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七十二章 拉魂

第七十二章 拉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运河旁,茅草连绵,芦苇丛生,水鸟拍翅,羊群成片,运河里运输的船经过和尚庄,一准停下,船上人会选择上岸,这里有乡村集市,去买些食物,在周围转转,看看新鲜的风土人情。和尚庄莅临运河,不远处是个港口,许多煤炭,木材等物质从这里运走或运来。
  河岸边,皮带帮帮主于大吉,与他的兄弟们悠闲行走,他带着墨镜,看见的天空阴暗灰淡。脚下踩的茅草齐腰深,两个大汉手拿镰刀在于大吉行走路前面开道,草里的小动物惊的四处逃窜;一条花蛇腾起身体,飞快的往前滑行,说时迟那时快,在于大吉身后紧跟的发根跨出箭步,用手卡住蛇的七寸,蛇的尾巴挣扎着,发根用门牙切开蛇背,吸吮起蛇血,蛇痛苦的扭着尾巴,发根吸净花蛇的血,蛇不动了,发根做个扔铁饼的姿势,那蛇在空中漾起一条椭圆的弧线,掉进涛涛的运河。
  徒步拉练,是于大吉这帮人的乐趣。既能锻炼腿部耐力,又能练习打猎物的功夫;前面有只野兔,受了惊,快速奔跑,只听“啪”的一声,弹弓射出的石子横空出世,野兔还没反应过来,弹弓手飞样跑过去,擒住兔子,拎起后腿,往地上猛摔,兔子晕厥,弹弓手把野兔扔给拿着口袋的人。
  于大吉:好样的,你们近来功夫都有长进。
  发根:这要亏吉哥教的好。
  于大吉:那批煤炭生意,谈好没有?
  发根:三天后签字。
  于大吉:这种事,尽快不尽慢,免的夜长梦多。
  发根:知道了,吉哥,今晚我再催催。
  一行人沿着云河跋涉,被砍到的茅草,被于大吉踩过的地方,形成了路,茅草里时时露出土坟,负责开路的大汉绕过去,遇到尸体,于大吉双手合十,念句阿弥陀佛!
  尸体多是小孩子,乡村生存条件有限,生出的孩子要存活下来,全靠自己的命硬。不知道什么原因会导致小命呜呼。按照当地的风俗,小孩子死了不能埋进老林,只能扔掉,运河边人烟荒芜,死孩子多扔到这里,成群的野狗,水鸟,过路的秃鹫老鹰,会把这些尸体处理的干干净净。
  于大吉绕过一个小孩尸体,问:晚上戏班演出的事搞没搞好。
  发根:我们出来的时候,弟兄们在搭戏台。你的行头给你准备好了。
  于大吉是个戏粉兼票友,今晚请了戏班,他不会放弃上台过把瘾。
  看着太阳当头晒的人发晕,兄弟们蔫的象发了瘟的鸡。
  于大吉:对弟兄们说,散了,自由行动,晚上回庄子看戏,告诉他们,在外面管住酒管住裤裆,不要给我捅娄子。
  发根:是。
  汤老烧睡到日上三竿方才醒来,本来还想赖会,想起昨天猴子托付的事,不敢再睡,急忙起床,梳洗完毕,带上丫头小春,骑上毛驴出发。
  出了城,春风拂面,吹的人心情舒爽。一望无际的大平原,黄土肥沃的要流出油,汤老烧是乡下人出身,知道这个季节农民开始种棉花,一株株的棉花苗要种的疏密有间,如果彼此距离太近,容易不透风,棉花的生长受到影响,到收获的时候,棉花要减产,那时,会后悔不用心种苗。
  路边栽了桑树,挂满桑葚,红的透亮,青的绿茵,紫的饱满,正是采桑养蚕的季节,不少农人在采桑叶。汤老烧的毛驴走过树下,她忍不住摘了几个,递给小春:吃,这时候的桑果味道最鲜。
  认识汤老烧的小伙喊道:汤大娘,你又去接谁家的妮进窑子?
  汤老烧不客气的回敬:你要是眼红,用把杀猪刀阉了,明儿接你。
  小伙果然脸红不吭声,大叔说:他大娘,他嫩的爬不上竿,换上我,保你满意,哈哈,哈哈哈。
  汤老烧把桑葚放进嘴里,嚼的满口麻黑,水汁直流:把你个老茄子扔进粪坑里,连蛆都不会栱你,做你的大条梦,好好当你的农二哥吧。
  一辆辆拉煤的卡车驶过公路,石子在轮胎的碾压下四处翻滚,很多地方坑坑洼洼,卡车过山车样颠簸歪歪斜斜往前走,胆大的男人、孩子、女人在卡车后面趴着车厢,爬上煤堆,用手或拿着的钩子飞快的把煤往下扒,煤撒了一路,卡车的速度要加快的时候,他们立马从车上跳下,他的配合者,正用双手把地上的煤往筐里放。
  汤老烧看的害怕,爬车的小子他认的:金牙,你作死啊,当心车轱辘碾了你。
  金牙看到汤老烧,嘿嘿:大娘,又去买穷人家的小妮?
  小春说:你胡扯啥,你家有小妮卖啊?
  金牙看见小春:我家没有,大娘,帮我找个媳妇吧。
  汤老烧:你个没扎毛的生瓜蛋子,好的不学,学会吃豆腐,当心,老娘让你这辈子打光棍。
  金牙:不敢不敢,大娘,小春姑娘,去我家喝碗热茶,再赶路啊。
  汤老烧“这还差不多,今天要赶着过河,有空再去。
  渡口。
  汤老烧和她的毛驴占满了小船,只能专送她们过河,驴和汤老烧很默契,是头不一般的驴,它站在船上,傲然挺立,并不惊慌。
  摇船的老伯,:哎呀,你这头驴,要成精了。
  汤老烧:什么意思,
  老伯:都说笨死的骆驼犟死的驴,你这头驴倒是养得活泛,机灵如你,你可真是个能人。
  汤老烧:这驴嘛和人一样,从小要调教,是不?不调不教,它就真是个驴,被自己搞死,调了教了,驴也是很聪明的。确实能成精的。
  老伯被他说笑了。
  过了河,穿过茅草地,来到和尚庄时,早过了饭点,看见戏台周围有树,小春牵了驴过去拴在柱子上,地上长着青草。
  小春拿出自带的干粮,汤老烧:不吃啦,赶紧去通报于大吉说大娘来了。
  小春应声正要去于大吉家,匆匆赶来的发根喊住她,汤老烧见是发根:啊呀,发根,正念叨你,你就来。
  发根:大娘,什么时候到的?咋不打个招呼,我去接你老。
  汤老烧:熟门熟路,接什么,有阵子没见你们帮主,找他谈点事。
  发根:你的事今后再谈,你马上回去。
  汤老烧:什么事?
  发根:我们帮主今晚要登台唱戏,派我去接他的九朵花,正好你来了,劳烦老人家跑一趟。
  汤老烧心想不好,先前想好的托词一慌不知去了哪里。
  发根见她踌蹴,以为她不想去:这样吧,让小春去回个话,说小春代表他娘来看帮主,改天登门邀请再聚,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