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七十一章 对手

第七十一章 对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猴子接过王化儒递来的两根金条,梦幻一样,双脚离开了土地,飘然在云层里,心花怒放啊。今天算是遇到财神爷爷了,回到客栈,马上召集全体员工,以隆重的仪式,叩拜财神爷,接着训话:咱们客栈迎来一位大贵人,这位贵人名字叫沙和尚,不对,他姓沙,沙老爷沙大爷沙爸爸,总之,是我们的大钱袋,大家要好生侍候,让他长期留在这里,大家精神点,谁要让沙老爷不痛快-------
  满身伤痕的荷花被人架过来,大伙吃惊的看着她,她的衣服因为抽打,已经烂成条缕状,露出的皮肤血淋淋的,她耷拉着脑袋站立不稳。
  看见没,这是让沙老爷不爽的下场,如果不是我跪下给沙老爷求情,荷花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荷花,是不是!
  架她的是两位妇人,顺势让荷花跪下,可怜荷花那里跪的住,冬氏道:老身替荷花谢谢侯老板。南氏扶住荷花道:老身也替荷花谢谢侯老板关照荷花。
  猴子:冬氏、南氏,你们两人,负责养好她的伤,教她长点眼劲,下次可没这么运气,就是打死她,不过碾死只蚂蚁,把她爹娘叫来,老人家的话她总的听吧,这样的话,会砸了我们的饭碗,大家都没好处,去吧。
  荷花被架出去。
  猴子:丁总管听着,清明节马上到了,放一天上坟假,大家总要去看看先人的。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喜悦的神色。接着的日子,猴子果然成了猴子,各处窜来跳去,为九朵花成为王化儒的女人艰辛奔走。猴子做事向来以精明、手段、高效著称,这次更不例外。九朵花的事情可是道难题,她身边男人不计其数,猴子也在其中,大家相互合作、各取所需。他派人请来九朵花的妈妈汤老烧,汤老烧个头不高,腰杆常年不好,无法挺直,只好弯着,因为用脑过度,头顶上的头发掉成溜冰场,白生生发光,为了弥补这缺陷,她带上假发,烫了时尚的大波浪,柔软弯曲的头发让她看起来像个女人,汤老烧不穿裙子,喜欢穿身红色的稠衣裤,连鞋子是红色,绣满盛开的红花,双腮涂满胭脂,活像下锅煮熟的老龙虾。
  汤老烧听说九朵花吃顿饭,成了比男人的妾:有这样的事?
  猴子:人在我哪儿。
  汤老烧:还有没有王法?啧啧啧,我把女儿好容易养这么大,不吭不哈,我这当娘的什么还不知道,怎么,就嫁了汉子?我要告官。
  猴子拿出一沓钱:王法倒是有,看你守不守。
  汤老烧拿起钱,哗啦啦甩开合拢,改了口:老板,我这边倒是好说,不过,九朵花的老相好可是不好惹的主。
  猴子又拿出一沓钱:这可要看娘的手段了,再说,你那的女儿有的是,九朵花的事成了,你说,我能忘记你?
  汤老烧重复她的数钱流程:他的老相好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皮带帮帮主,我丑话说在头里,我舍了这张老脸只能试试,成,咱们皆大欢喜,不成,侯老板。钱,我可是不退的。
  猴子:哪里话哪里话,孝敬您老人家的钱,我怎么还能要呢?再说,由您老人家出面,咱这苏北地,哪有搞不定的事。九朵花在这住着,我可是按天给您算着她的身价呢。
  汤老烧:女儿要嫁人,不能这么遮着掩着,是不是?怎么着,也的走个过场呗!
  猴子:当然,只要九朵花身边的男人不来找麻烦,剩下的事情好办。
  汤老烧:侯老板,你难为死我了。
  看她走远,猴子骂:老骚婆,贪这么多,不怕噎死。
  事情开始进展,猴子还是满意的。王化儒交代的另外一件事,可不太好办,寻找小裁缝,白脸,偏瘦,40多岁,说话带上海口音,奶奶个熊,苏北这地,周边好几个县,找这么个不起眼的人,比大海捞针更难。问题是这根针还没确定在大海,说不定这个南蛮子根本不在这里,算了,别烦,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猴子找到当地警察署,他有位朋友在那当差,他先是客气的说最近食府推出特色美食,铁板烤鱼,请他和兄弟们去尝尝,然后,请他帮忙,找个小裁缝,皮肤白净南方口音,40多岁的蛮子。
  苏北人管长江以南的人叫蛮子,因为他们说话很快,难以听懂。
  这可难了,没名没姓没图片,只凭这个,候老板,你玩我。
  猴子依然走自己的套路:你感到为难,我找别人去,你知道我从不会让和我合作的人吃亏。
  侯老板的为人我当然知道。
  既然这样,晚上来周家食府,带上弟兄们,人多力量大。
  不好意思,让你破费。
  应该的,谁让我给你添麻烦。
  晚上,这帮人准时赴宴,猴子亲自作陪,挨个敬酒,编了逼真的寻人启事:受人之托,在车站走散,信息就这么点,相信大家的能力,有了线索,不会让大家白白受累,喝酒,酒壮人胆,这伙人拍胸发誓,喝的兴致高涨。
  朋友名叫歪子,不过,他长的其实很周正,他奶奶说起个丑名好养活,猴子说:歪子,这么多,你了解哥哥,从不轻易开口,
  歪子:兄弟我一定尽心尽力,喝。
  猴子:干了,干了,感情深,一口闷。
  要说这酒,确能巩固人的感情。
  猴子连续几天奔波在外,凡是他能找到的关系,都打了招呼,腿快跑断了,晚上去澡堂子泡澡,躺在温水池里,闭着眼睛,想着这个小裁缝究竟何许人也,让这个恶煞般的人物下这样的本钱,转而觉的自己无聊,管什么闲事,他出钱,我出力,找到人,交给他行了。
  猴子不知道,他忙的不可开交,王化儒没闲着,身边有个九朵花,做起事情多些情趣。前些日子,王化儒没少受罪,说他在地狱里转一圈,也未尝不可,那种鬼地方,那样的经历,凡是正常人撑不住几个小时准崩溃,更不用说,他过五关斩六将,才冲杀到今天
  老鹰这帮犊子,哪是人,是在人间游荡的妖魔鬼怪,专门干害人的勾当,王化儒没有更多的选择。有时,他担心他的老母亲,想起来后悔,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老母来南京,不过,母亲的防卫能力比较强,只要她身体不出状况,她患有严重高血压,头晕,厉害的时候不省人事。是能脱身的,老婆和孩子,只能看他们的造化。凭着经验,王化儒根本不相信老鹰答应他的话,想起家人,王化儒懊恼,没把他们安排好,老鹰这帮不是人的东西,尽做鬼鬼祟祟的勾当,他已经顾不上家人,眼下,能留条命算不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