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六十九章 燃烧

第六十九章 燃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艺术学校的琴房里,惠子正上小课,老师是法国人,卷曲的黄头发,头顶上方高高撅起的小辫,鸡毛毽样张扬,每次见到他,惠子会暗暗发笑,他确实象鸡毛毽。
  市区将举办的五月名媛大赛艺术节,惠子演奏两首曲目:埃尔加的
  爱的致意和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今天的惠子,总不在状态中,连
  鸡毛毽说话的声音都象弥漫的雾,遥远而模糊,有几次,惠子的眼珠
  几乎不转动,鸡毛毽连喊她好几声,惠子才从游离中回过神,鸡毛毽
  火了,用小提琴的琴弓敲惠子的手指,惠子:对不起,老师。
  鸡毛毽接着讲,手腕运弓的力度用大臂带小臂,把乐曲中的装饰音表
  现出来,惠子盯着乐谱架上的五线谱,那些五线谱化作查传理英俊帅
  气的脸,她痴痴的看着,鸡毛毽演示完毕,见惠子仍在神游,气的他
  用琴弓狠狠朝惠子的头上敲去,因用力过大,只听,啪嗒,琴弓断了,
  鸡毛毽火了,要知道,这把小提琴是他从法国带来的,价格不菲,是
  他最喜欢的一把琴,鸡毛毽暴跳如雷,他放下小提琴,把惠子的小提
  琴狠狠顿在一边,两只大手抓住惠子的头发把她拖到墙边,给了她两
  巴掌,惠子忙鞠躬:对不起。惠子的脸火辣辣的,沁出了血,她很快
  擦掉,想快点去拉琴,鸡毛毽不放过她,又给了她两巴掌,惠子再次
  说对不起,鸡毛毽说了句英语:现在继续。
  接下来的半节课,惠子没跑神,下课时,鸡毛毽余努未消,没有搭理惠子的道别,拿起敲断的琴弓走了。
  惠子默默把小提琴放进琴盒,斜背着独自走出琴房。学校的操场上很热闹,篮球场上有群奔跑的男生,他们精力过剩,吼声震天;翩翩起舞的舞蹈班女生;多声部的男生小合唱练习;学乐器的学生本来就少,坚持学下来的女生就更少。惠子穿过校园,从他们身边走过,心中十羡慕。十几年,惠子这么孤单的一人上学,放学。
  卡尔先生在她很小的年纪便训练她独立生活的能力,三岁的时候帮助卡尔洗手帕、袜子,年龄稍大,开始洗衣服,拖地做饭,出门买东西,俨然成了卡尔先生生活上的好帮手,卡尔先生对她很严格,凡事不说二遍,卡尔先生交代她吃的面包要敷上黄油,惠子忘记了,卡尔拎起她,让她站在高高的椅子上,她吓的哇哇直哭,卡尔先生用衣夹夹住她的嘴,她哭不出来,直到她不发出声音了,卡尔先生抱下她,她的小嘴肿的老高。惠子养成了对卡尔先生的指令准确快速的执行力。
  6岁时,卡尔先生送她去读艺术学校,请最好的老师教她小提琴,卡尔先生本人是小提琴爱好者,只要有空,会检查惠子学习过的练习曲,卡尔先生对小提琴的熟悉不比鸡毛毽差,他能听出曲目的音准,每小节的间隔,力度的强弱,乐曲情绪的表达尺度,惠子只要拉错,卡尔先生专门准备了木尺,为了真正惩罚到她,卡尔先生把惠子的双手放进两个固定的木制孔内,用细线绑住惠子的两根拇指,这样,惠子的手无法躲闪,卡尔先生逆袭中国式打手心法,卡尔先生专门打惠子的手背,据他说,打手心仅仅是手痛,打手背是钻心的痛,惠子起初哭,卡尔先生讨厌孩子哭,用木尺打她的嘴,嘴边的肉更娇嫩,更痛,惠子忍住痛不敢哭,每次被打后,卡尔先生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惠子:先生该打我。
  卡尔先生的木尺再次打她的嘴:记住,这不叫打,我怎么会打你呢,这叫惩罚。
  惠子:是,惠子错了,先生应该惩罚、
  卡尔先生:如果不是我,你早是你爹妈身边的小鬼了。
  惠子:是,卡尔先生是惠子的再生父母。
  惠子上学后第二年,卡尔先生得到继续在华任职资格的通知,并且得到升迁,他从北京路西的别墅里搬了出去,惠子独自住在里面,那天,她开心的大哭,和卡尔先生在一起,她连哭的权利都没有。
  艺术学校的学生分文化和专业两项科目,惠子的文化、专业成绩在班级均遥遥领先,这使她孤独没朋友,没有人愿意接近她,她习惯了独来独往。
  惠子的家离学校不远,大约公交车1站的距离,这是她每天的美好时刻,看街上的行人,看路边的树木,可以买碗小面开心的吃,她吃的很慢,尽量晚些回家。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回家,都是她一个人,楼上、楼下、院子、地下室,那么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别墅周围有其他别墅,惠子因为上学,没注意隔壁有什么人,家里每个地方转了许多遍;楼上有架从法国运来的蓝色钢琴,色彩高冷大气,卡尔先生有兴趣的时候弹一首家乡的民歌,惠子也很想去摸摸钢琴,但终于没敢。
  惠子走出学校,路两边的树叶繁茂翠绿,女人穿上了的短袖旗袍,女学生的麻花辫盘在头顶,穷人把穿了一冬的棉衣拆开,抽出里面的棉花,做成夹衣以应付渐渐暖起来的天气,这样,这个季节不用添置衣服,便能应付过去。空中飘起飞絮,雪花样轻盈。
  惠子背着小提琴正走着,一辆小车停在她身后,啊,正是查传理,惠子的不开心立刻被融化,查传理从车窗探出头:惠子,放学了?
  惠子:是的,我刚上完小提琴课。
  查传理:你等我,我接琳放学,送她回家,再来送你。
  惠子简直受宠若惊:我等你,我等你。
  惠子的心揣进了小兔,撞击着胸膛,她兴奋的无法安静,她看看周围,有个卖女人服装的橱窗,她跑过去对着玻璃,照着里面的影子,发现头发刚刚被鸡毛毽抓的有些凌乱,该死的鸡毛毽,她在心里骂。她用手指梳整齐,左右照照,扯扯衣服,皮鞋上的灰尘,脚背对脚面相互搓搓,继续美美的照影子。查传理的车已回到原来的地方,因为没看见她,查传理下了车,惠子跑过去,查传理:我还以为你等不及,先回家了。
  惠子:查少爷,我请你去我家玩。
  查传理:好啊。
  惠子上了查传理的车,惠子想坐在后面,查传理指指身边的位置:你坐这,好吗?
  惠子激动的眼泪几乎出来:好,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