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六十六章 革命

第六十六章 革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踏上苏北的土地,王化儒竟然感到一阵落寞,他在车站附近找了家“迎天下客”住下,客栈老板长着一张让他看了忘不掉的脸。
  尖嘴猴腮也就罢了,那双眼睛却归类到猴子系列,咕噜噜不停的转,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刻。
  王化儒拿出两张面额不菲的钞票,放在桌上,猴子,王化儒这样形容他,他简直是猴家族繁衍的第n代子孙,猴子的眼珠围着钞票转了几圈:这位爷,现在这不太值钱了。
  王化儒拿起钞票,几把撕的粉碎,碎片忽散了一地,并用脚使劲腻了几腻:以你说,什么值钱呢?
  猴子被王化儒的举动弄的舌头伸出老长,赶紧倒上茶水: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别见怪,您若有吩咐尽管说。
  王化儒掏出烟袋,猴子认出是大烟,忙找火。
  王化儒:不用,我自己来,我还哪敢有什么吩咐!出去。
  猴子屁屁溜溜看了又看地上的碎片,狠抽了自己一巴掌,走出去。
  王化儒总算睡了个踏实的安稳觉,醒来时,天已黑透,这才发现,自己这觉睡的足有5、6个钟头,肚子饿了,咕噜直叫,他拉开门,发现猴子在门口打盹,见他出来,激灵后眼睛转着:爷,您醒了。
  王化儒被他吓一跳:你守在我门口干什么?
  猴子:你是我们店尊贵的客人,亲自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楼下准备好的洗澡水,水温正好,去洗个澡,然后,我带您去吃饭。
  王化儒打断他:好了,马上吃饭。
  王化儒发现,苏北的夜晚,戏院非常热闹,土豪财主,贵妇商人,结伴成双的去看戏,其他地方黑洞洞的,即使亮着光,也是绿豆样的光;巡逻的保安军,拿着手电,塔塔的走过,黑暗里忽闪忽灭的的光亮映照出窑姐的脸,看上去狰狞不堪,身上散出劣质的香水味,看见猴子身边的王化儒,上前来扯他,猴子:走开。
  窑姐嬉皮笑脸的:怎么,老板今天有贵客啊。
  猴子:别闹,这位客人还没吃饭。
  窑姐:上我这,给他吃个够,哈哈哈--------。
  转了弯,钻进巷,有家挂了灯笼的房子,院子里面的人列队等候,看见猴子和王化儒进来,齐声喊:欢迎光临。
  猴子陪着王化儒走进屋,里面只看见一扇扇门,猴子打开其中一扇,房间很大,十人左右的圆桌,摆在中央,迎面墙上是荷叶莲花图,艳丽芬芳,左边墙是当红女电影明星的美人照,右边墙是汉代煮酒的广告,偌大的酒瓶醒目诱人;美人美酒相得益彰。
  侍者摆好了六道凉菜,恰好是汉代煮酒。
  猴子:您上座,爷,我去后厨看看,今天让您尝尝我们苏北这地的几道硬菜,荷花,荷花-----
  荷花闻声过来,猴子:你侍候这位爷喝茶,我去看看菜,马上回来。
  猴子身轻如燕,走路不带声的去了。
  荷花蔓声莺语:爷,您这边请。
  王化儒:你叫荷花?
  回爷的话,是。
  眼前这女孩,二八年华,透着水灵,站在荷花前,俨然是朵盛开的荷
  花,名副其实。
  王化儒:今年多大了?
  荷花:15岁,爷,您请茶!
  王化儒:这饭庄也是你们老板开的?
  荷花:不,这是周大财主的食府。
  王化儒还想问,猴子窜过来:荷花,怎么不请爷坐下,无礼。猴子换副笑脸对王化儒:来,请上座,敢问爷有没有忌口?
  王化儒没听懂,荷花:我们老板问爷能不能吃辣?
  王化儒的笑声豪放粗狂:我连人肉都敢吃,嘿嘿。
  猴子:好,爷果然是位英雄。
  王化儒见盘盘凉菜有色、有相,吃一口,味道绵延清爽,猴子端起酒:乡下菜,上不的台面,来,爷,怎么称呼你。
  王化儒说:我姓沙,沙和尚的沙。
  猴子:从南边来?
  王化儒:我是东北人。
  猴子:稀客、稀客,我姓侯,大伙都喊我猴子。
  听到此,王化儒忍不住大笑一阵,猴子以为笑他的绰号:别看我开的客栈,平生最喜欢交朋友,男子汉大丈夫,喝酒交友抽大烟,这当是人生趣味。
  王化儒:你还真是个明白人,王化儒瞟了荷花一眼,猴子心神领会:我给你叫的九朵花,马上到。
  猴子:荷花,过来,给沙爷敬杯酒。
  荷花:我不会喝酒。
  猴子:这孩子不懂事,我敬你,我敬你。
  侍者端来辣子鸡,红彤彤的辣椒覆盖了一层,透亮酱色的鸡块隐约其中,空气里弥漫着热烈的火爆;孜然羊肉,细密的辣椒面,独特的味道;重重的咸、辣、酸、鲜交织一起,刺激着王化儒一口接一口的吃干炒小鱼苗;接着爆炒鱿鱼;青椒炒臭豆腐;干煸菜花、素三鲜;每道菜都有个辣,辣风不同,加上酒的混合,王化儒浑身通泰,满面红光,他的余光再次瞟眼荷花,猴子看在眼里,这时,传来女人的笑,一位身搭茶色披肩,身穿白花旗袍的女人高跟鞋得得得的进来:对不住、对不住,那边老黑一大帮客人,硬是拉住不让走,我说户部山上的侯老板等我呢,灌了三杯才肯放我。
  猴子:九朵花,你来这么晚,客人都生气了。
  九朵花老熟人一样,坐在王化儒身边,熟练的斟酒:英雄,您说,咋罚,您才消气。
  王化儒酒意酣浓:猴子,你搞的什么犊子,我还真,真没等过女人,都他妈的女人等我。
  九朵花:我今天好好陪您,直到您消气为止。
  猴子:听说爷是东北人,厨子专门给你做了道东北乱炖,尝尝,地道不?
  九朵花:英雄,我自罚三杯。
  九朵花连饮三杯,她喝酒的样子令王化儒依稀相识,搂住她:你真是好酒量。
  九朵花:英雄,今晚相遇,是咱两的缘分,来,咱划拳助助兴,九朵花扔下披肩,手伸出,扯开嗓子:
  一点儿啊
  哥俩好啊
  三星照啊
  四季财
  五魁首
  六六六呀
  七个巧
  八匹马啊
  快喝酒
  全来到
  王化儒久经战场,拼杀勇猛,王二太太算的上是他见识过的世面女人,被他征服的服服帖帖。眼前这女人真让王化儒开了眼界,连日来的郁闷冰消云散。
  两人你喝我灌,闹到凌晨,王化儒拉了九朵花去房间,九朵花装痴卖傻,借酒装醉倚在王化儒怀里,走进王化儒的房间,却见荷花被捆绑双手,堵住嘴,泪汪汪跪在王化儒床头,九朵花见状,心中明白,大骂:小妮子,在这里现眼啊,还不快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