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五十七章 獒男

第五十七章 獒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化儒再次被带走,已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来人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为避免他发出声音,口中塞了东西,双手除去手铐,他想做最后一搏的刹那,几条绳索魔法样把他捆绑的结结实实,他很熟悉这种捆绑法,受绑人只能乖乖顺从,越挣扎绳索绑的越紧,他用这样的方法对付过二太太,没想到,这么快用到自己身上。
  黑暗里的王化儒任由他人摆布,两只胳膊被牢牢控制,眼睛与外界切断联系,只得用耳朵判断,身边的人像是知道他这种想法,耳朵用塞子堵上,耳里发出阵阵轰鸣,这样,他彻底与外界失去联结,进入一个没有任何依附的境界。
  唯一能感觉的是两只胳膊被人死死架住,上了车,沉闷的车门关上,一定是送他来这里的土黄色囚车,这辆车押送过许多各种类型的犯人,他熟悉这种感觉,车子出了城,先是平坦的马路,接着颠簸的厉害,几次他离开座位,头碰在车辆的铁管上,痛的眼前发黑。
  车颠簸了一段路程,终于停下,他被拉下来,平坦的水泥地,硬邦邦的泥土,接着深一脚浅一脚,他没有迟疑,向前走,他如果愣神,有一双手狠狠推搡他,使他的身体失重,险些摔倒。这应该是条荒僻的路,腐烂的草根,树叶,石头和土坷垃,坑坑洼洼。王化儒的脑海,浮现出荒郊野外茅草丛生的山坡,这种地方寸草不生,花不开,鸟不飞,虫不叫,远离人群,是秘密处决犯人的最好选址。
  眼看大限将至,王化儒反而轻松,妈那个巴子的,想不到我王化儒半世英雄,战场上叱咤风云,满眼倭寇哪个是我对手?他浑身熊熊燃烧着滔天的怒火,靠,跑到家门口滋事,你有本事来,我有本事弄死你,他冲上去,咆哮出一梭梭子弹,飞向倭寇,此时的他一脸微笑,只有微笑着,他能量才能集聚,在放松的状态下对待疯狂的对手,反而更容易战胜,又不过分消耗自己,把战斗力发挥到淋漓尽致。日本人投降的消息传来,他轻蔑的哼了哼:应该揍的它片甲不留,无人归去,再挺进他的老家,来一次以牙还牙的剿灭战,让他们铭记侵略者的下场。
  王化儒的热血再次激荡,他忽略了恐惧,任何时候,恐惧只会令人的意志更溃散,想到这,他不由的微笑,发现嘴里塞了东西,妈那个巴子,无法微笑。
  大约拐了三道弯,脚下的路更崎岖不平,变的陡峭起来,往上走,果然进了山,这个判断更确定了王化儒相信这里是自己的终点。
  走着,往下行,梯阶,他暗自数,不多不少,108级,这是什么意思,108的地下梯阶,这是地狱的节奏啊,但愿这是个发财的地狱,反正,人到最后都要来这里,这么想着,脚步坚实稳健。
  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以往这个时候,王磊和王凯乘着月包的黄包车到家了,两个儿子回来的首要事情,大喊饿死了,马上开饭。
  自从王化儒不在家,冷清了许多,王太太整日以泪洗面,不敢让王母看见,看见她的眼泪,便破口大骂:这会子流猫尿干什么?到坟头去哭,别人见了说你敬夫,再说,化儒还活的好好的,你这是存心咒他早死啊。
  硬是把王太太的眼泪逼回去。
  这个晚上,一等二等,不见两个孩子回来,王琦无数次跑到门口张望,回来报告:柳家孩子放学了,程家弟兄来了家。
  王母:你知道弟弟的学校不?
  王琦点点头,王母盘腿在椅子上,这是她健身的方法,傍边放了趁空针纳的鞋底,王母一边穿鞋:小琦,带我去学校。
  王太太:你这把年纪,还是我去。
  王母:你那副嚎丧脸,能做什么事。
  王太太不敢作声。
  王母:你真不如偏房老二有用。
  王太太一脸无趣。
  王母:你在家里等,王磊和王凯回来,别让他们再出去。
  王太太诺诺答应。
  王母脚虽小,走路却不慢,跟着王琦,边走边留神路边,希望是两个孩子贪玩,能在路边发现他们。学校早已关门,门房锁了门,大概回家去了。王琦提议去火车站看看,王母:累不?小琦。
  王琦:奶奶,累不累?
  王母没回答她的关心:要是今后你爸没了,弟弟没了,你,咋办?
  王琦转转两只占了半张脸的大眼睛:我跟奶奶走。
  王母:你妈呢?
  王琦:我不要妈。
  祖孙俩来到火车站,这里总是熙熙攘攘,车来人往,总是这么多的人,广场上,有游荡着的流浪小孩,蓬头垢面,拉路人的衣服乞讨;有卖笑拉客的窑姐,花枝招展的,浪声浪气;有车夫招揽生意或休息等顾客的;有兜售香烟、火柴、桂花糖的小贩;有挑了担子卖食物的;王母拿出钱,买块黑米糕给王琦吃,王琦给奶奶掰了一块。
  母老虎把客人送到车站口,收了钱,顺便在周围转一圈,她特别注意看乞讨的小孩,她始终充满期望,突然发现她的小女儿程君,见王琦和王母坐在路边,王琦看见她:程大娘。
  母老虎:哎呀哎呀,这不是王琦,哎呀,王奶奶,你老人家在这里干嘛?
  王母对她点点头。
  母老虎:你们,你们,用不用车?
  王母:不用了,她大娘。
  王琦想起什么:程大娘,程海回家吗?
  母老虎:我早接他们回去了。
  王琦:程海和王磊是同班同学,他看见我弟弟吗?还有,梦青,梦青和弟弟也是同学,奶奶,梦青一定看见弟弟,我们问问他。
  母老虎看看王母,老人脸上掠过忧伤,母老虎看的懂:怎么,你弟弟,没回家?
  王琦:王磊和王凯不见了,大娘,你帮帮我。
  王琦终于忍不住,哭了。
  母老虎拉上祖孙俩,在学校到家门口的路来回走了几遍,王母想,应该去找包车的车夫,这会,去哪找,母老虎说:现在车场老板不在,车夫可能跑车,只能等明天早上,我帮您打听。
  王母:有劳你了,也许孩子回家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