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五十九章 衰老

第五十九章 衰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查传理把车停在路边,听林迪哭,也不劝,林迪哭了一会,声音明显小了,才说:我去了学校,听同学说你退学了,我不知道住哪?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不相信会这么巧。
  林迪满脸眼泪鼻涕,查传理递给他手帕,他擦干净脸,声音沙哑:你说,传理,我活着有什么意思?
  查传理:这样的蠢话以后不要再说。
  林迪:你不懂,我不是读书,而是受难,为什么?为什么让我读书?家里几辈人没有读过书,不是照样活着?每天到学校,周围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听你们讲咖啡、洋酒,音乐会,电影,乘车甚至坐飞机去山川大海写生,我呢,连学校的住宿费都交不起,我每天睡在教室里,晚上听各种虫子叫唤,不敢出声,因为我害怕巡夜的门卫报告学校,我的面子会丢光,每次要学费,要看老爸没有笑脸的脸色,听他问,还要交几次学费可以毕业挣钱养家?我真想狠狠抽自己耳光,如果我不读书,你们轻松了?所以我退学,找工作,梦想挣很多钱统统给家里,给他们一个惊喜。可是,工作找不到,好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不是要押金就是需要担保人,这些我没有。
  说完,林迪的眼泪滚出来:我无能,我没用,连个马子都看不起我,跟别人跑了。
  林迪发泄一通,心里舒服很多,脑子开始清醒。
  学校小学生放学了,从车边走过。
  查传理启动车子:我去接琳,送她回家,然后,我们去吃饭。
  只能如此,因为,今晚林迪住处还没落实,在车上总比到处游荡好。
  林迪的车开到学校门口常停的位置,一眼看见柳梦雪。她正往门外走,今天她换了发型,两只蝴蝶结的绸带在辫根处,两条辫子垂在胸前,她穿了身天蓝色旗袍,白袜子黑皮鞋,清爽素雅,活泼可爱,和同学打着招呼,查传理知道,她等两个弟弟。
  他的心象揣了小兔噗噗的跳,他下了车,绕过前面的车,想过去和她聊几句,一位年轻军人走到她面前,她爸爸没来,派人来接她和弟弟。琳恰好走出来,看见他,小跑过来,拍拍他的肩:来了很久?查传理:没有,刚到。
  只的和琳上车,琳见车里坐着陌生男人:你是谁?为什么坐在我哥哥的车里?
  林迪打起精神:我叫林迪,是你哥哥的同学和好朋友。
  查传理:我给你们介绍。
  琳:不用了。
  车开到百货公司,琳说去买点东西,叫查传理不用等她。
  查传理:你说个时间,我来接你。
  琳:不用,我约朋友吃冰点。
  查传理:三月天吃冰点,是不是有点夸张。
  琳:我心里有火。
  查传理:小不点儿,哪来的火?早点回家,别让老爸老妈担心,当然,还有我。
  琳:好的,放心。
  琳给林迪打招呼:喂,林迪,好好陪我哥哥,他朋友不多。
  查传理很轻松的样子:今晚,家里没人,我带你去个地方,散散心。
  杰姆斯在给天意做检查。天意:杰姆斯叔叔,我可以出院吗?
  杰姆斯:我看可以,不过,需要你爸爸同意。
  主治大夫:老是把她关在医院里,不是个办法。
  杰姆斯:可以考虑她和其他孩子一样正常生活。
  主治大夫:平时小心点,不要碰到锐器,避免出血,应该问题不大。
  杰姆斯:闫先生今天来医院吗?
  护士:闫先生昨天来过,说这些日子很忙,来的时间会减少。
  杰姆斯:闫先生应该找个家庭教师,这样不用担心天意的教育。
  主治大夫:走,去我办公室谈。
  护士过来请他签字:有个病人需要手术的申请单。
  杰姆斯:我们策划的义诊时间定了没有?
  主治大夫:时间定了,只是地点还没有敲定。
  杰姆斯:好的,定好后通知我。还有件事,英国公使卡尔先生举办钢琴音乐会沙龙邀请我去,不知道大夫有没有兴趣?
  主治大夫:我不懂音乐,谢谢!
  杰姆斯:真遗憾。
  杰姆斯近来对中国食品的兴趣高涨,他惊奇的发现,在这里,只要有胃口和精力,每天都能开发出食物的品种和吃法,看上去简单的每天三餐饭,却有许多不同的方法,到底有多少呢?他非常想知道。他经常行走街头,被称为小吃的食物,征服了他:白的黑的蒸米糕、黑的黄的煮玉米、状元米线、酸辣粉、老卤砂锅饭,鸭血粉丝、盖浇饭,光是鸭子的吃法,多了去,他只知道个盐水鸭。
  说起上台面的大菜,他吃过淮扬菜,清淡爽口,绵柔细腻,很有江南小河流水的温润,回味无穷。再有,吃过的川菜。他记得在那家川菜馆,真是川菜特色。当时,眼花缭乱的他认准一盘红彤彤辣椒炒鸡公,看那品相,红辣椒绿辣椒,色彩鲜翠,鸡肉掩映其中,敦实丰满,诱人啊,杰姆斯竖起拇指,直喊:ok,ok,吃一口,顾不得斯文,辣的舌头伸出来,起身在房间里蹦跶,侍者给他块烙饼,他吃进嘴里,嘴里辣有所缓解,再吃,又辣的满头大汗,反复几次,直喊痛快。
  那一次,他算见识了川菜的重口味。
  他想起闫凡宇,何不邀请他去参加卡尔先生的钢琴音乐会沙龙,聊聊他的投资计划,卡尔先生同样对这里的文化有浓厚的兴趣,再说,他上次请我们吃了中国菜,来而不往非礼也,不如去看看他。
  想到这里杰姆斯出了门,看到军部大门,径直过去。门兵不让他进,他说了来意,卫兵打电话给闫凡宇,闫凡宇亲自出来接他,因为是军事部门,他只能在大门侧的会客室与杰姆斯聊了一会,杰姆斯说,请闫凡宇帮忙打听开餐馆的地皮,以及设计装修等事宜;天意的家庭教育,病情注意事项;最后说到卡尔先生在小白楼举办钢琴音乐会沙龙,希望他能请到军界的朋友捧场赏光。闫凡宇心想;都说老外性格开朗直接不拐弯,杰姆斯先生的这套迂回公关套路,和我们有什么两样。
  闫凡宇:好,杰姆斯先生,我一定去欣赏。
  眼看到中午,闫凡宇留他吃饭,杰姆斯:no,no,我要去吃小吃。
  闫凡宇:那好,晚上我请你吃宵夜。
  杰姆斯:什么叫宵夜?
  闫凡宇:夜里吃饭就叫宵夜,到时候,你把我的天意带上,晚上等我电话,拜拜!
  闫凡宇把他一直送到门外。
  闫凡宇不知道,这一切,被网进长长的望远镜里,望远镜后面有双眼睛看的清清楚楚,从外看有片盛开的樱花,遮盖窗户,形成天然的掩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