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九十章 荒唐

第九十章 荒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翠娥和柳久久正在整理从老家带来的包包,里面多数是食材,龚云烟在一旁笑着说:你这是怕在南京没东西吃,回头我带你去城里看看,不光吃的多,稀奇玩意也不少。
  柳久久:还是我说的对。
  龚云烟:你说什么?
  柳久久:我告诉他,大城市什么都有,他不信,怼我,有大山吗,
  有井水吗,有咱们的种的麻辣青花椒吗。
  翠娥:别听他的,太太,您看,这是后院花椒树上的麻辣青花椒;这是坡上种的朝天红辣椒;柿子饼、红薯干、南瓜皮。久久,你莫像个鸡脚神叉在那,把泡菜坛子翻出来,里面的盐水不晓得洒出来没得。
  龚云烟:你把家里的泡菜坛也拿来了。
  柳久久找到用干草裹紧的坛子,一层层打开,深褐色的坛身描着金色荷花,光滑细腻,色彩鲜艳。
  龚云烟:打开看看。
  柳久久取开坛口防漏的油布,一股略酸的味道漫出。
  龚云烟:好香哦,快,捞出来,我尝尝。
  翠娥:太太,还有,剁椒辣子酱、原浆豆笋,肥肠,这是包酒曲,还有糯米,干豇豆、四季豆。
  翠娥指着另外四块连装的包:这个是姑爷家带的火腿,老爷特意让我告诉姑爷,这个是用柏树枝、松树枝熏烤,用大火把肉皮烧焦的,要切开晾的半干存放;这个是龚老爷带来的野蘑菇、菌干;老妈子、丫头给娃儿们绣的肚兜;您还记的将军和小蝶不?他们在龚老爷家不远的地方盖的房子,种了满坡柚子,我们来时不是柚子结果的时候,要不然,会给你带来的,将军听说能见到闫长官,托我把这个交给他。
  龚云烟接过包的严严实实的包裹,感觉有些沉。
  小蝶为娃儿绣的鞋垫,照成人的绣,女娃是仙女摘桃,男娃是岁岁平安,你和姑爷都有。
  翠娥擦把汗:我和久久去山崖上刨到根人参,给太太补身子,
  云烟看见人参,约莫一尺长:够大的。
  龚云烟听完翠娥的介绍,觉的少点什么?一时想不起来:好了,翠娥,一会再收拾,久久,你们跟我来,看看你们的房间。
  云烟把他们领到楼下:这房子共两层,我们住二楼,一楼的厨房、饭厅、客厅用着,其余房间我没来的及打扫,从今天起,归你们两管理,你们愿意怎么打理都行,久久本来是我们家的管家,需要什么,特别是钱的方面,尽管开口,不用和我客气,我呢,以后用你们的地方,多的很。
  翠娥:多谢太太。
  龚云烟:你们打扫吧,我还有事。
  龚云烟上楼给柳雄飞打个电话,电话是司机小柏接的,云烟告诉他,家里来了人,想安排家宴,另外,请闫先生来,问柳先生什么时候有空。小柏答应请示后给她回电话。
  接着,龚云烟给闫凡宇打电话,说老家来人,有位将军给他带的礼物,问他什么时候来拿?闫凡宇很高兴:有空来拿。
  打完两个电话。龚云烟整理自己的卧室,然后挨个看孩子的房间,把他们枕头下的小人书、发夹、小玩具拿出来摆好,小四小五不会叠被子,梦好比梦青叠的好。想到梦雪,龚云烟不由头疼,这孩子不知怎么了,最近变的不听话,爱动,说出的话冲的人撞墙的心都有,顶嘴顶的云烟有几次想好好教训她。
  走进柳梦雪的房间,云烟看见床中央放块毯子,她过去拿开,发现下面是摊殷红的血迹,云烟的火窜出来,这丫头,又把例假弄到床上,每次,总搞不利索,也不说一声,还用毯子盖上,这回,看我怎么收拾她,龚云烟把沾血的床单换下。
  枕头下是堆乱糟糟的画纸,云烟拿起看:一只兔子在花草中;
  每张画都有兔子的形象,云烟想,梦雪每天除了练琴,要写毛笔字,那里有时间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除非躲在被窝里画。
  云烟打开钢琴盖,摊开的琴谱被梦雪用彩笔打满红叉叉,琴谱边沿画满她的兔子,和纸上的兔子不同,这上面的大兔子是红色,身后跟的彩色小兔子,云烟翻看琴谱,每张都画上兔子,这娃被兔子附身,怪不的近来有些作怪,惹的云烟心里不舒服。
  以后这些事交给翠娥,我不用再做这些烦神。今天,人家才来,总的给人家适应的时间,云烟的念头闪过。
  宋老师,这个宋老师怎么回事,我花钱请她教梦雪弹琴,难道这样不负责任,龚云烟想给宋老师打电话,说说梦雪画兔子的事,转念想,宋老师是闫凡宇介绍的,先找闫凡宇问问,她再次拨通闫凡宇的电话,把对宋老师的不满对闫凡宇絮叨一通:闫大哥,麻烦你让她来我这一趟,我给她谈谈,看看是不是我冤枉她。
  闫凡宇有些为难,他把宋小娟从家里赶走,好容易清净,他沉吟道:我给你宋老师的电话,你直接找她,这样说的清楚。
  龚云烟:也好。
  龚云烟拨通闫凡宇说的电话,是位男人接的,他说是肖志,他回来拿一份稿件底稿。
  肖志:你找宋小娟?她不在,请问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她。
  龚云烟:我女儿跟她学钢琴,我有事和她谈。
  肖志:好的,我一定转告她。
  打完电话,龚云烟把梦雪从床上换的床单拿到楼下,院里是洗衣服的地方,她把床单扔在盆里,用冷水泡着。久久和翠娥正忙着,她没加入。云烟上楼来到书房,书房本是柳雄飞看书写写画画的地方,现在,成为他的卧室,被子整齐叠着放在沙发上,象锥子扎进云烟的心,心口窝刺刺的疼,云烟找来抹布,擦净桌上的灰;书柜里有几本摊开的书没合上,云烟想起母亲的书柜,常常有几本这样摊开的书,那时,父亲很少来母亲的房间,母亲许多日子以书为伴,父亲和姨太太混在一起,母亲也许认识到自己的悲剧是读书造成的,所以,她不让云烟接触书,不让她认字,可是,柳雄飞并不因为云烟不看书不识字而亲近她,如果龚太太知道这点,她会怎么想呢。
  命运,偏偏与这娘俩作对。
  书柜旁有个衣帽架,柳雄飞的军装挂在上面,龚云烟拿下来,掸掸上面的灰尘,挂回去时,发现胸前的口袋鼓鼓囊囊,她想抚平,发现里面装有写满字的纸张,云烟看不懂,折叠平整放回去,龚云烟心上心难以安宁,觉的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她喊来柳久久,把写满字的纸让柳久久看,柳久久看完,问龚云烟:你们认不认识叫宋老师的女人。
  龚云烟:她是梦雪的钢琴老师,怎么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