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六十八章 童贞

第六十八章 童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夜傍晚,一阵冷风,春雨潇潇,天气骤然寒冷,雨水打在院子里的梧桐上,噼噼啪啪到滴滴答答。小白楼被冲洗的更加洁白高雅。但见樱花凋谢,桃花嫣红,粉洒黄土,玫瑰袭来,绿茸茸的草坪青翠欲滴;卡尔站在二楼大厅的窗前,看着这一切,隔窗都能感觉空气的纯净,他打开窗户,一阵清凉的风吹来,舒畅而柔腻,滑过他的身体,他发现,小白楼周围的院墙被爬山虎覆盖,犹如绿色的毯子,这爬山虎的植物,攀援生长,适合种植在高墙下,令人赏心悦目。
  卡尔先生对近来的事情很满意,特别是为惠子介绍的这门亲事,自己年事已高,说不定哪天回国,早点安排好惠子,了却一桩心事,他做了几个深呼吸:下步和查先生商议,把两个年轻人的事举办个订婚仪式,如果能很快举行婚礼,这是卡尔最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样,对惠子来说,有个圆满开始的人生。想到这,卡尔先生准备去院走一圈。然后吃早餐。
  卡尔先生这边美滋滋的回味这件得意的事,却引起另外几人的震动。
  外交官与夫人赵岚,好几天都在议论这事。他们坐在自家院子里的藤椅上,玲珑的小花园,搭了园型花架,开满紫色白色的藤蔓花,小鸟来回篍萩的歌唱。
  外交官:卡尔先生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
  外交官流露出不安,对盎然的春天仿佛看不见。清晨,天微凉,赵岚披了件外套,她仰脸看着高大的梧桐树,外交官打了个喷嚏,啊切------侍者拿来外套,赵岚眼睛没离开大树:刚刚让你穿上外套,你不听,看看,受凉了。
  外交官把外套穿上,顺着赵岚的目光,远处飞来的小鸟,尖尖的喙衔着树枝,绕着树飞了好几圈,找到绝佳位置,把树枝摆放稳当,然后,飞走了。
  这只小鸟要在这棵树上搭窝安家。
  外交官: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嘛。
  赵岚:是呀,谁不向往好的生活,卡尔先生的做法没什么不妥。
  外交官:照你这样说,我们和日本人联姻,是件好事?
  赵岚:惠子是个不错的女孩,咱们的儿子和她算是高标配,凡事有得有失,她是个孤儿,卡尔先生把她养大,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没有根基,和我们三观不同,不过,她是在中国长大的。
  外交官:还有,我骨子里不喜欢日本人,你知道,抗战虽然结束,但是,他们在中国,特别是在南京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看到她,这心里,不舒服。
  赵岚:如果这样,拒绝卡尔先生好了。
  外交官:我和卡尔先生私交很好,我担心因为这件事会影响关系。
  赵岚:我看未必,卡尔先生公私分明,这也是你行事的作风,不能凑乎。
  外交官夫妇讨论着这件事。早起晨跑的查传理心情失去平静,本来与柳梦雪的关系还没梳理清楚,又来个惠子,本来他对这件事不感兴趣的,完全为了遵循外交官的需要,外交官自他小时候便是他的榜样和导师,他的人生路都由外交官安排和规划,在外交官兼父亲的羽翼下,他一路顺风,走进青春,继续他的学习生涯,用两个字形容他的人生:顺利。
  下雨后的马路,地面潮湿。前面有个小公园,他跑进去,里面人不多,有吊嗓练声的戏子,有下腰踢腿练武功的少年,象他这样跑步的人不多,从小学开始,查传理有晨跑的习惯,虽没有天天坚持,也没放弃,他喜欢用这种方法对付情绪的不安,跑到满身大汗,回家冲个澡,人立马精神舒爽。
  一弯小湖,湖水清澈见底,三两块怪石,潮湿的泥土里野花连成一片,有衣衫褴褛的女人挖野菜。
  查传理跑累了,慢慢走着。
  烦恼带着惠子走进他的内心,如果说柳梦雪是情窦未开的花蕾,他要静等花开;那么,惠子是绽放的花蕊,神秘动人,起初,查传理为了柳梦雪抵制她,上天好像捉弄人,把她们同时放在天平上,偏向柳梦雪的天平被惠子加码,查传理越拒绝,惠子越加码,直到把柳梦雪从天平上甩出去,查传理再也无法平静,他承认,对惠子的钟情源于惠子比柳梦雪懂他,这是他的直觉。
  惠子是被露珠浸润过的花,在查传理爱的心灵里盛开,不可遏制的蓬勃出美丽的风景,当他看见惠子把小提琴扛在肩上,拉出第一个音符,美妙的琴声,似三月春风,似四月艳阳,启动了他的春心,有股暖流牵引他,沉醉而愉悦。
  查传理神思缥缈的走回家,家中不见人影,仆人说先生太太出去拜访客人;小姐去玄武湖划船;他们很快乐,这个家只有他烦恼的要了命,查传理想。冲了澡,吃完早餐,躺在床上,睡个回笼觉,醒来后,舒服许多,他决定去找林迪。
  林迪正用力扛着箱子,吃力的爬楼梯,自从查传理帮他找了这份在书店卖书的工作,他暂时有了栖身处,书店规定,三年学徒,四年转正,学徒期间薪水不高,但林迪很满足。有饭吃,有地方睡觉,有书看,还可以趁空画他的画,最高兴的是,他把第一个月的薪水拿出多半跑回家双手交给父亲,父亲常年苦楚的脸终于露出微微的和悦,黝黑、骨头、青筋暴突的手迫不及待接过林迪递来的钱:好好好。
  转身对林妈妈说:快去,快去,打碗酒,弄菜,我儿子挣钱了,我要喝两杯。
  林妈妈:有钱就喝酒,留两个今后给儿子娶媳妇。
  林父:你这娘们,啰嗦什么,养你们这些只知道吃饭花钱的货,我倒霉透顶。知道每天我多辛苦么?现在,我儿有出息了,儿啊,以后不用老子的钱了,好好。
  看着父亲轻松的脸,林迪有偌大的成就感:爸爸,我以后会挣很多的钱给你。
  林父:好啊,儿子。
  爸爸把剩下的钱用肮脏的报纸包了几层,小心掖在怀里,拍拍儿子的肩:来,陪你老子喝酒。
  不啦,爸爸,你自己喝,我要去上班。
  小弟和小妹眼巴巴看林迪来,林迪走,林迪心中愧疚,怎么没想到给他们卖点吃的回来,他蹲下,一手楼小弟,一手楼小妹:乖,听话,下回哥哥回来给你们买糖吃,小弟和小妹高兴应着,出去玩了。
  走出家门,林迪从没这样扬眉吐气。天空晴朗,阳光灿烂,原以为爸爸会埋怨他私自退学的焦虑死个精光光,他无限自信的挺起胸膛,终于为自己能决定了人生之大事的豪气骄傲一把,父亲的态度提醒他,他只有挣更多的钱,爸爸和妈妈还有小弟、小妹才能有好日子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