉回到座位,把发根喊进来:过来说,我们现在是兄弟,不用瞒他。
  发根:刚才有两位从南边来的人贩子,跑进庄里问,有没有人买媳妇,我害怕有诈,把他们扣起来了。
  于大吉:去看看。
  王化儒也想去,于大吉对他说;沙老板,我找个女人来陪你继续喝,等我。
  门外进来个文静秀气的女人,话不多,倒是懂的礼数:能有缘和这位哥哥喝酒,实在是妹妹有福气,我叫叮当,您说,喝单还是喝双?
  王化儒心里直打鼓:南边,会不会是老鹰的人追过来算计他?嘴上说:单的怎么喝,双的怎么喝。
  叮当喝酒爽快:我两划拳,赢的喝单,输的喝双。
  王化儒:横竖我俩都喝酒,还划什么。
  两人正要划拳,于大吉和发根来了,只是后面跟个人,头上套着大口袋。
  于大吉把叮当赶走。
  王化儒:这是?
  于大吉:刚做成一笔买卖。
  王化儒一脸疑惑。
  发根上前把口袋拿下,月儿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住毛巾。
  于大吉:松绑。
  月儿扑通跪下:求求老爷放我走吧,我老家有爹娘,有奶奶,我许过了婆家,求求你放我走。
  于大吉:老家,你老家是哪里?
  月儿:南京,
  王化儒一惊:你是谁家的丫头。
  月儿:我是游军长姨太太许小姐的丫头,我本来去重庆为小姐收拾房子,这两个人不安好心,把我绑到船上,带到这里卖了我,求求老爷放了我。
  王化儒:许小姐?是不是那个当红的电影明星,找个小白脸结婚。
  月儿:是她。
  王化儒对于大吉说:这两个人贩子够可恶。
  于大吉对发根说:先把她关起来,明天去庄里看看,谁没有老婆,拿银子来买,等等,这个丫头可算是上等的,买家要多出银子。
  发根答应着,硬拉着月儿走了。
  于大吉:大哥,我们今天一醉方休。
  王二太太乘坐的火车,一路上晃晃悠悠,停了三次,本来是下午5点到苏北车站。按照这个时间,立夏的天还大亮,她算好了,正好找到旅馆。现在可倒好,列车晚点六个小时不说,加上出站遇到警察查票,耽误一会,她对出口的路不熟,等走出车站已是半夜。
  车上的广场上,躺着流浪汉和乞丐,游走着夜晚出来兜生意的窑姐儿,车夫们溜坐一排,难的趁空闲坐会,夏凤凉爽,有钱人的夜生活正过的热闹,看戏听曲,喝茶下棋,唯一的大剧场放着热潮的新电影,看着这情景,王二太太到觉得和大城市有相同之处。
  眼尖的车夫早跑到她跟前,殷勤地问:去哪,太太。
  王二太太:这附近可有像样的旅馆?
  车夫:太太,你算问着了,这一带的旅馆、客栈、小店没有我不知道的,你这样的,得去“迎天下客”。
  王二太太:为什么?
  车夫:那地方是这城里最好的地势,多半是周家的房子,溜烟的整齐,有旅馆,食府、饭店,洗衣店,离马路的车站近,周围有个小公园,方便你散步,出门的路利落好走。
  王二太太:就去你说的哪地。
  来到“迎天下客”,虽然是半夜,猴子听到敲门声,快速跑来开门,看见王二太太,连忙让进屋,问王二太太:住店?
  王二太太:有房间吗?
  猴子:有,有,你一个人?
  王二太太:奥,我赶的火车晚点了,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
  猴子:别误会,你跟我来。
  王二太太走进房间,里面干净、家具齐全,猴子送来两个暖瓶:这里面是开水,今晚,太太将就点,早点休息。
  王二太太:谢谢老板。
  一路颠簸,身心劳累,加上精神高度紧张,王二太太真累了,哪还想洗脸洗脚,插上房,到头便睡,醒了,再睡,直睡到第二天晚上,拉开窗帘看到外面天色依然是黑的:还没天亮?拉开门,见人们来来往往,原来人们已吃过晚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