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三十八章 风水

第三十八章 风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年过去,一切恢复平静,以它的次序前行,王二太太发现,这个大院里在新年期间发生了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04号住宅,小女儿程君丢失,男主人程子昂不辞而别。04号住宅,栾家二姑娘栾梅和大姑娘栾馨的男朋友从城墙摔下,栾梅瘫痪在床,接着栾老板莫名其妙借故出走,犹如空气消失了;程家的女人奇葩,破天荒去做男人做都吃力的黄包车车夫,程家大女儿程芳二女儿程丽做了窑姐。栾家三个女儿莫名其妙成为孤儿,栾馨的阿伟不见踪影,这姐俩唱的到底哪一出,姐妹争嫁?却没有结果,更奇葩。
  王二太太自从嫁给王化儒,与他的大老婆王太太纠纷争吵不断,王化儒解决两个女人战争的最好方法是运用他训导手下学员的方法:暴力。
  王化儒相信暴利是解决纷争的唯一手段,上到国家,下至百姓,屡试不爽。王化儒并不怜爱这个在戏台上百媚千转、绝色天香的杨贵妃,在舞台上的光鲜魅力,进了凡俗的小家庭,也要面对柴米油盐,枯燥日子的重复。王二太太对这个家的介入的自然引起王太太的不适,两个女人大打出手,王化儒的皮带首当其冲对准大老婆,下手的那个狠,把这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女人看的双目呆滞,王太太自然不是男人的对手,被打的几乎见了阎王,在医院住了三个月。王化儒办理完住院手续,若无其事的淡定,把王家的三个孩子和家务一股脑推给她。晚上与王二太太行使云雨,照样腾云驾雾醉入佳境,王二太太怀疑起自己,丧失亲人的悲痛令她与切齿的恨为伍,这是一种无法在具体目标上实施复仇的恨,他们统称:日本人。自己要找的是靠山和力量,不是一边享用自己一边发泄皮带的威力,这种梦一样的想法很快破灭,王家没有自己合适的位置,王二太太花了好长的时间,没有想出更好的结果。
  03号住宅的柳雄飞家安然无恙,夫唱妇随,令人羡慕。但他的好友闫凡宇的女儿得了需外国人诊治的怪病,王化儒两个儿子得了疑似今后可能不生育的毛病,这些是王二太太偶然从王化儒嘴里听来的。
  新年后,王化儒被派往广东出差,时间一个月,在王二太太听来,这个消息仿佛是一条解禁令,王二太太顺势说正想去寺庙为自己家的亲人做超度,要在庙里行善事,积阴德,借机与王太太分开,让她们在家里折腾好了。
  一连三天,王二太太在郊外的灵谷寺,找到法师,斋戒沐浴,焚香念经,为亲人做了亡灵超度,心灵的沉重方有片刻的轻盈。
  难的这样休闲,许莉娜主演的电影大获成功,火的一塌糊涂,各大剧院都在放映《浩劫人生》。她的生活发生了的变化,她还记得从前的小姐妹,其中有王二太太,特地请她喝咖啡。走出灵谷寺,王二太太赶往城区,咖啡厅把尘俗的世界彻底隔离,琴师身着雪白的衬衫,陶醉而迷蒙地弹钢琴,琴声流畅,源源不断从他的双手下潇洒流淌,犹如一股涓涓滑过卵石的小溪,空气轻柔,氛围浪漫,小提琴手伴随着丝帛样的旋律,琴弦颤动出令人宁静的音符,雅致的滑过心灵,旋转着在空中弥漫。王二太太身坐其中,把纷繁的俗事抛在外边。
  旋转的大门启开,鱼贯而入一帮人,王二太太一眼看见中间的女人许莉娜,许莉娜派头十足,墨镜扣满半张脸,神秘出伪装的酷相,墨镜有这样的功能,什么样的面孔与它为伍都能出现派头的效果,她看见了王二太太,径直走向她,两个女人极力拿出做戏的本能,夸张的拥抱后暗暗相互打量,许莉娜身后站了四位保镖,许莉娜挥挥手:阿伟陪我,你们可以走了。一位男人留下,马桩样立在许莉娜身后,王二太太瞄了男人一眼,原来是栾老板的大女婿阿伟,无非年前年后的时间,鸟枪换炮啦,要说这人,真他妈能装,真他妈会装,真他妈敢装。
  咖啡的味道永远有点苦,许莉娜说。
  阿伟为她的咖啡加进方糖,看见王二太太,点点头以示招呼,为王二太太的咖啡加进方糖,王二太太的眼前浮现出与阿伟的第一次见面,在大院里,善于风情的王二太太当时看他还是个雏,本想逗逗他,还没找到机会,没想到,让许莉娜圈了去,栾馨这下可惨了,粘上许莉娜,栾馨除了认倒霉了别无他法。
  加点糖好了。王二太太的话一语双关。
  许莉娜:从良,过得还好吗?许莉娜的口气嘲讽。
  王二太太:灰常好。
  许莉娜: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阿伟。
  阿伟对着王太太笑笑,起身来到她跟前伸出手:幸会幸会!
