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八十九章 孽缘

第八十九章 孽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走出闫凡宇家,宋小娟以冲刺的速度奔跑,天气阴沉发闷,令人喘不过气。接着,风狂树摇,瓢泼大雨刷刷的从天空倾泻,地面很快湿透,宋小娟走在风雨中,闫凡宇退给她的信,她紧紧抱在怀里,为它们挡住风雨。
  宋小娟是孤儿,从懂事起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什么意思,在英国人开的孤儿院,她度过了童年,在教会开办的学校,她完成学业,18岁那年考上大学。
  管理他们的传教士老焦,非常严厉,立下多如牛毛的规矩,无论是谁,只要触犯,毫不留情。
  宋小娟受到的惩罚算的上多。
  宋小娟晚上尿床,小床上的席垫潮湿难闻,在每天例行的早操后,当着全体100多名孤儿,宋小娟被趴掉裤子,露出屁股,趴在一尺宽的板凳上,两只手为防止她挣扎,由17岁的宋刚抓住,宋刚虽然没长大成人,个头1米8,体重180斤,壮实魁梧,宋小娟的小手在他手里,犹如两只老虎钳,两只脚用绳子固定,老焦用量衣服的米尺,打她的屁股,
  老焦大喝:宋小娟。
  宋小娟不吭声,老焦的尺子加重,声音格外清脆,孤儿们鸦雀无声。
  老焦:数。
  宋小娟依然无声。
  老焦的木尺雨点般打宋小娟的屁股,宋小娟的屁股由白到红,由红到血糊糊。
  宋小娟不哭不叫不求饶。
  老焦越打越气,越气越打,直到他累了,方才停手:把她关进小黑屋。
  这顿饱打几乎让宋小娟丧命,事后,老焦日夜守在她跟前,悉心照料,宋小娟总算捡回命来,老焦没放过她,她在小黑屋继续被关,每天罚跪2个小时。
  那段日子,宋小娟的经历了恐惧、孤独、黑暗、无助,当然也有适应后的乐趣。
  宋小娟面对冰冷的墙壁,两只眼睛久久的睁着,累了,在墙角的床上睡去。日子,在漫漫等待中过去,她适应了一个人,白天,她仰起头看窗口射进的一缕阳光,在明朗的光柱中,美丽的光晕跳动着,宋小娟看着它慢慢消失;窗外的闪电、狂风、暴雨,在她听来是那么美妙,这些声音让她感觉她不孤独,她存在着。
  夜晚的宋小娟找到更多乐趣,月光来和她作伴,,偶尔看见天上的星星,她相信,有一颗星星属于她,要不然,星星不会让她看见。
  如果我是星星多好,从小小的窗户飞走,离开这讨厌的地方,再也不回来。宋小娟最难忘的一个晚上,空中有许多闪亮的小灯飞翔,他们一闪一闪飞进来,照亮了小黑屋,它们围着宋小娟飞,多年之后,她才知道,它们叫萤火虫,萤火虫的到来,为宋小娟的驱散黑夜的恐惧,那怕是短暂的瞬间,却在她心里留下对明天的渴望。
  宋小娟被放出时,不少孩子走了,这里的规矩,孤儿年满18岁可以离开。老焦根据他们各自的能力,为他们找到一份事做,剩下的路靠他们自己去走,更多无家可归的孤儿被送进来。
  宋小娟进入唱诗班学习,在这里,远离老焦。学圣经、唱赞美诗、学钢琴、舞蹈和文化课,生活枯燥单调更严厉,宋小娟因为歌唱跑调被掴耳光,她不停的反复唱,到音准为止;因为弹钢琴弹错音符被老师从琴凳上拎起来,把她的两只手往墙上拍;因为跳舞的动作不到位,被打脚面;因为和男孩子玩打针游戏,彼此往屁股上用手指当注射器,玩的很开心,被老师脱了衣服,用缝衣针往宋小娟的胸部、大腿上扎,宋小娟不叫不哭不讨饶,眼睛喷着火,盯着向她施暴的人,这样,更加引起打她人的火气,加深宋小娟皮肉上的痛苦。有一次,轮到宋小娟值日,不小心打碎了碗,管生活的老大妈,跑到管理员那告状,宋小娟被管理员拿柳条抽,宋小娟站着不动,由他抽,管理员下不了台,柳条抽断两根,她依然屹立不动,由此,宋小娟留下个犟娃绰号。
  在冷酷残忍的环境里,宋小娟长大了,因为从小接触的事情是学习,考大学名列前茅,那天,老焦来了,依然是在被他打屁股的操场上,孤儿院用热烈的方式为她举行送别仪式,宋小娟看见自己的当年,对那些没有父母,无家可归的孩子,她把想说的话都咽回去,头也不回大步走了。
  进到正规学校读书,她的优势很快显露,宋小娟课业优秀,她拒绝和任何人交往,独来独往,毕业后,应聘到幼稚园做音乐老师,肖志与宋小娟是同学,是在学校里唯一追求过宋小娟的人,自然遭到拒绝。毕业后,肖志消失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正在找工作,他向她示爱,她没说什么,肖志当时身无分文,宋小娟让他住进自己买的房子里。
  宋小娟的家,令肖志吃惊,从早到晚紧闭窗帘,没有光亮,即使晚上,也不开灯,最多点蜡烛照明,肖志非常不习惯,他去拉灯,宋小娟阻止他,宋小娟说,喜欢这样的黑。
  那段时间,宋小娟俨然成为家庭主妇,下班回来买菜做饭,两人有说有笑,肖志给他聊战争经历,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聊爱国主义学生运动,聊推翻帝制建立新国家的美好愿景,宋小娟听不懂,她从不关心她认为与己无关的事情。
  半年后,肖志找到工作,对方提供住处。周末的上午,宋小娟做了几个菜,买了酒。
  宋小娟:今天给你送行,这些日子和你相处,我很开心。
  肖志:我不会忘记你。
  两个人边聊边吃边喝,不觉的酒醉微酣。
  肖志说:我有个请求。
  宋小娟:说。
  肖志:你能不能拉开窗帘,让房间进点阳光?
  宋小娟:我不需要阳光,我这人见光死。
  肖志:你有点怪。
  宋小娟:黑暗是我的镇定剂,只有在黑暗里,我才能感觉到存在。
  肖志:为了我,试试?
  宋小娟摇摇晃晃起来:为了你,你算什么大鸟?
  听了这话,肖志也站起来:你说什么?
  宋小娟:你算个什么东西?
  肖志:你怎么骂人?
  宋小娟:我供你吃喝供你住,骂你,打你又怎样?
  这话令肖志不爽:你放心,我在你这的每笔花销都有账,我赚了钱会还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