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三十六章 背叛

第三十六章 背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栾馨听说阿伟和栾梅双双躺在医院里,立刻心急火燎来到医院,阿伟刚好从急救室推出,大夫以为栾馨会拦住阿伟,而她急切想见栾梅,这种迫切压倒所有的想法。
  度日如年的等待,急救室终于走出护士,栾馨拉住她:我妹妹?
  护士示意她安静:我们会尽力的。
  栾老板匆匆过来:大夫说,阿伟没什么事,只是皮外伤。
  栾馨:那么,栾梅?
  栾老板:大夫没说。
  栾馨:爸爸,我有点害怕。
  急救室的大门依然紧闭,栾馨看着那扇门,多么希望它开启,再次听到“没什么事,只是皮外伤”的消息。栾老板见栾馨过于紧张:你去看看阿伟吧!
  栾馨摇摇头:我等妹妹。
  栾馨的脑海一片空白,所有意识集中于突如其来的栾梅在急救,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她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双眼死死盯住那扇门,眼皮不敢眨一眨,好像一眨眼那扇门会不见了。
  栾馨记得,她们的妈妈也是在这样的一扇门里,也是这样紧紧关着,很长很长时间,门才打开,栾馨明明看见她们的妈妈躺在床上被推出来,可是,大人们说,她们的妈妈死了,那时的栾馨5岁,矮小的栾梅拉着她的手站在她身边,刚出生的栾红被大夫抱走了,后来,栾馨和栾梅,爸爸抱着栾红,跟在棺材后面,把妈妈送到很远的山里,从那以后,这个家没有了妈妈,他们姐妹三和爸爸相依为命。
  栾梅从小依赖栾馨,栾馨也离不开栾馨,姐妹两是一对影子,来去成双,无论做什么事,栾馨非常宠爱栾梅,栾梅更依恋姐姐。这样的关系从栾馨有了阿伟发生巧妙的变化,从感情的角度,栾馨看重姐妹的情谊,可是姐妹情与爱情不能相提并论,这两者并不矛盾。
  栾馨爱阿伟,同时怕栾梅受到冷落,比以前待她更好,栾馨以为栾梅舍不得她嫁给阿伟,更感怀姐妹的情谊。
  门开了,栾梅满身纱布,脸色惨白,鼻子上插着管子被推出来,栾馨扑过去,她哭了:栾梅,栾梅。
  大夫:她需要安静。
  栾馨的眼泪夺眶而出,梨花带雨:栾梅,栾梅,我是姐姐。
  栾梅呻吟着,喊:阿伟,阿伟------
  一名大夫回应:我在这,我在这,什么事,告诉我。
  栾梅听到回话,放心了,喃喃地:别离开我。
  还是刚才的大夫:我在呢。
  嚎啕大哭的栾馨跟大夫进了病房,灯光下,栾梅整个身体被绷带包住,哪里看得见先前精灵般的活泼,栾馨愈发心酸,大哭起来。
  栾老板:栾馨,栾馨,别这样。
  大夫把他们两人拽出病房,安慰一番:你们这样,不利于伤者恢复,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栾馨抹着眼泪,听大夫说,栾梅的身体瘦小轻巧,在空中被阿伟挡了一下,两人挣扎时摔在泥地上,庆幸的是生命都保住,阿伟头部的伤不严重,栾梅重一些,整个抢救过程都在叫阿伟的名字,这个名字让她很激动,大夫只好顺应她,这样她才肯配合,所以,目前栾梅需要特级护理,不要让她激动烦躁。
  大夫说完走了,栾馨念头纷涌,思想乱七八糟,她来到栾梅床前,眼泪又流出来,她爱她,超过对任何人的感情,她甚至想为她承受这份伤痛,可是,她却不能代替她,悲伤攥住她的意识,栾老板和她约定:他们两轮换值夜照顾栾梅,因为家里还有栾红,栾老板交代完,匆匆离去。
  栾馨坐在病床前,栾梅喊着阿伟,栾馨这才想起阿伟:你等等,我去看看他,护士麻烦你照看一会。
  护士过来量体温:好的。
  阿伟身上的纱布比栾梅少,昏睡着,护士见她进来,连忙站起:你可来了,来,我和你说说。显然,护士把她当做阿伟的妻子,对她说,阿伟的麻药还没过去,家属多注意观察,不要让受伤的地方感染,避免破伤风等等注意事项。
  一周后,阿伟仿佛在医院疗养完毕,完好无损的出院了。栾梅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因医疗费没有按时交齐,已停止用药,无奈的栾老板,把栾梅接回家休息。
  期间,阿伟母亲来过医院,听说事件经过,大骂栾梅是祸害人的扫帚星狐狸精,栾馨一点点知道事情来由,她当然不相信,栾梅会和自己抢男朋友,定是阿伟勾引她,栾馨的性格特点是非黑即白,栾梅现在脑子不清楚,等她醒来,栾馨再好好问她。
  阿伟要忙他的生意,栾老板要继续他的生意,栾馨要帮爸爸照顾栾梅,带好栾红,她把栾红看的很紧,怕栾红再出问题。每天,栾馨忙的连上厕所都需要掐点计算,劳累令她疲惫不堪,精神萎靡,总是犯困,她想找时间和阿伟谈论结婚的事。她的小肚子微微隆起,显出妇人有孕的迹象,等到天气热衣服穿的少,衣服的前襟眼看被顶起,一定显怀了,她心里恨阿伟把妹妹害成这样,却也无奈。
  阿伟最近无论做什么,事事不顺,弄的他心情烦躁,百无聊赖,在布店里坐着发呆,栾馨走进来,阿伟看见她,没有丝毫惊喜:你来干什么?
  栾馨并不计较:忙的怎么样?
  阿伟:不好。
  栾馨:耐心点,总会好起来。
  阿伟:你不在家照顾栾梅,来这干什么?
  栾馨:你心里明白。
  阿伟:我明白什么?
  栾馨:阿伟,我们说好的,我们结婚吧!
  阿伟:那是从前,现在我不想结婚。
  栾馨:孩子,你也不想要?
  阿伟:什么孩子。
  栾馨:我们的孩子。
  阿伟显然一愣,很快掩饰:你在说什么?
  栾馨被他说的也愣了:这孩子,快显怀了。
  阿伟:你别胡说,哪来的什么孩子,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交往。
  此话对栾馨来说如五雷轰顶,每个字都是一把匕首,深深刺进她的心脏,令她疼痛的喘不过气,她气的竟然说不出话,良久才说:本来我不相信,原来真是这样。
  阿伟听了这话:你,什么意思?
  栾馨:是你勾引我妹妹,害我妹妹这样。
  阿伟:我没有。
  栾馨:你敢说你没有,我妹妹这些天一直喊你的名字,只要听说你在身边,她会安静,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最清楚。
  阿伟:是她勾引的我。
  栾馨忍不住哈哈哈大笑: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要和姐姐结婚的姐夫,和妹妹好上,出了事,吓的躲了,你还能说出这种话。
  阿伟:随便你怎么说,我没做对不起栾梅的事。
  栾馨:那么对我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