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四十六章 怀疑

第四十六章 怀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看婚期一天天来到,许莉娜没有做新娘的期待和愉悦。
  栾老板伤势不轻,虽然伤的地方不至于致命,但因流血时间过长,昏迷了好几天。群芳楼这几天很热闹,医生混在布置新房的人堆里往返,借新婚理由,许莉娜调来消防车把小楼冲洗的干干净净,花园的土地重新翻过几遍,移栽了新的花卉树木,王二太太带着她那帮猫姐猫妹,扮成许莉娜的闺蜜,阿伟的朋友忽然间多起来,衣着体面的绅士、商人前来贺喜。
  锣密紧鼓的准备婚礼,忙的脑袋大好几圈。夜里,许莉娜醒来,才夜里12点,眼皮沉重,想继续睡觉,怎么都睡不着。
  明里在准备婚礼,暗地分明要她的命。
  栾老板的伤口继续恶化,如果再不进行有效措施,有可能危及生命,栾老板若不是意志钢强,换作平常人,早难以忍受,这样的日子,在她的住地,许莉娜不愿意看他死去。
  神婆为她选吉日时有句话,曾令她不安:卧房里镜子太大,易使房主生活紊乱无序,招灾不顺。她不以为然,联想起阿伟、栾老板、老鹰包括闫凡宇,这些人都令她情绪不安,大起大落,甚至心惊肉跳,难道是镜子惹的麻烦,镜子里折射出的阿伟睡的正香,睡姿随意的阿伟,迷人可爱,许莉娜暗自责怪自己混账,目前,最要紧的是明天,给栾老板找个精湛的大夫,他腿上的子弹必须马上取出来,要不然,地下室里会抬出一具尸首。许莉娜又接到指示,千方百计保住栾老板的性命。
  靠,站着说话不腰疼,说的容易。
  即使不得到这个指示,栾老板在生命攸关的时刻,来找她许莉娜,凭许莉娜来到南京第一个结识他,凭他为许莉娜开辟了人生新视界,许莉娜也会竭尽全力帮助栾老板的。
  一个星期前,医生说,需要手术,地下室平时是惩罚悖逆者的场所,条件简陋,如何手术?即使做完手术得不到护理,后果一样糟糕。并且,医生混进来一次,非常困难。
  来的人多便于掩人耳目,难免不混进闲杂人员,增加防备的难度。另外有件令许莉娜奇怪的事,老鹰闲聊时说,缉捕栾老板的布告不是他们所为,他们也不知道栾老板是什么人,为什么引起官方的注意?他们并没有收到与栾老板有关的命令,听到老鹰因为当初她甩他跟军长,现在跟个穷混混结婚而来,心中放下一颗心,免不了拿出她无奈命苦之类的叹息,把这个老鹰的坑填满。
  她寻思:老鹰会不会撒谎?暗里加紧对防范和监视,如果老鹰没撒谎,那么,是什么人置栾老板死地?这个人可是在暗处,实在可怕。许莉娜想不出结果,也睡不着,觉的时间漫长,起身来到客厅,独自到杯红酒,小口喝着,房间里静悄悄的,欧式风格的吊灯,猩红色红花地毯,真皮沙发,茶几,墙上的油画,留声机,幻灯,落地窗帘,一切都是高大上,不少地方贴上镂空双喜字的窗花,乡下结婚,双喜窗花贴在窗户或门上,显得气氛喜庆。
  初婚时,她是个孩子,去婆家,什么都不懂,初夜后,丈夫令许莉娜犹如吃了一只癞蛤蟆,厌恶,恶心,后来,这种厌恶从没减少过。她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把她给了与这种男人,她利用年轻机灵的优势,变着法折磨他,因为,她憎恨这样的生活,她在潜意识里找机会,按照吸引法原则,她等来了货郎,他的话她听得懂,她没有犹豫。
  她成功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许莉娜渐渐看到,女人还有另外的活法,在演艺行业,她的视野得到扩展,奔跑,狂野,女人心智的开启令她心如野马。
  一场演出后的舞会上,军长带帮女人凑热闹,许莉娜听说,军长是英雄,打日本人勇猛汹烈,多年在战场冲杀,身上完好无损。人们对这个传奇的打日本英雄,高山仰止。她坐在舞池的小桌边,不由好奇,眼球被吸引,注视着被女人围绕的军长,军长的目光锐利秒扫全场,与她的光波碰撞,许莉娜的心被狠狠撞击的震动,她勇敢迎着他,军长冲出人群,径直走向她,拉起她的手,和他步入舞池,许莉娜记得那首舞曲叫《夜上海》。
  军长的身体果真如传奇,虎豹的强壮勇猛,狮子的一往无前,他黧黑色的皮肤带有亚洲人特有的黄,没有弹片的痕迹,如果不当军长,他是个很好的拳击手。遇到这样的对手,日本人,哪有不丧胆的!
  这个男人,令她有依靠,女人有了这种感觉,死心塌地的心都有了。军长却不娶她,她超过20岁,太老,不是处女,恼火,尽管这样,军长喜欢她火辣的性格,和他保持情人关系,许莉娜是心中有数的人,只得将就,再说,军长的姨太太数量奔四十了,逼他,损失的只能是许莉娜,现在,军长依然罩她,没多久,许莉娜发现自己怀孕了,军长很高兴,这么多的姨太太能怀孕的很少,或怀上没保住,他向许丽娜做了如果是儿子给她房子给她财产的承诺。
  许莉娜接连喝了两杯红酒,想的入神,发现,自己的思路跑的太远,闹钟的指针直到快5点,天要亮了。
  桌上有个醒目的红帖,许莉娜拿起来,是一张写废的请柬,扔的时候看见上面的名字是闫凡宇。
  闫凡宇沉浸在昏暗的舞池中,久违的醉生梦死回到身边,此时的乐曲不是音乐,简直是催眠曲,令人昏昏欲睡,日落西山的哀叹和消沉。
  六猫附在闫凡宇耳边,轻轻说句话,趁人不备,他们跳到舞池边沿,王二太太和六猫彼此更换舞伴,灯光打起闪烁的电光,王二太太的头埋在闫凡宇胸前说:追杀栾老板的人不是老鹰。
  他们身体贴的很近,似两个恩爱的情人,说话的声音只有他们听得见,闫凡宇:还有别的人?
  王二太太:正在查。
  闫凡宇:布告怎么回事?
  王二太太:老鹰他们不知道?
  闫凡宇:这些人为什么追杀栾老板?
  王二太太:说栾老板欠钱不还。
  闫凡宇:这是个借口。
  音乐的旋律开始强烈动荡,不安的摇滚出歇斯底里的疯狂,听不出中国和西洋乐器的声音,灯光闪烁出五彩的光,这是出现情况的信号,王二太太与六猫神不知鬼不觉的互换回舞伴,闫凡宇发现有个熟悉的影子,影子是男舞者,他双手搂住女人忘情亲吻,手臂上露出印记,闫凡宇看不真切,他扑上前,把那手臂上的袖口猛然掀起,黑暗中,赫然一条弓形皮带纹身,那人显然受惊,推开他,这时,灯光全亮,一群人身着便衣,有人举抢:不许动!你们中间有危险分子,接受检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