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六十二章 夺子

第六十二章 夺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莉娜最近多数时间这样出神。后花园的梅花凋谢枯萎,月季开满在绿叶内,迎春花悄悄的一朵、两朵、三朵,在翠绿欲滴中,不紧不慢的开放,百花齐放时,它却淡定悠然。
  公司成立,初步走向运行,许莉娜基本不去办公室,借养胎的名义,实则想在家痛快的休息一把,女人有孕在身,拼命做事,和男人较劲,输的定是女人。
  困倦阵阵袭来,早上起来便哈欠连天,整个人异常慵懒,不想多动。眼皮发沉,睁开时特别费力,真想永远闭上,不再睁开,好好睡一觉,可是闭上眼睛时,眼前人来车往,脑海万马奔腾,搅扰的许莉娜无法安宁,在利益场上打拼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承当的辛劳,只有自己知道,体面光鲜的背后是灰暗的苦作。
  上午的阳光已刺的人眼疼,花园里葡萄架下的躺椅上,许莉娜斜倚着,葡萄吐出幼芽,浮出点点的绿,阳光下,一边花草茂盛,一边残花飘飘,落在泥土上静悄悄成为花魂,花的一生像极女人的一生,才姹紫嫣红转眼枯萎败落,化作乌有。
  许莉娜还记的第一次走进后花园,被深深吸引。军长豪爽大气,爱恨分明,特有男人风范,是她喜欢的类型,不过,俗语说:有得有失,甘蔗哪有两头甜?本以为,从此沾了这位勇猛、权势、金钱俱全的男人,今生无忧。军长想的和她一样,她有美貌、名气、成功,值得军长炫耀,他们的初夜后,军长的嫌恶直率表露在脸上:早知你是不干净的货,我何必下这么大本钱?
  许莉娜反唇相讥:我要是玉女,轮的上你?
  军长用奇怪的表情看着她,从没人敢这样和他说话,片刻,哈哈大笑:说的对,你是大明星,我这叫高攀。
  军长舍得花钱,满足许莉娜所有的虚荣心,在许莉娜之后,连娶五房姨太太,对许莉娜却只字不提,把许莉娜的胃口吊足了,说:如果生下儿子,这小洋楼是你和儿子的。许莉娜哪里相信?军长说到做到,把众多的姨太太们迁移到其他地方,给许莉娜留下放心的空间,许莉娜百般温柔,真的怀上孩子,军长早对她没丝毫兴趣,冷落后的寂寞反差太大,难道这就是真正的男人。
  许莉娜想报复,但她要拍戏,拍戏需要入戏,全身心的投入,现实与戏,她有时会走不出来,人显的不合时宜,最后不甘心忍耐下来。
  女佣见许莉娜大清早在院里闷坐,许久不说话,担心她着凉,拿条毛毯去给她披上。
  许莉娜:月儿,陪我说说话。
  月儿:我等小姐吩咐。
  月儿搬了凳子,坐在许莉娜对面。
  许莉娜:我对你怎样?
  月儿:当年我被遗弃,病的只剩一口气,如果不是许小姐发慈悲收留我,月儿早成了鬼。
  听了月儿的话,许莉娜点点头,心里的忧愁爬上眉梢,这些看在月儿的眼里。
  月儿:小姐最近有心事。
  许莉娜:你怎么知道?
  月儿:有些话,不知道我这做下人的该不该讲?
  许莉娜:说出来听听。
  月儿:我怕小姐生气赶我走。
  许莉娜欠起身体,月儿忙过来搀扶:小心闪着腰。
  群芳楼的女佣,许莉娜先后找来四个人,赵妈、钱妈、孙妈这三人都上了年纪,唯独月儿年幼,才满14岁。月儿是许莉娜在街头垃圾箱旁看见的,当时病的奄奄一息,想起自己的遭遇,许莉娜心生怜悯,叫人送到医院,抱着听天由命,一切随缘,没料到,这孩子属青草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水珠就滋润,方知月儿因为家穷,父母把她送给哥哥嫂子当养女,后来,嫂子有了自己的娃,开始虐待她,不是打就是骂,长期的折磨,终于病倒,嫂子逮着理,骂她好吃懒做,哥哥无奈,把她赶出家门,可怜小姑娘无处可去,到处流浪,病的越来越重,终于走不动路,躺倒等死。
  许莉娜见她年纪尚小,想自己身边缺少个小姑娘,带了回来,醒来后的月儿,叩谢许莉娜:小姐这般求命之恩,只当今生做牛马相报。许莉娜想,这孩子挺有仗义之心,更有意留下她。
  许莉娜听了这话:隔墙有耳,咱们进屋再说。
  天气燥热起来,许莉娜浑身冒了汗,月儿见状:小姐,我拿碗茶来给你喝。
  许莉娜:叫赵妈送到屋里去。
  月儿扶许莉娜进屋,又想去床上歪着,月儿说:双身子的人,不能老躺着,越躺越不想动,您刚才躺了很久,不如,我扶您下楼去外面走走。这话让许莉娜半晌说不出话:这孩子,多大年纪?知冷知热,这般老道。
  下楼候,月儿拿把伞,许莉娜问:你拿这做什么?
  月儿:仔细脚下,小姐。
  出了门,许莉娜看见周围有不少行迹可疑的人,心里不由来气,脸上却是谄媚的笑容,王八蛋的老鹰,你给姑奶奶来这套,接着埋怨起王二太太,你到底搞了什么幺蛾子,引来这祸秧?
  月儿过去,塞了钱给一个人:这是小姐给大家喝茶的钱,小姐不舒服,我带她去瞧瞧。
  那人闲的正无聊,高兴的收下。
  月儿撑起伞,两人缓缓走着,听得见脚下沙土路的响声,许莉娜才知道她拿伞的用意。
  月儿:小姐,姑爷与您貌合神离,想吞你全部家产,然后,把你踢出门,军长老爷对你的许诺是假的,无论你生男生女,最终人财两空。
  许莉娜惊讶之余不断告诫自己冷静,说:月儿,谁教你这样说话?。
  月儿:回小姐,孙妈。
  许莉娜心想,我说呢,小小年纪,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很快调整自己的恐慌:以你说,我现在死路一条?
  月儿:月儿有办法。小姐现在去找替身,和你差不多时间生孩子的母亲,您临产那天前,凡第一时间抱到你跟前的男孩一律赏。如果您生的男孩,把送来的男孩收为养子,您的后半生会有依靠。
  许莉娜沉吟半天,看了看月儿,那双眼睛稚气清澈,却带着机灵:这丫头太厉害,难免成为大患。
  许莉娜感动的擦眼圈,将她轻轻揽在怀里:好孩子,我不会白让你这样操心的。
  这个晚上许莉娜真正失眠了,左思右想,决定去找闫凡宇,月儿说的对,许莉娜应该保证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至于军长,不怕他反悔,小洋楼的房契在许莉娜手里,撕翻了脸再说,但谁能保证,这肚子里怀的绝对是男孩,不是女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