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八十章 坚贞

第八十章 坚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紫千红的春天,即将过去,落红的花泥渗进黄土;雪白的槐花、纷飞的杨絮,轻盈出一丝浪漫。栾馨拖着脚镣,隆起的肚子令她脚步蹒跚,戴着手铐的手尽量往肚子傍边放,唯恐碰着肚子里的宝贝,走出牢房,阳光射的她睁不开眼睛,她珍惜而贪婪呼吸着这一刻的新鲜空气,看见墙角有株牡丹,她不由停住脚步,只见牡丹,叶绿花艳,开的大气富丽,堂皇霸气,不愧是花中王。
  栾馨被带上囚车,后门关上,车里又黑下来,对面坐着两个押解他的那人和另外拿枪的兵。
  再次下车,栾馨穿过整洁宽敞的大院,古木参天,树下有石桌石椅,远处几辆军用汽车,栾馨意识到,这个地方不是常人能来的。
  长长的走廊滑过她的脚镣,又是地下室,只有这种地方能掩人耳目,无论发生任何事,只有当事人和抓他的人知道。建造这种地狱般的建筑师是高明的,下去的梯阶很陡,栾馨注意到,石板的楼梯边沿磨的溜圆,看来不少人从这里走过,栾馨的手铐换成镣铐,下梯阶时可以保持平衡。
  梯阶低层,栾馨感到阵阵潮湿的凉气,两边是隔断成笼子样的房间,铁门封闭,上方留有方形小孔,栾馨走进为她打开门的牢房,便被人架起胳膊,放在长凳上,双腿平起,她带镣铐的双手被反绑在木桩上,双腿被牢牢绑住。
  这时,牢房里的灯开的雪亮,栾馨适应片刻才睁开眼睛,几条赤膊大汉站在面前,狰狞凶恶,虎视眈眈,盯着她。
  栾小姐,本来想等你休息后咱们再开始,不过,我改变了策略,咱们来个速战速决,我们都不喜欢这个地方,对吧,栾小姐!
  请你来是想了解你爸爸栾老板的去向,如果我们合作愉快,我保证你获的自由,正常生活,怎么样?
  我爸爸?他突然失踪了很久,我也在找他。
  你是他大女儿,爸爸去哪里,不和孩子交代,这好像不符合常情,是不是?
  我真的不知道,他带走家里的钱,还有我和妹妹挣的钱,不知道去了哪里。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
  这么性急,栾小姐。你聚众私会,结党反动,这是事实吧!
  我是做衣服的裁缝。
  你爸爸在南京从事地下活动,你会不晓得!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是做衣服的裁缝。
  现在,明白为什么请你来了。
  沉默中,每个人眼里发出狼的绿光。
  说吧!
  什么?
  栾老板在哪?到你家私会人员名单!其实,我们什么都了解,不过要看你老不老实,你该懂的,与我们对抗是什么后果?
  栾馨心想,这是在诈她?还是他们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带她来这里的那人开口说话:那,只好对不起。
  大汉拿起一块木板垫在她绑的笔直的腿下,疼痛强烈袭来,栾馨禁不住叫痛,说:我真的只是会做衣服。
  加。
  痛,从栾馨的双腿灌满身体,她紧咬牙关,冷汗渗出:我只会做衣服。
  继续加。
  栾馨的汗珠凝固成黄豆大,腿骨,犹如被锐器敲击,她仿佛听见骨裂的声音:我,我只会做衣服。
  栾馨的意识渐渐模糊,脑海里翻涌出杂乱的噪音,眼睛,紧紧的闭上,以此减缓疼痛;她觉的要昏死过去,耳边响起亲切温和的声音:栾馨,说出来,受这份罪,何必呢?
  多么熟悉的声音,她张张嘴,说:好,我知道的,我都说,只要放我出去。
  疼痛再次袭来,她的身体猛然一抖,睁开眼睛,眼前真的出现熟悉的面孔:啊,老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