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五十六章 豆蔻

第五十六章 豆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柳梦雪的一天犹如在梦中度过,然而又如此真实,为了不影响她上课,她的生日patient提前放在周末。本来想睡到自然醒,赖床一天,无奈,母亲喊她起床。保姆平时忙碌完回家,这个周末因为主人家早上有事,昨晚她打地铺睡在客厅,好照顾几位小主,
  睡眼朦胧的梦雪双手揉眼,从梦中被揪醒是件超不爽的事,父亲柳雄飞起的更早,他要去安排许多事,临走时在拍拍柳梦雪的头,吻了她的小脸:今天,玩的高兴点。
  对云烟说:我先走,待会车来接你们。
  另一个起早的是邻居栾馨,晚上忙到子夜,她来送梦雪今天穿的衣服。保姆哄梦青和梦好起床:今天姐姐过生日,有很多好吃好玩的,谁不起床,就看家哦。这招好使,留在家里没意思,哥两相互比赛,动作比平时快多了。吃早餐时,热烈讨论,梦青:姐姐过完生日,该我了。
  梦好:你过了,该我。
  梦兰:我要过生日。
  梦美:美美要过生日。
  云烟:过,过,你们每个人都要过生日,过了生日,长大一岁,要懂事,学习做人,不能再顽皮。
  栾馨:柳太太,你真是好福气,养的孩子个个乖巧聪明,又听话懂事。
  柳太太:梦雪,快,去把脸洗干净,
  梦雪嘴里含了一口饭,咕噜着,洗过了。
  龚云烟:再洗一遍,妈妈给你化妆。
  梦雪:化妆?好,好呀,我喜欢化妆,我们的唱歌老师天天涂口红,好漂亮哦。
  梦兰,我的跳舞老师的脸蛋涂得红红的,好美,好美的。
  梦美:妈妈,我要画这里。梦美指着自己的小脸。
  柳太太对栾馨笑笑:还福气呢,你看,孩子多,事事操心,只求把他们带大就好。
  栾馨送来的是件藕荷色裙装,是云烟的母亲龚太太生前最喜欢穿的,栾馨和云烟讨论梦雪穿什么衣服时,觉的时间仓促,备料、裁剪、试装太紧张,弄不好忙中出错,栾馨专跑到自己的铺面看一圈,没选出中意的。云烟说,虽然是普通的生日patient,来参加的有高层显贵人物,还有招亲的成分,当然想打扮的独特些,栾馨感叹:上层人确实与众不同,她们家里,只有母亲生前庆过生日,栾老板和孩子没有生日的概念。栾馨在院子里看了云烟的嫁衣,虽过了年代,式样质地留存着精致细腻,上面的花纹雍容华丽,是大户人家千金的服装,
  龚太太的那件藕荷色裙装,让栾馨大开眼界。这套裙装分上衣和裙子。上衣,立领、一字盘扣,收腰,喇叭袖,衣领、袖边、衣服的下摆绣了淡粉的花苞;裙长至脚踝,裙边绣了淡粉花苞,与上衣的花苞呼应,和谐、自然。裙装是锦缎料子,闪光发亮,微微下垂,远远看去,似开未开的花苞,蕴藏着绽放的希望;栾馨把淡粉的花苞上绣上玫瑰红蕊,红星点点,飘然出绚丽的鲜艳;领口缩小,把腰的位置和间裙子做了修理,跳丝的地方用针补好,精心熨烫,撒上茉莉花味香水,一夜过去,有裙装上飘着淡淡的清香,云烟直夸:年纪不大,做事老道,难为你这么心细。
  栾馨:我爸爸这样为妈妈打理衣服,妈妈每次在人群中都是最出众漂亮的那个人。
  龚云烟:你爸爸,云烟觉的自己多嘴,不再往下问,栾馨大方的说:他死了。
  中心电影院里的舞台上,一群人正在做演出前的准备。玩乐器的调音练曲,歌手开嗓练声,舞蹈的女演员在拔筋下腰,一连几个大跳,音响师,舞台监督、灯光师都在忙。
  阿伟走到舞台上,人们看见他,围了过来,七嘴八舌:伟哥,大伙想知道,这么隆重演出,什么人来看?
  听说有大人物?多大的人物,说来我们听听,弟兄们卖力的演,能不能多分点赏钱?
  许莉娜走过来:钱钱,搞艺术的要把演技放在首位,把钱放在第一位,能叫艺术?干活,干活。
  人们不在吵嚷,各自干活去。
  许莉娜;总监是谁?
  大胡子正在和一帮人把钢琴放到舞台的一侧,大胡子来到许莉娜面前:什么事,许小姐?
  许莉娜:节目单出了?
  大胡子:嗯呐。
  大胡子的东北口音很重。
  许莉娜:说重点。
  大胡子:乐器独奏,舞蹈,独唱,大合唱。
  许莉娜:现在谁还看大合唱啊,删了。
  大胡子:许小姐,这个不能删。
  许莉娜:为什么?
  大胡子:这个节目是查少爷推荐的,伟哥知道。
  许莉娜:查少爷?
  阿伟伏在许莉娜耳边嘀咕,许莉娜不断的点头。
  玄武湖畔,一座仿古代建筑的中式酒店,此时开始繁忙的一天,自称来自正宗川菜家乡的万厨师浓浓的川音:听到起,听到起,统统格老子竖起耳巴,都给老子听到起,凉拼、冷菜、小炒、蒸菜、烧菜、火锅、炖汤,今天的生日酒会要搞的高大上,听到没得,高大上,有外国老板来凑热闹,都登起脚板格老子好好整,饭店的大老板讲了,这家人连定金都不付,一哈子付完账,如果搞的不好全部退款,听到没有,都整起、整起,那个龟儿子砍脑壳的出板眼,不好好干,责任他个人撑到。
  这样的吃主,硬是牛逼,有钱人的世界,哪个懂。
  闫凡宇不放心,抽个空来到中式酒店,正看见匆忙赶到的许莉娜,两人不约而同相视一笑,又象是万语千言在心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时,门外跑进一群小女孩,好奇的在房间东看西瞧,领队的短发女老师紧跟进来,与许莉娜寒暄几句,带孩子去了。
  闫凡宇:你在这,我可放心了,我去接长官。
  许莉娜理解的笑笑,闫凡宇转身瞬间,许莉娜发现,闫凡宇的鬓角有缕白发,心中爬上莫名的伤感,她喊了声:凡宇。闫凡宇顾不上理她:有事以后再说。
  许莉娜看着这个老情人匆匆下楼,人生,无法掌控,男人,无法掌控,甚至连自己也无法掌控,她的心在这刻神游起来,直到阿伟出现在身边,我能掌控他吗?
  柳梦雪穿上藕荷色的裙装,肥瘦大小正合适,云烟和孩子们坐上车,疾驶而去。看见栾馨在柳家门口,栾红也过去,眼巴巴看柳梦雪钻进小车,有弟弟和妈妈陪着,栾红:大姐,梦雪和妈妈去哪里?
  栾馨摸着妹妹的头发:她们去开生日patien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