  许莉娜说:这是我的姐妹,你叫她铁姐。阿伟顺从地喊了句:铁姐。
  许莉娜:说起来,我还真要谢谢你,当初你要是接了这部戏,主角一定是你。
  王二太太:我只是个唱戏的,在舞台上现现,拍电影不行哦。你是块金子,什么都挡不住你的光芒。
  许莉娜:我约你来,想请你帮我,许多事情你比我懂,趁着热劲,我想拍部新戏。
  王二太太:不行不行,我们家老王会不高兴的。
  许莉娜:你说王教官?我找他去,这个面子能不给吗?再说,当初,我还是你们的红娘呢。
  王二太太:话是这样说,当初我答应他不涉足娱乐圈,不出头抛面,我这样,总不太好。
  许莉娜:那,算了,我的电影,看了吗?
  王二太太还真没看,只看见街头的大海报,正想回答,大厅的门开了,柳雄飞、闫凡宇带着柳梦雪进来,两个女人各自找自己的熟人打招呼。许莉娜看见闫凡宇,热情的难以掩饰,王二太太看见柳雄飞,在这里遇见,实属巧合,柳梦雪好奇的望望这个,看看那个,她今天开学,柳雄飞送她去学校报到,参加开学典礼,柳雄飞等她典礼结束,顺便接她回来。闫凡宇约了美国医生,谈女儿闫天意的病情,两人很久没在一起聊天,搭柳雄飞的顺风车,柳雄飞打算陪他等美国医生来了,再送柳梦雪回家。
  阿伟这时不知该如何好,站在那都不合适,柳梦雪双腿跪在椅子上,玩弄着细长的咖啡匙,听到琴声,跑到钢琴前,看两双细长的手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游走,忍不住抬起两只小手,煞有其事的弹琴,阿伟觉的无聊尴尬,跟了过来,钢琴的声音也吸引了他。
  栾馨前脚走,阿伟后脚照着名片的地址找到许莉娜的住宅,那是一栋座落在城南繁华地的独立三层洋楼,佣人对他说莉娜在睡觉,他可以去后花园走走等莉娜睡醒,正是中午11点左右,阿伟没有把奇怪的心情说出来,佣人打开通往后花园的门,阿伟啊了一声,眼前豁然出现一片绚丽的梅花海,阿伟从没见过这样绚丽的花海,白的洁雅,粉的娇嫩,黄的热烈,一蔟簇一片片一朵朵,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的光,他走近她们,才发现她们中的多数已萎缩枯败,落在地上的枯黑糜烂,枝头上不过是梅花最后的姿容,不愿离去却又无奈,时光的无情谁又能阻挡?后花园里空气带有败花残柳的味道,池中的金鱼自在悠闲,红色的尾巴优雅的摇曳,划出荡漾的清波,巴西龟俏皮的探出头晒太阳;开满梅花的后花园,令阿伟很难想起现实的冷酷,美好的梦想不断飘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