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六十七章 阴谋

第六十七章 阴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伟见栾梅挡住自己的去路,心里暗暗叫苦,上次的城墙事件,他真怕了这个敢说敢想又任性的倔强女孩,眼下有更重要的事,他告诫自己,不能硬碰硬。
  阿伟马上现出亲切的笑容:栾梅,你看上去,好多了。
  栾梅没吭声。
  阿伟接着说:我早想去看你,实在脱不开身。
  栾梅冷笑:不是脱不开身,是被骚狐狸缠住吧。
  阿伟:你说莉娜,哪呀?
  阿伟轻轻抚住栾梅的手:我想为未来多攒点钱,许莉娜是最好的人选,你见过她的小洋楼吧,在南京城不数一也数二啊。
  栾梅用拐杖往他身上猛打,阿伟躲闪着:别这样,栾梅,你的身体刚恢复,别再犯,姐姐照顾你,很辛苦。
  这句话让栾梅停止打他。
  阿伟:以前,我答应过你,请你去吃鸭血粉丝,记得不?
  栾梅:我不去,我要你回答我一句话。
  阿伟:你说。
  栾梅:我和姐姐你选谁?
  阿伟:栾梅,别任性好不好,你让我难做,我现在娶了许莉娜,你千万别惹她,她若发火,我们都招架不了,再说,你姐姐怀了我的孩子,就是纳妾,也是姐姐在先,对不对?
  栾梅:我不管,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在这里等你,如果你敢不来,我会做出比上次更狗血的事。
  栾梅说完,架着拐杖走了。
  这丫头,疯了。阿伟无奈的摇摇头。
  阿伟很久没有如此轻松的走在街上,从前,为了生计奔波,每天走的来回自己都记不清,现在,常常坐车出行,匆匆忙忙,不晓得忙些什么。
  商家摆出冥钱、纸扎小人和冥器,阿伟记起,马上到清明了。每年清明,阿伟父亲会带全家人去城郊老林子上坟,顺便回趟爷爷家,阿伟家是南京老户人,这是家里每年的大事,他作为长子,是不能缺席的。阿伟想起自己的家,自从和许莉娜结婚,很少回家,他总安慰自己,忙完这阵再说。
  富贵门807号院,阿伟有段日子没来,走进院便发现有种空旷冷清的感觉,老辈人说,这样说明此地阴气过旺,有不好的东西逗留,他打了个寒噤。
  王化儒家门的封条特别显眼,窗台的砖墙,竟生出杂草,更添荒凉。柳雄飞的家门上了锁,靠墙的琼花树生气勃勃,绿叶繁茂。
  程子昂家大门紧紧关着,不知家里有没有人。奇怪,栾老板的家平时因为做生意都是大门敞开,这样,房间里光线明亮好做针线活,并且,招揽生意。
  大白天,关门干嘛?正想着,响起开门声,阿伟忙躲进到柳雄飞家的厨房,悄悄看见栾馨出来,警惕的看了看院子,阿伟看见她的肚子明显凸起,一会,几个庄稼汉装扮的汉子分别从屋里走出,消失在门口。这会的栾家,敞开大门,栾红拿出几件衣服挂在门口,当招牌。
  阿伟从厨房出来,喊道:栾红。
  栾红见是阿伟,高兴极了,阿伟哥哥-----大姐,大姐,阿伟哥哥来了。
  栾馨:胡说,他怎么可能来。
  当阿伟来到栾馨身边,栾馨猝不及防愣住:你,你来干什么?
  阿伟:来看咱们的儿子。
  听了这话,栾馨气不打一处来: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要点脸,好不好!
  栾红看他们两个吵嘴,拿起扫帚:你欺负我大姐,走,你走,快走。
  阿伟:别这样,栾馨,、栾馨,我有要紧事找你,是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
  栾馨:这孩子与你何干?
  阿伟:你听我说。
  栾馨伸出断了半截的手指:你害我害的还嫌不够,当真要把我们娘两逼上绝路。
  阿伟:我真是替我们的孩子着想,你为我想想,我有多不容易。
  栾馨:你这条负心的狼,我不想见到你。
  阿伟急了:我不是你说的那样,天底下比我更坏的男人太多了,栾馨,你知道,我爸爸每天拼命拉车,我妈妈节衣缩食,他们都是好人,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是,他们总是吃不饱饭,没有衣服穿,我小妹妹生病,看着发烧的她躺在床上痛苦的样子,我有多难过,我们想去看医生,可我们穷,拿不出请大夫的钱,穷人,因为我们是穷人,挨饿受冻生病瘟疫象苍蝇舔蜂蜜一样,紧紧跟着我们,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我不想让我的儿子过那样的生活,你懂吗?
  栾馨:我们是穷,没有富人们有钱,我们靠自己,有手有脚有手艺有力气,富人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贪慕虚荣贪慕小洋楼,你去你去你去,你不是不承认我们娘俩吗?告诉你,我想好了,等这孩子生下来,我,掐死他。
  阿伟听到这话,激动起来:千万别这样,栾馨,我是来认错的。
  栾馨更生气,跑进厨房,操起菜刀,对准自己的肚子:你如果再不走,我砍给你看。
  阿伟吓坏了,他怕栾馨真下手,那他真的前功尽弃:别冲动,别冲动,我走,
  他往门外退去,身体碰到柜子,柜子上的相框歪到,眼看滑落到在地,阿伟眼疾手快的接住相框,原来是栾老板的照片,他把照片放回原处,长叹道:唉,栾老板,你要是不走,也能替我说几句好话啊。
  阿伟的话引起栾馨的注意:要是不走?你知道我爸爸的下落?我爸爸去了哪里?
  阿伟发现自己说走嘴:我是说,栾老板要是还在这个家里,不会这样对我,会听我的解释。
  栾馨:我爸爸在哪?
  阿伟的冷汗冒出,一溜烟跑了。
  一连三天,阿伟惊魂未定。本想与栾馨,共同把自己的小算盘打圆,共同合作,为许莉娜顺利得到家产做好备胎,没想到挨顿骂,还不慎漏嘴给自己险些添麻烦,女人,你到底是个什么鬼?善于记仇,没有眼界。
  这天,阿伟在办公室无所事事,栾梅架着拐杖直接踱到他的办公室:阿伟,我来听你答复。
  阿伟早把栾梅那档子事忘到爪哇国,心说,我的小姑奶奶,你又来催命啊,女人,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他按铃喊来两个人,对他们耳语几句,对栾梅说:你先去等着我,我一定回答你。
  两人拖起栾梅便走,连拐杖都被扔在办公室,阿伟拿起拐杖,用膝盖一使劲,咔嚓,拐杖成了两半:你们这家人,全是我的克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