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四十四章 信仰

第四十四章 信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栾老板记得,自己逃走那天是个下午,什么都没来得及和栾馨交代,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最重要的一份组织人员名单带上,和栾红简单说了几句,栾红天真的答应,栾梅不知是睡还是醒。
  他到僻静处,换了套乞丐装,头顶烂了圈的草帽,脚上的鞋子揣在怀里,浦口火车站,他发现有形迹可疑的人在张望。
  火车鸣笛,徐徐启动,栾老板从窗口看见那几个人还在,扫描走过身边的人群,会心一笑,此刻的他,摇身变成阔绰的商人,笔挺的呢子礼帽,手里多条文明棍。
  为避免麻烦,他选坐头等车,这里宽敞明亮,设备华丽,座位宽大,铺有地毯的地上,踩上去脚感舒适,金丝绒的椅子,坐上去令疲劳得到缓解,与拥挤不堪、嘈杂混乱的三等车厢,两样天地。头等车厢的座位没有坐满,三等车椅子下都睡满了人,这里多是富裕人,他们悠闲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栾老板为自己倒了杯开水,仰在椅背上假寐。
  脑海似滚沸的开水:城墙下,他把一笔巨款交给来提钱的同志,那里是他们三个月一换的碰面地址,这次是最后一次,没料到出现状况,提钱同志刚走,栾老板看见栾馨和栾梅,吃的一惊,第一反应提钱同志的生命安全,他无法判断栾馨和栾梅有意还是偶然在这里,是不是看到他刚才的举动?他们如果有意跟踪,又看见栾老板的举动,必然去报告,为了防止这点,他只能盯住这两个人,这就是栾老板看见栾梅爬上城墙往下跳时,栾老板的紧张在提钱同志有没有顺利离开南京。
  一切发生在意料之外,这样的事故是致命的,还好,提钱同志安全返回。栾老板作为老江湖,被严厉批评,指责他判断不准确,接头地点危险指数太高,要不是提钱同志放弃原有计划坐二等车改坐三等车,钱缝在内裤里,挤在杂乱的人群里,恰遇列车晚点,提前两站下车。这笔钱用来购买药品,抢救伤员。
  为了保险,组织同时通知栾老板,马上撤回。
  果然,组织判断是正确的,栾老板刚离开,一群人找到他家,直到现在,不知道那群人来自何方码头,这现象令人担心。南京布列了组织内部的无数据点,多人在行动,这些人互相不认识,却相互联系,牵一发动全身的连环反应系统,一人出事,会连累整个系统遭到破坏导致瘫痪。
  说起来,栾老板是老地下,从上海到南京,一直平安无事。栾老板仔细回忆事情的来龙去脉,栾馨的婚事,正常合理,栾馨若出嫁,可以更好掩护他的身份以便开展工作;栾老板没有阻挡,阿伟是个穷小子,没有复杂背景,不会引起他人注意,栾老板本想通过阿伟接触更多的穷人,有句话,团结就是力量,人多力量大,所以,栾馨和阿伟的事,由其发展,暗地支持。
  栾老板会挣钱,源源不断为组织提供后勤保障,他坚定的认为,自己在为理想社会努力,栾老板心中的理想社会,描绘起很复杂,一句“解放全人类”,他记得很清楚。到了那个时候,人人住高楼,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刚开始听这句话琢磨很久,因为他的老家住平房,楼、电灯、电话的认识来自栾馨妈,他这么称呼她。
  栾馨妈去世后多年他依然这样称呼,她其实有个美丽的名字------梅馨红,可是,他很少呼喊这个名字,他觉的不配,女孩太好,他矮穷矬,无论什么时候面对她,强烈的自卑,表现出更严谨的做事,每件衣服的缝头,每个纽扣做的精细。特别是做梅馨红的衣服。在他眼里,她是天堂里的天使,贪图人间景色飞来玩耍,人间烟火不适应她,栾老板更不是他的菜,即使游走于柴米油盐,那也沾上琴棋书画的韵味,和梅馨红一起,栾老板没有过一丝欢乐。
  梅馨红让他见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如此零距离,那是她那个阶层少数人的生活,栾老板要没有自卑、没有痛苦,没有分裂的生活,馨红高高在上,她的一言一行令栾老板拘谨,在她的笼罩下呼吸,栾老板不甘心。
  有时,栾老板感谢老天收走梅馨红,这样,他可以,随心所欲追求理想,他想过,要为梅馨红盖一栋和梅家实力均衡的楼送给她,他对梅馨红说过,梅馨红笑的很美,我等着。
  理想的高大上更彰显现实的骨感小,栾老板的理想走进一股洪流,有那么多的人想盖大楼,这栋楼属于天下人,栾老板和无数人一起努力。
  通过这次事件,内线情报说,南京联络点出了问题,有人盯提钱同志,接着栾老板。必须马上除掉这个人,预防所有同志可能被出卖,一网打尽。
  栾老板逃出时间三个多月,阿伟嚣张,许莉娜活动频繁,老鹰、军长、闫凡宇、柳雄飞、以及程子昂、王化儒这些人之间有没有关系。许莉娜的行为很多行为非常危险,必须摸清楚她的真实目的,这个任务派栾老板是非常冒险的一步棋,栾老板说,派其他人更冒险。
  一、新人来不熟悉环境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调查起来费时费力。
  二、需要其他同志帮助配合,更容易使其暴露,增加风险。
  三、重新开展工作需要做很多前期准备工作,造成不必要的压力,相比较,栾老板的风险只有一点,废弃原来生活过的807号,避免接触原来熟悉的人。
  栾老板的请求得到批准,命令他尽快查出对手予以清除,以保证其他同志绝对安全,因此,这次栾老板重新回宁有着重要的意义。
  栾老板做好各方面准备,踏上南去的列车,火车进站时,他随着旅客走进检票口,一切看上去正常有序,在对面斜对角的窗口,有只枪管正对准他,他发现后见势不妙,侧身躲开呼啸而来的子弹,身边的旅客应声倒地,跑出一批身穿黑衣的人包抄过来,他拔腿往车站外跑去,出现了王化儒女儿王琦看到的一幕。
  无数颗子弹嗖嗖射向他,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倒下,倒下了只有完蛋,对付子弹,栾老板并没有经验,但他知道,倒下去,会有更多的子弹者射来,他将成为蜂窝煤球,必死无疑。
  跑,兴许有条生路,他跑向车站外的百货公司,里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栾老板钻进去,顺楼梯转到楼梯石板下,发现自己大腿中了子弹,鲜血直冒,刚才只顾跑,没有感觉,这时,疼痛袭来,他低头看见,沿路全是血迹,他脱下内衣,用牙齿扯住一角,撕成布条,把大腿根绑住止血,用衣服把来路的血迹擦的乱七八糟,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