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八十五章 地狱

第八十五章 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佳因为梦雪去看兔妈妈,出去寻找梦雪,掉进无名湖身亡,周围的人和事改变了,柳梦雪甚至觉的身边的大人愈发古怪。
  柳雄飞从她失联一夜回来后没有主动和梦雪说过话;龚云烟把自己的嘴巴放在柳梦雪身上,柳梦雪的一举一动都要过滤她:
  早晨:你怎么这样慢,快去刷牙。
  洗脸要用温水,冷水洗脸皮肤会发黑。
  洗脸的热水要去厨房拿暖瓶,柳梦雪没理妈妈,直接用冷水洗脸,凉沁沁的,非常舒服。
  云烟去喊其他孩子。
  柳梦雪正在用卫生间,龚云烟粗暴的拍门:懒牛懒马屎尿多,一家人都等你。
  柳梦雪走出卫生间,龚云烟:看你,床上被子不叠,像团狗窝,快去叠好。
  梦雪看了挂表:我该吃饭了,要上学。
  云烟听到这话,火冒三丈:吃,你就知道吃,我叫你去叠被子。
  云烟转眼骂梦青,他洗脸时把脸盆里的水撒到地上,害的梦好摔了一跤,哇哇大哭。
  云烟:哭哭,哭,大清早,掉什么猫尿。
  梦兰打着哈欠,云烟吼她:快去洗脸。
  梦兰:妈妈,我不会洗脸。
  云烟:不会洗就不洗,
  梦兰委屈的想哭,云烟更加心烦:又哭,哭丧啊。
  这是柳雄飞吼过云烟的话。
  梦美摇摇的过来,:妈妈,拉粑粑。
  云烟见梦好在用卫生间:完了没有,梦好,快点,你掉到厕所里了。
  梦好正在大便,听到云烟吼,连手纸都没用,赶紧提上裤子跑出来,梦美还是没来的及,只听到噗呲呲-----梦美把便便拉到裤子里,梦美伤心的说:妈妈,粑粑拉到裤子里了。
  云烟的烦四处弥漫:你个砍脑壳的,哎呀,赶紧去蹲到,蹲到,梦雪梦雪------
  云烟的嗓门放大到最高分贝,刺耳,尖利,穿过每个房间,梦雪平时没叠过被子,庞大的被子又重,怎么也叠不起来,急的满头大汗,听见母亲吼,慌张的从卧室跑出,头碰到椅子角,痛的她眼冒金花,眼泪冒出来,这个早上,柳家的哭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夹杂着云烟的吼叫。大门外柳雄飞的司机小柏不停的看手表,他今天送完孩子上学要去送柳雄飞去政府开会,眼看时间到了,没见孩子们出门,他急的直摁喇叭,依然不见孩子,情急中,他留了字条,放在大门的插销处:柳太太,我去接柳长官开会,万分火急,对不起。小柏。
  等云烟和五个孩子赶火车样下楼出门,哪里有汽车的影子,梦雪发现门上的纸条,磕磕巴巴念完后:妈妈,小柏叔叔走了。
  云烟气的跳脚,口不择言胡乱骂街,领着孩子跑到街上准备打车,偏偏这么巧,早高峰,像是对云烟示威,连人力车坐的满满的。
  梦雪:要迟到,迟到了。
  梦青、梦好;我们也要迟到,迟到会在操场上罚站。
  云烟抱着梦美,梦美因为早上把便便拉到裤子里,被云烟打了屁股,一直不舒服,趴在云烟的肩膀上。
  查传理驾车送琳上学,琳吃着面包,发现路口站着柳梦雪和她家人:哥哥,哥哥,我同学柳梦雪和她妈妈,还有弟弟妹妹?他们在那干什么?
  查传理也看到她们,他把车停在路边,柳梦雪看见琳,高兴的对妈妈说:妈妈,这是我同学查琳,传理大哥哥。
  查传理对云烟说:柳太太,你这是。
  龚云烟不好意思的说:司机有事走了,我想坐车送孩子们上学,没想到,到现在没等到空车。
  查传理:快上来,可能挤一点。
  琳:梦雪,来,快来,我们俩挤。
  梦雪挤到琳的副驾驶,云烟和四个孩子坐在后排,云烟不停的向查传理道谢,查传理:不用客气,柳太太,我每天要送琳去上学,正好走这条路,你们搭个顺风车。
  云烟把五个孩子分别送到学校和幼儿园,感觉焦头烂额,时间到了上午9点多,她走在大街上,浑身酸疼,她明白,令她疲惫的并不是刘佳死后,身边没有帮手,柳雄飞写过信让老家的翠娥和柳久久赶紧过来。而是柳雄飞自从升职,地位变化人也发生了变化。
  上次两人因云烟晚上起来看孩子,柳雄飞嫌吵搬进书房睡觉,至今再没回到他们夫妇的卧房,白天,两人在孩子们面前,和睦恩爱,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关键是白天几乎看不到柳雄飞的身影,即使是周末,他借口开会工作繁忙不在家。龚云烟穿梭在孩子们中间,白天操心孩子吃饭穿衣,上学放学。晚上,老大老二老三的功课云烟要督促,柳梦雪练习钢琴,她坐在傍边看她练习到每天规定的次数,练完钢琴后写毛笔字云烟不能陪着,她要去看梦青和梦好,柳雄飞如果在家,他能管两个男孩,梦雪相对轻松些,云烟可以去带小四和小五,两个小的睡觉要全程看护,而现在,都落在她一人身上,连着几天,她睡眠极差,头痛,胸闷,心慌,总想发急,看那个娃都不顺眼,特别是梦雪,云烟觉的她不懂事,固执、犟嘴、不听话,犯嫌。
  龚云烟想的出神,听到嘤嘤的哭泣声,顺着哭声望,吃惊不小:栾梅栾红,你们两人怎么在这里?
  栾梅的双腿不需要拐杖了,整个人的个头上窜一截,她看见龚云烟,揉揉发肿的眼睛:柳太太,我大姐,今天要死了。
  栾红的小脸挂满泪水:他们今天要枪毙姐姐!
  龚云烟听到这个字眼,眼睛瞪的很大:什么?枪毙?你大姐?她怀着身孕?死了?小孩子家家,瞎扯些什么。
  在云烟眼里,栾梅是个敢说敢干的泼辣女孩,她爽朗利索的劲头非常象云烟小时候,眼前的栾梅,那双薄薄的眼帘下,两颗黑黑的瞳仁被哀伤的忧郁笼罩,偶尔能看见当初的锋芒。
  栾梅:有人告诉我们,今天能带见到大姐,让我们劝大姐听话,这样,他们就不会枪毙姐姐。
  栾红:二姐,我好怕。
  栾梅:不怕,有二姐在。
  龚云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时,过来两个穿军装的人,把姐妹俩抱上军车,栾梅:柳太太,再见!
  龚云烟可怜这两个孩子:等等,我也去。
  穿军装的兵问:你是谁?
  龚云烟:我是他们的邻居,两个孩子懂什么?
  穿军装的兵:邻居?我劝你少管闲事,你知道她们干什么去?
  龚云烟:知道,小孩子不懂事,我去劝劝她,也许管用,她还怀着身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