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九十二章 学琴

第九十二章 学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小娟从天意身上找到弥补童年缺憾的机会,天意成为她另一个投影。天意笑,她高兴,天意画画,她拿彩笔,天意弹琴,她手把手教,除了舞蹈练功,天意不乐意,喊疼,哀求叫声没有让宋小娟停下,她要求她小腿伸直,放到茶几上压,天意站不稳,摔的哇哇哭,宋小娟拍了她一巴掌,天意的哭声更大,激起宋小娟的怒气,她的手往天意的小嘴狠狠的扭:你如果再出声,我把你的嘴缝起来。
  天意不敢哭了,继续压她的小腿。在天意眼里,小宋老师什么都好,只是,天意做不到她的要求,会受到惩罚,天意不喜欢被惩罚。
  宋小娟把天意的时间排的满满,她顾及到孩子的天性,动静结合,她带天意爬明城墙,让她观察大树形状和特点,看小鸟飞翔,认识花、草,蝴蝶,天空色彩和云朵的变化,这时的宋小娟明媚、阳光,欢快的象只撒欢的兔子。
  宋小娟定期带天意去教堂做礼拜,听基督徒歌唱,天籁般的赞美诗在教堂上空回旋,非常好听。
  这是什么地方?
  教堂?
  为什么这么多人?
  他们都是神的孩子。
  什么是神?
  耶稣基督。
  天意学着宋小娟的样子,在胸口画十字,虔诚的说阿门!她发现,小宋老师每次从教堂回来,会非常和蔼亲切,但这些持续的时间不长,她会让天意害怕,这种害怕天意不敢和任何人说,包括闫凡宇,还有个原因,她很多时间见不到闫凡宇。
  宋小娟有时会神思恍惚,平白无故和一个陌生男人苟且,她这样形容公园事件,连男人长的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在野地和动物一样,然后,怀孕,打胎,这是我吗?宋小娟不停的发问,小产后的宋小娟,极力掩饰身体上的疲惫,在肖志面前装正常,幸好,肖志早走晚归,回来后继续在灯下写永远写不完的文章,他没发现有不对的地方,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使他对外界反应不灵敏,甚至连话都不想说,宋小娟也懒的搭理他。
  宋小娟辞职,当天意的家庭教师,她回家收拾好行李,等着肖志,肖志回来后,宋小娟去厨房给他炒碗鸡蛋饭和青菜汤,肖志吃的很香。
  宋小娟:以后,你要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肖志:去旅游?
  宋小娟:我辞职了。
  肖志:不当老师?你能干什么?
  宋小娟:我不当老师,还能干什么?
  肖志:在幼稚园好好的。
  宋小娟:我喜欢家庭教师的工作。
  肖志喝着汤:喜欢,你去做好了。
  宋小娟:晚上不回来。
  肖志:还提供住宿,好,好。
  肖志蛮不在乎的样子,宋小娟不想往下说:周末可能也不回来,等确定后告诉你。
  肖志的脑子在构思没写完的文章,碗撂下,立刻钻到他的书桌前。
  宋小娟接替了教育并照顾天意的工作,闫凡宇为她介绍教柳梦雪钢琴,她想推辞,闫凡宇说是他的老朋友,对方出的价格也高,宋小娟算了时间,一周一节课,不耽误事,她提出天意怎么办。
  闫凡宇:一周一次,时间也不长,天意可以待在家里,把门锁上;我周末不上班,可以带她去玩。
  宋小娟无话可说。
  两份工作,为宋小娟带来翻倍的收入,还省去每赶路奔波,宋小娟挺满足。天意是好带的孩子,如果不学习才艺,时间是很容易打发。
  天意弹琴时,总出现错音,初学者忌讳错音,容易养成习惯,难以纠正,宋小娟听错音特别刺耳,她怒火升腾,抓起天意的小手,往琴键上砸,天意吓的哭,宋小娟吓唬她,天意不敢哭,弹琴时格外小心,进步很快,相比较,柳梦雪差的多,柳梦雪乐感好,识谱能力、唱谱能力强,她弹琴时,琴谱错的一塌糊涂,像是弱智的孩子乱砸键盘,宋小娟忍住内心的烦躁,一次次示范,柳梦雪铁了心的错,宋小娟几次想抬手,想想,家里还有其他人,柳梦雪示威的在琴谱乱七八糟的画,她不停的做深呼吸,算了,管她呢,反正你老子出钱,你爱学成啥样是啥样。
  宋小娟看出来,柳梦雪根本不喜欢钢琴,每次跟她上课,对宋小娟来说是种折磨,对柳梦雪更是受刑,她们俩在一起,说白了是在耗时间,只要开始弹琴,柳梦雪的屁股长了刺,坐在琴凳不安分的扭来扭去,键盘对于梦雪来说,索然无味。她不象天意年纪小,严厉后,再哄哄就过去了。柳梦雪会告状,宋小娟只得随她性:梦雪,你告诉我,你最喜欢干什么?
  柳梦雪:唱歌。
  宋小娟:能不能唱给我听。
  柳梦雪唱了首流行歌曲《伤脑筋》,宋小娟说:真不错,这首歌连我都不会唱。
  宋小娟:我来弹歌曲,看你会不会唱。
  宋小娟连弹几首儿童歌曲,柳梦雪一字不落,有腔有调的唱完,宋小娟对她竖起拇指:你唱的确实很好,不过,你要学会弹钢琴,自弹自唱,是不是更厉害。柳梦雪点点头,宋小娟:那么,咱们开始吧!
  这是宋小娟为柳梦雪上的最成功的钢琴课。宋小娟心想,今后与柳梦雪这样互动,会有很好的教学效果。
  走出柳公馆,她心里洋溢出成就感,升起信心,如果说在天意身上看到幼年的宋小娟,在柳梦雪身上看到童年的宋小娟,宋小娟在两个孩子身上弥补自己不幸的童年,接受生活的安慰。
  照这样的方式生活下去,宋小娟会越来越好。
  宋小娟记得有一次,她给梦雪上完课走出柳家,柳家门口有条石子甬道,两边开满黄色的野花,她摘一朵,拿在手里,甬道出口是马路,柳雄飞的汽车停在路口,司机小柏下车,和她招呼:你好,我是柳长官的司机,你叫我小柏。
  宋小娟不认识他,礼貌的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小柏喊道:宋小姐,去哪,我送你。
  宋小娟:不用,谢谢!
  小柏:再见!
  宋小娟往前走着,她立刻后悔刚才的决定,这时候回家,路上人多车少,她想去百货公司买点生活用品,这下可好,这会,路上不见一辆车,去百货公司不顺路,今天宋小娟穿了高跟鞋,来的时候走的路,要是走回去,她的脚痛的吃不消,心中惋惜,下意识往后看,没想到,小柏的车慢悠悠跟在后面,宋小娟想装着没看见,又怕小柏真开走,放慢脚步,小柏在后面摁喇叭,宋小娟不能不回头,小柏喇叭不停的摁,车停在宋小娟身边,宋小娟拉开车门上车,松软舒适的坐垫,宋小娟的双脚得到休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