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四十九章 陷害

第四十九章 陷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鹰这几天日子不好过。
  军部大楼顶层,从外观看上去极为普通的房子,平时少有人光顾。推开栗红色的门,一片宽敞赫然在眼前,厚实的地毯上站着10来个身穿军服的男人,垂头而立,上司正训话,这是各部门一把手每周的例会。
  柳雄飞、老鹰,这帮职务同级别的人,每人脸上表情各异,带着严肃的惶恐。上司把双腿放在办公桌上,抽着雪茄,舒适感令他语调悠然,不像是训话,倒像是婆婆教导媳妇语重心长:你看看,你们这帮啰啰,哪个让我省心,整天闹出乱七八糟的烂事。t科,连个科员辞职原因到现在还没查出?
  老鹰想开口辩解,傍边的柳雄飞碰碰他,上司把一条腿搭到另一条腿上,手里的雪茄换只手,这样更舒适:又跑到舞厅闹事,打死人,那人是谁?是皮带帮的人,这些人心狠手辣。
  这时,有个声音说:敢和我们较劲,给他们吃枪子。大家吃的一惊,谁也没想到会有人连报告不喊,打断上司的话,上司继续抽着烟,烟雾在他的头顶层层扩散:t科科长来了吗?老鹰连忙从人群中大踏步走出,在上司面前立正:拉出去,枪毙。
  所有人惊的目瞪口呆,那人是新提拔的刑侦科长,叫道:我犯了什么罪?我犯了什么罪?
  上司:等等,你什么错都没犯,老子现在心情不好。
  那人直喊饶命。被老鹰从门外喊来士兵拖了出去。上司继续他的训话,保持语调的悠然:现在可好,人家找上门,兴师问罪,让交出凶手,大家说,交谁?这件事交t科办理。
  老鹰不敢迟疑,回答了三个是。
  a科,上司开始点名所有科,数落了每个科工作的大堆出现的问题,最后,上司总结:各位,请您们理解我,现在时局动荡,形势不稳,内忧外患啊,大家要同心尽力,为国家效忠,为总裁效忠,为民众服务,小心行事,不要自己找麻烦,要处理好公事,更要处理好家务事,有的人,女人关系拎不清爽,差点搞出人命,人家告到上面,我被骂的最凶,找女人,看清楚再下手嘛,别让人抓住你的小辫子,负责调查的部门,查清楚,别让我这脸丢的太难看。
  上司大概坐累了,站起来,活动着双腿,走进站立着的人群,又说了几件事,已到中午,结束训话,等一把手们全部走出办公室,上司长叹:累死我了。
  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老鹰的午饭设在酒馆,出门时,老鹰为感激柳雄飞刚才的提醒:一起去吃老家的火锅。
  柳雄飞:抱歉,我中午有事,改天我做东,你去的那一家?
  老鹰:弟兄们订的,好像是珠江路。
  柳雄飞:老东门有一家重庆火锅,更地道。
  老鹰:嗯嗯,一定去尝尝。
  大鹰、熊鹰、三鹰早候在“芙蓉火锅”的店里,看见老大脸沉着。
  大鹰:这店的火锅地道些。
  熊鹰:大哥。65度老白干。
  三鹰:我把你的最爱请了来,为你老压压惊。
  老鹰:个龟儿子的,什么事情需要压惊?弟兄们放心,啥事没有。
  老板过来,用木炭燃起火锅,很快,一股浓郁的烟升起,铜制的火锅倒进红白相交的底汤,血红的朝天辣椒漂浮汤的上面。
  许莉娜带着阿伟摇摆着走进来,满房烟雾,空气中一股强烈的木炭味道:哎呀哎哎呀,要点火啊。
  老鹰看见许莉娜,十分开怀:许小姐来了,真给面子啊。
  许莉娜一改往日女装,身穿男式皮夹克、皮裤、皮靴,头发盘进了皮帽里,几分英气,几分威风,另类时尚,带有街头痞子的不屑,和这家饭店风格协调,与老鹰他们一起,浑然是他们中的一员。阿伟身穿与许莉娜相搭的夹克装,不用说,这是按照许莉娜的要求着装,扁扁的大背头,梳的光洁明亮。
  超辣的火锅曾经是老鹰和许莉娜的喜欢,从荤到素的菜肴摆满一桌,乞讨的人在门外远远瞄一眼都觉的肠胃翻江倒海,勾起狂吃的欲望,老板赶紧用剩饭把他们打发走,放下上卷的布帘。
  做过厨子的三鹰负责往火锅里下菜,熊鹰和大鹰陪一左一右陪老鹰,许莉娜落坐老鹰对面,吃火锅,需要等锅里的汤烧沸,等的这段时间,从凉菜吃起,摆的香椿豆腐、盐水鸭、水煮花生米、猪头肉,阿伟立在许莉娜身后,老鹰奇怪地:你的小白脸怎么不吃?
  许莉娜:不用管他,他替我开车。
  大鹰:我们哥几个先和大哥喝一杯,祝大哥步步高升。熊鹰喊三鹰过来敬大哥,三鹰正在搞火锅,举了酒杯,刺溜酒杯见底。
  老鹰:高升个九头鸟,喝-----
  大鹰:这杯酒和大嫂喝,看我这嘴,该叫伟嫂,对吧。
  大鹰看看阿伟,阿伟假装没听见。
  许莉娜笑起来:大嫂、伟嫂不都是嫂子吗?你说呢,老鹰?
  老鹰本来满肚闷气,如今有酒有菜有女人,不痛快去掉大半:废话少说,喝酒!
  三杯酒下肚,老板过来撤了凉菜,把烧的热腾腾的火锅端上,雾气迷蒙一片,三鹰跟过来:里面的菜可以捞了。
  三鹰把切成片的羊肉放进去,火锅内的汤翻滚着,肉,翻成卷:马上吃,肉嫩。
  从火锅里捞出的菜,放进调料盒,味道全在里面,辣的狠,烫的汹,辛的酒,整个身体火火的温暖,每个细胞在跳舞。
  许莉娜:大哥,小女子惭愧。
  老鹰:愧从何来?
  许莉娜:不知道我哪得罪了大哥,说出来,当着各位兄弟的面,我陪个不是。
  老鹰:怎么讲?
  许莉娜:我的婚礼只有大哥你未到?
  老鹰猛拍他的方脑袋:得罪得罪,有任务有任务。
  许莉娜;军长和他四个班的姨太太都来了,还问起您呢。
  老鹰连忙起身:说,咋给你赔罪?
  许莉娜:老规矩,三杯再说话。
  老鹰不再说话,喝完三杯,三鹰把锅里的菜捞起,放进老鹰的的盘子里,大鹰则为许莉娜添菜。
  许莉娜: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老鹰:我知道你是无事不会来吃我的饭?
  许莉娜:我有个小请求。
  老鹰:说。
  许莉娜:你的弟兄打人,差点把人打死,你管不管?
  老鹰:南京城,有敢惹你的人?
  许莉娜:不是我,是我闺蜜郁金香,要不是路警把趴在水窝里的郁金香救起,周围人都说她死了,路警心眼好,叫了医生,结果,郁金香捡回一条命,郁金香让人给我带信,我去看她,妈啊,郁金香成了烂菜花。王教官这人下手太狠了,大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