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五十五章 不舍

第五十五章 不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龚云烟这几天感觉有只巨型的手,在她心里不断挖掘,尔后,一点一点往外掏她的心脏,掏的空空如也,整个身体剩下躯壳,漂浮在空中,那滋味实在难受。
  柳雄飞起得早,小车载着他往黄浦路的方向驶去。龚云烟看保姆领着柳梦雪、梦青和梦好走出大门,保姆年龄不大,比梦雪大3岁左右,做事倒也灵巧。今天给梦雪把头发盘成了圆环,别了几只彩色发夹,活泼泼的阳光。梦雪的头发黝黑浓密,散着天然的油亮,正是蓬勃发育的少女期,个头拔节样的长,脸上的皮肤吹弹可破,嫩尖尖的蓓蕾含苞,她浑身饱满,精力旺盛,龚云烟想起自己这个年龄,在家里的山崖上疯跑,没人约束自己,像一朵恣意盛开的野花,每天的日子过的张扬随意,一直到她遇到柳雄飞,这位上苍专为她创造的完美男人,令她全心全意深爱的男人,他在身边,日子滋润,身边有他,生活甜蜜,在他身边,没有为难的事,他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即使他们不在一起,远方的彼此共同有一个慰藉和希望。
  最近,龚云烟的心迷乱茫然。
  从柳雄飞给她提及外交官的儿子查传理的事情,她竟然连坐一会都难以安宁,惶惶不安的想梦雪,亲手养育了10来年的女儿,在她眼里,是个地地道道的孩子,云烟的初潮较晚,梦雪也晚,云烟正担心梦雪会因为这个会改变了性格,过完那几天,梦雪恢复了她从前的模样。云烟这才放心。为什么这么快要讨论她与男人的关系呢?龚云烟在父母家遭到佑护可是两个多的10年,羽翼长的壮实强健,行走时尚不轻松,有多少陌生的事情,有多少未知的难处,我的梦雪,想到这,母亲龚云烟那只心里的手,开始使劲的掏,直到掏空她的心
  不管云烟有再多的想法和不安,依然要准备柳梦雪的生日patient,她与柳雄飞分工,柳家五个孩子的服装由龚云烟负责,其他外面的事,不用她操心,提到服装,龚云烟想起栾老板,他们为柳家人做衣服,很合适。
  龚云烟来到布庄,在布摊前来回转了几圈,哪种料子都配不上她的梦雪,柳太太-----
  龚云烟听到有人喊她,这地方,谁认识她?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人站在她面前,笑吟吟看她,
  你是?龚云烟不好意思的问,
  你参加过我和莉娜的婚礼,我认识你,柳太太。
  龚云烟没想起来这人是是谁:我是阿伟。
  龚云烟对这个男人印象不深,出于礼貌,她装作想起的样子,阿伟:柳太太,做衣服?
  龚云烟:是,转了一会没看到中意的布料。
  阿伟:我给你介绍一个专门给歌手、明星做衣服的地方,有兴趣的话,去看看。说完,拿出名片。
  龚云烟接过阿伟递来的名片:好,有时间我一定去看看。心里想,这是谁啊,对我这么客气。
  云烟离开布摊,想起晚上家里没荤菜,去转菜场,买了藕,割点瘦肉,云烟平时少荤多素,柳雄飞基本不吃荤,应酬的时候也吃的很少,他不喜欢油腻的食物,孩子们也跟着不吃,云烟想到孩子需要营养,把瘦肉剁成肉馅,用藕片夹住油炸,做成藕夹给孩子吃,有素有荤,受孩子们欢迎。
  出了菜场,大门处围了一群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云烟不喜欢看热闹,想绕开,听到一个女人大喊:大家来看看,这是婊子,专门勾引人家丈夫,骗人家钱财。
  一个年轻女子披头散发坐在地上,双眼盯着地,什么话也不说,骂人者30岁出头,眯眯眼,满脸横肉,稀少的头发烫了卷,露出发红的头皮,光秃秃的像老母鸡屁股,她的皮毛大衣价格昂贵,尖头皮鞋时尚新潮,掩盖不住浑身的鄙俗,大家围过来看热闹,眯眯眼女人越骂越气,抓住年轻女子的头发,女子去护头发,眯眯眼更来劲:大家都来看啊,这个小狐狸精,有多骚,打,打她,和眯眯眼一起的女人,听到指令,拳头、皮鞋、巴掌、指甲齐往女子的身上攻击,女人一声不吭,任由这群人殴打。
  干什么,干什么-----人群里发出沉闷的声音,眯眯眼:谁,她偷我丈夫,我教训教训他,你谁呀,想英雄救美,怎么不敢露脸啊?
  我是你干爹,说话者上前一步,瘦削、个头中等的男人站在眯眯眼面前。
  男人是林迪,退学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不敢回家,便在外游荡。这段时间,找工作不顺利,体力活干不动,做职员没人担保,在街头帮人写家书,集市上画些鲤鱼跳龙门,胖娃娃送福或鱼鸟虫的画混饭吃,无事人爱凑热闹,眼见女子被打,实在可怜,出来打抱不平。
  眯眯眼:这叫什么话?
  女人你一言我一语:你知道吗,这个婊子把我家男人的钱都骗光了。
  我家那个混账看见她连路都不会走。
  我们家的死鬼把我的首饰偷偷送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林迪:够了,都给我滚,你们这群猪婆,没本事管自己的男人,拿别人撒气,回家管自己男人去,滚,滚都给我滚,谁再敢动她,别怪我不客气,他从口袋里拿出卵石,刷----,傍边树上的一只小鸟应声落地,别说眯眯眼和那帮女人,看热闹的男人都跑光了。
  龚云烟这才全部看见地上的女人,有些眼熟,林迪扶起她,那张清秀、满是血痕的脸,龚云烟认出,是母老虎的大女儿程丽。
  唉,这种人,只有这个下场,救下他,也还是会去骗人的,龚云烟匆匆离去。
  身为女人,婚姻是另一条命,一步走错,这辈子对不了,身边这样例子真不少,龚云烟想到她的女儿梦雪,柳雄飞的打算有道理,总不能心疼女儿一辈子,再说,做母亲的也不能留女儿在身边一辈子。
  一个上午,这么磨磨唧唧的过去了,回到家,歇息一会,云烟去找栾馨,自从栾馨家出事,她很久没走进这家的家门。屋门紧关,刚想敲门,听到里面有动静,门的傍边有间简易厨房,云烟闪进去,这回,听的清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到那个时候,穷苦人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人人平等,没有人欺负咱们。
  云烟好生奇怪,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一句都听不懂,不管他,她找栾馨为梦雪做件开生日patient的衣服,她举手敲门,房里的声音嘎然而止,问:谁呀?
  云烟:栾馨,是我。
  过了一会,门才打开,栾馨睡眼惺忪,刚起床的样子,云烟看屋子里,还是以前的老样子,缝纫机上没做完的活,房间里挂满了成品、半成品的衣服,墙角堆放的布料,栾馨一边打哈欠一边说:昨晚干活,睡的太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