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八十六章 较量

第八十六章 较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见赵妈出去,许莉娜关上门:怎么,栾馨她?
  阿伟不由的哽咽:没来得及,她死了。
  许莉娜松口气,假惺惺的:唉-----可惜,两条人命。
  阿伟想说出婴儿的事,见许莉娜转身拿起桌上的苹果,用小刀削皮。
  阿伟:可怜,连尸首都不知在哪?
  许莉娜:这么说,你去晚了?
  阿伟:我还没到地方,听见两声枪响,车子又抛锚,等我跑到地方,栾馨她------
  阿伟说不下去,心里正想着编排下面的情节,把婴儿的事隐去,许莉娜把苹果用小刀剜成小块,放在碗里,用牙签挑了一块吃。
  许莉娜:好了,阿伟,别难过,那是她的命,你也算尽了义务,不是还有我嘛。
  阿伟:是。
  许莉娜:你那个新片什么时候上映?
  阿伟:广告海报已打出,两天的票全部订完,导演预测,这部电影有可能破以往的票房记录。
  许莉娜:好啊,祝贺你,阿伟,好好干,我和孩子今后全仰仗你。
  赵妈敲门进来:许小姐,该吃饭了。
  阿伟起身告辞。
  一个星期后,医院里住进一位和许莉娜预产期相近的产妇,与许莉娜隔壁,身边有丫头老妈子,爱看热闹的赵妈跑去打探,回来对许莉娜说起产妇的情况,许莉娜闲的发闷,兴致勃勃的听赵妈讲:这位是阔老爷的小妾,看样子家里的钱花不完,一顿几十个菜,说是给肚子里的娃增加营养,啧啧,弄的和慈禧太后一样,真有钱啊。
  许莉娜听了觉的很有意思,想去见见这位阔老爷的小妾,赵妈也有这个意思,说,我去和她们说说,没多久赵妈回来:医生说,她身子弱,怕外人带进细菌,对大人孩子不好,还说,谢谢许莉娜的热心,赶明生产后,先来拜访她,听说许莉娜是电影明星,她既崇拜又羡慕,拿张帕子请许莉娜签名,这下,许莉娜的虚荣心完全满足。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50天后的夜里3点,许莉娜觉的肚子疼,以为是晚上吃的辣子鸡味道重,喊赵妈倒水,赵妈倒水过来,许莉娜喝完,继续睡觉,谁知,肚子的疼游丝样连绵不断,而且,越来越重:快喊医生。
  许莉娜被推进待产室,接着待产室又推进一名产妇。
  许莉娜的肚子开始痛,时而轻时而重,赵妈告诉她,肚子痛的轻,吃点东西,生孩子时有劲;痛的重,大口深呼吸,这样会减轻痛,宫口开的快,许莉娜弯腰扶着床,坐卧不安,走也疼,站也痛,感觉这刻时间过的特慢,房间里总是灰蒙蒙一片,医生隔段时间来检查,她不停的问赵妈:什么时辰?赵妈告诉她:上午8点、10点,12点,直到晚上11点,许莉娜经历了鬼哭狼嚎的挣扎,体验了娘奔生儿奔死的鬼门关,当她终于听到“哇”的哭声,昏了过去。
  许莉娜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发现躺在病床上,房间里很安静,她摸摸平坦的肚子,看看身边: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呢?赵妈,赵妈-------
  赵妈闻声过来:小姐,你醒了,你可醒了。
  许莉娜急切地问:赵妈,我的孩子呢?
  赵妈眼圈红红的,抬手抹起眼泪,许莉娜不顾产后身体虚弱,赤脚下床,双腿一软,坐在地上:医生,护士,护士,医生。
  护士跑进来:怎么回事?
  许莉娜瘫坐在地上,无力爬起: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呢?
  护士:对不起,许小姐,孩子生下来夭折了。
  许莉娜:夭折?死了?我的孩子死了,不对,我明明听见孩子的哭声,我听见孩子的哭声,怎么会,怎么会死了?
  护士被许莉娜的狂吼吓坏了,医生走进来:许小姐,你冷静点,你脑筋受了刺激不清楚,孩子在肚子里没了呼吸,可能与你之前作息时间没有规律有关。
  许莉娜发疯似的大叫:你撒谎,我听见孩子的哭声。
  医生:许小姐,我们很同情你,眼下重要的是养好身体。
  许莉娜心痛欲裂:孩子,我的孩子啊,我明明听见你的声音,怎么就死了,赵妈,赵妈。
  赵妈过来,坐在地上的许莉娜流出一摊血:血,医生,不得了,许小姐出血,大出血。
  原来,许莉娜的孩子生下来哭第一声的时候,被接生的大夫捂住小嘴,护士立刻给她注射了麻醉剂,孩子交给赵妈,赵妈交给等候在门口的隔壁阔老爷小妾十九姨太,她是从产床上跳下来的。她抱着孩子,走出医院,门口早有等候的汽车,汽车一路疾驶直奔机场,24小时不到,重庆机场,游军长亲自迎接十九姨太,两人把孩子送进蓉城最好的妇幼医院,交给大夫,这个时候,十九姨太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打开襁褓,满头黑发的婴儿皱巴巴的小脸红扑扑,小嘴张着四处找东西吃,军长急切的看裆下的东西,这一看不要紧,乐坏了,抱住十九姨太,在空中转个圈:我的个乖,你可为老子立下汗马功劳,走,我要为你好好庆功。
  驶往苏北方向的船在江上走了三天三夜,月儿从吊杆上放下,看守她的男人为她松绑,让她吃饭换衣服,然后,押着她在野草丛生的河岸走着。
  月儿;袁大哥,边大哥,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
  袁大哥:月儿姑娘,你别怪我们。
  边大哥:我们也是不得已。
  月儿:咱们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们何必赶尽杀绝呢?
  袁大哥:要不是我们念旧情,早把你喂了江里的鱼虾。
  边大哥:月儿姑娘,你别为难我们,前面到了和尚庄,皮带帮的帮主我认识。
  月儿:你们要把我卖了?
  边大哥:总比把你沉到江里强。
  月儿:求求你们,别卖我。
  袁大哥:你别不识好歹,跟着帮主吃香喝辣,这是你的福分,再说,帮主要不要你还另说呢。
  月儿愤愤地:你们是想拿我换银子,还说的这么好听。
  月儿拔腿想跑,哪里跑的过两个男人,再说,一连几天的折磨,她很快再次被两个男人绑住双手,到于大吉家时,和尚庄家家亮起了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