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四十三章 惊险

第四十三章 惊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座落在珠江路段的这座小楼,与华门相隔不远,一片朴素的房屋中,它显得鹤立鸡群,这是当时为表彰军长抗敌有功由政府专门拨款,专请德国建筑师和南京美院的教师共同设计而造。军长是四川人,天生的战斗者,勇敢机智,屡战屡胜的变形金刚,他最大的特点,能打仗,会打仗,擅长打仗,从四川、江西、浙西、太湖、宜昌都留下他的足迹。日本有2万人与他的部队展开拉锯战,此军长亲临监督战斗,击败东洋,创下击毙团长中将,击伤日军旅团长,让进犯者闻风丧胆,。
  然而,这个军长对荣华富贵兴趣索然。
  如果真有命运这个东西,许莉娜是个命苦败的女孩,许家是个庞大的家族,男尊女卑这条界限,犹如一道沉重的闸门,把男人女人分隔成天堂地狱,母亲一连生了九个女儿,许莉娜和九妹相差20岁。
  许莉娜15岁出嫁,男人是后牙山农民,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却死命打她没商量,她发现,山里女人每个人是一样的生活轨迹,睁开眼睛在山里打转,家里、地里、山里循环往复,带孩子、侍候公婆男人,她们的头发垂落在脸前,顾不得撩拨,吃力的走在坎坷的弯弯山路上,没人帮她们,她们甚至没想过有人来帮自己。
  一天,山外有个货郎来到村里,带的针头线脑脂粉手霜,村里多数人没有钱,用粮食土特产与他交换,货郎并不在意,给什么都能换。许莉娜问他从哪来?
  货郎说,外面,
  外面是哪?
  外面,很大很高很远,
  外面有什么?
  平坦的路,走上去安逸舒服,
  女人不用受气,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找自己喜欢的婆家,自由平等民主,还有……
  许莉娜听不懂了:我想,出山,
  想好,走了,可不容易回来。
  货郎让她夜里趁大家熟睡候,到路口等他,他带她走。
  许莉娜太渴望货郎说的生活,太渴望看见另一和世界,她没有犹豫,跟着货郎,走了一夜,两夜,三夜,后来她不再关心时间,两条腿机械的走,货郎不再和她说话,饿了吃干粮,困了路边打个盹,所有有的时间都用来赶路。
  许莉娜经历人生第一次,火车、轮船、汽车、人力车,来到南京,惊奇的住进旅馆,睡的死去一般,她醒来时,服务生告诉她,货郎走了,临行交给她地址:找这个人。
  许莉娜不识字,服务生说有人来接她。
  小姑娘叫栾红,进门来叫她大姐,亲热的拉着她的手,门口停着辆黄包车,栾红示意她上去,自己蹦蹦跳跳走了,车上坐着个男人正是栾老板,他们这样认识了。
  三月,春意盎然,百花齐放,是生命开始喧闹的季节,搂的墙壁挂满紫藤,枯竭的干枝萌芽出尖尖的嫩,冲出冬季的蜿蜒,这是个爱花的主人。迎春花开满了院墙,炸出金灿灿的黄绽向四方,红梅探出墙外,在枝头俏皮的闹红,她们一拨拨开一拨拨谢;灯笼花暗香四溢,玉兰花一朵一朵开,远远望去花在小楼的中央开放,有人称它群芳楼。
  又是一个明媚的清晨,伴随着鸟鸣的叫声,阿伟醒了,身边的许莉娜早已起来,阿伟刚想起床,许莉娜进来,看见阿伟:今天又是好天气,看来,老天爷也成全我的美事。许莉娜复躺在床上,对阿伟嫣然一笑,阿伟自然明白其中意思,他暗暗叫苦,这阿伟正当青春,如狼似虎,战斗力如火如荼,与许莉娜变态的疯狂倒也匹配,起初,阿伟觉的得到天上砸下的大金饼,他穷尽消费自己的激情,许莉娜把他当作机器,不给他丝毫的机会喘息,他的二心和反抗沉下心底。
  许莉娜问起金表的下落,他知道自己被跟踪,没等他解释,一只人的手指和金表扔在他脚下,许莉娜冷冷地:认识吧。
  阿伟的身体从沙发上滑到地毯,两条腿90度曲折,他匍匐在地,磕头如捣蒜
  许莉娜:你,结过婚,还有孩子。
  阿伟说话的腔调都变了: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许莉娜:还敢狡辩。
  阿伟没料到看上去很美的许莉娜一招手,立刻进来几条大汉,凶神样看着他,阿伟直喊饶命。
  许莉娜:让他见识见识,欺骗我的下场。
  虽然地毯隔音,铁链的哗啦声还是清晰地传来,阿伟不敢抬头,许莉娜揪住他的头发,几个人抬着个狗笼,里面模糊不堪的一堆东西,好半天才蠕动一下,发出鹅鹅鹅的声音:告诉他这是个什么东西。
  许莉娜的话音刚落,屋子里漆黑,墙上的灯光处,打出一张英俊年轻的男人照片,许莉娜说:他叫高飞,是名体操运动员,高飞在单杠上的矫健英姿,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小鲜肉,他背着我去万香搂,和一个妹妹勾搭上。
  许莉娜对着阿伟:想看看那个妹妹吗?
  阿伟本想继续磕头,又觉得没什么大用,他换了副面孔,泪如雨下,痛哭流涕,把栾馨编排一通,说栾馨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是别人的,别人跑了,栾馨赖在他身上,他没同意,栾馨纠缠他。如果不信:我宁愿莉娜小姐把我变成这样,但求你给我留口气,让我爱你,直到死去。
  许莉娜不听他这套,命令把阿伟关进地下室,直到他奄奄一息,才放他出来。从此后的阿伟脱胎换骨,成为许莉娜的爱人。
  阿伟从许莉娜身上爬起来,去洗手间,任何时候想到那一幕,不由胆战心惊,他的机灵,躲过许丽娜一劫,心中有愧栾馨,可现在顾不了她,以后的路,只会更加难行。
  佣人敲门什么时候准备早饭,他苦笑着说;我问问小姐。
  许莉娜许多事情都在晚上进行,应酬、交际、议事,拍戏时不分白天黑夜,生活规律完全打乱,睡眠质量极差,早上才开始她的夜生活,她惺忪着双眼,等着阿伟再战。
  阿伟把情绪调整到饱和度百分百,春宵一刻,良辰美景,所有的烦恼抛却脑后,人生不欢更待几何,许莉娜分不清现实和演戏,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狰狞的**大概是这对男女最原始的相貌,阿伟先败阵:当心肚子里的孩子。
  管他呢,又不是你的,掉了不是更好,我给你再怀一个。许莉娜色眯眯的说,阿伟不敢接话,女人的话在很多场合不能相信,特别是许莉娜这种女人,不小心小命都不知道是怎样丢掉,他温柔的说:小心身体,你是做大事的女人,我的亲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