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三十四章 过坎

第三十四章 过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年初一,鞭炮的声音零落响起,几分热闹后便沉静下来。母老虎早早起床,和面,洗菜,她准备好好做一桌菜,给孩子们吃。她破天荒没去砸程芳的门,觉的该让她多睡会,做事的时候尽量放低声音,孩子们这几天没吃好睡好,更不用说穿好,在娘家,她什么都不用做,而现在她什么都要会做,不会就学。她想起过去的年,程子昂多少会搭把手,程子昂不做家务,他做的事情母老虎看不上眼,比如扫地,拿把扫帚慢条斯理,慢慢吞吞让急性子的母老虎看了着急,程子昂唯一会包饺子,他包的饺子皮薄馅多,形象佳,像他的人,四方板正,内涵不张扬。当年在母老虎家的饭店,程子昂一家人是靠他们的慈悲施舍才撑了过来,没想到,世上没想到的事太多了。
  母老虎依旧是满足的,最终孩子牵住了她,让她熬过想死的念头,恢复她要强的个性,如果现在去死,她无论如何不甘心,远方的父母,在那有个不曾让她受半点委屈的家,她为什么要为一个半路和她在一起不过有了几个孩子的男人而死?想起程子昂带给她的欢欣,同时留给她的伤心,孩子渐渐占领她的牵挂,没父亲的孩子很可怜,再失去母亲,不是更可怜,想到这,母老虎勉强撑着没有力气的身体从床上爬起,包顿饺子和孩子们过个年,然后,带着孩子活下去,她的脑海里有了坚定的愿望,把几个孩子养大成人,也许,有一天,程子昂回来了,想到这,她浑身有了力气,思维清晰,心情清爽许多,她开始剁肉馅,刀触到案板上,有节奏响起,不一会肉馅剁碎,天大亮了,她转身准备去洗从地野地剜来的荠菜,这是长在荒郊地里的野菜,用开水烫了有一股清香,发现孩子们都悄悄起床,犹如受惊的小猫在一边静静的看她,令人心疼,母老虎努力恢复平时的口气:程芳,把菜洗了,程丽,把面板搭好。
  两个女儿答应着分别忙碌,程江说,妈妈,你怎么了?
  程海拉哥哥一把:妈妈给我们做好吃的。
  母老虎:你们哥两去抬水。
  程芳:别让弟弟去,让他们读书。
  母老虎:程海,做好饭喊你。你们哥俩进屋看书去。程海一脸不高兴,但他不敢回嘴,只好拉了哥哥进屋,去反复再看看过许多遍的课本。
  新年好啊,程太太。王二太太端来一碗饺子:我们包的韭菜馅,先尝尝。
  母老虎十分感激:我们正包呢。
  王二太太:我们老家喜欢包大个的饺子。
  程太太随口问一句:二太太哪里人?
  王二太太:东北那旮沓的。
  母老虎让程江端走王二太太送来的饺子,让他和程海吃,哥两很快吃完,母老虎不让他们出来,只好在房间里,冻的哆嗦,两人玩起斗鸡,乐的不敢出声。
  柳梦雪端了盛满肉片的盘子:阿姨,我妈说,这是我们家做的腊肉,我妈让我送来。
  母老虎不由心生感动: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自从程家接二连三的出事,有几天没见荤腥了,只见盘里的肥肉发亮,瘦肉精细,母老虎捏一块放进嘴里,味道厚实的香,筋道耐嚼,别有一番味道,难道我不能做些食物去街上卖?她想起自己家里是开面馆的,她眼前一亮,有了主意,眼睛里亮起了光,婆婆在男人离世的状态下把孩子拉扯大,我也能。
  孩子们兴高采烈的吃完饺子,那盘腊肉片进了各人嘴里。次日,尝试做当地人喜欢吃的面餅,带程芳到别家的面馆吃面,回家后娘俩商议,小年过去,人们开始新年的生活,程江和程海背起书包,一如往常上学,母老虎带着女儿,在家包了饺子,程芳去街头卖,没料到,第一天摆摊,遇到警察,其他摊贩早跑的没了人影,程芳来不及收拾,带的饺子成了实在的肉面饼,回来后不舍得扔掉,连皮带馅放在锅里煮成一团面糊,连吃好几天,程芳为此挨了顿猛揍。日子久了,程芳有了眼色,但是,生饺子稍微久放就粘在一起,不好卖,程芳见有生煎饺子,不容易相互粘住,为什么不把饺子弄熟做成煎饺,回家和妈妈说,母老虎大骂,浪费火,增加油,时间更长,多出许多成本,但是,生饺子的确不好保管。他们发现,蒸熟的饺子受欢迎,以此为启发,一天油煎饺,一天蒸饺,一个月后,成本和收入加上浪费的,没有赚到钱反而赔了,这样下去不行。
  这天,母老虎把娘家的陪嫁首饰当掉,盘算手里的钱能做些什么,看见拉黄包车的,坐车人下车后直接给拉车人钱,她把钱放进口袋,走进车行,询问拉车行情,车行老板看她是个女人,以为她为男人打听,说了需要的租车钱,母老虎把手里的钱递给老板,老板接过钱指了一辆车,母老虎高兴的拉起车在路上跑起来,恰巧,一对母女说要去夫子庙,母老虎熟悉这地方,她拉着车飞快的跑到夫子庙,坐车的母亲掏出钱递给母老虎,母老虎愣了片刻,接过钱,那一刻,她的眼泪流出来,这样意味着她有一天可以赎回当掉的首饰,意味着不需要带着孩子投奔娘家,她的计划开始实现第一步,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没有男人,没有任何人帮助,在这片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把孩子抚养长大,她的天地宽阔起来,脚下有了路,她在心中对自己说:人,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面对苦难,她勇敢的站起来,勇敢的迈出第一步,她狠狠的想,程子昂,你这个王八蛋,你就是去了阎王爷那里,老子也要把你揪出来,看看你的心长的什么样?老子一定要报复你。
  初一清晨,阿伟拎着装有热腾腾饺子的饭盒,一路小跑,路上行人不多,有几个孩子摔鞭炮,发出震耳的响声。阿伟担心饺子凉了,撒开腿跑着,嘴里哈出一阵阵热气,双手冻的通红,见栾家大门紧闭,阿伟只好敲门。
  这段时间,栾家为了赶制衣服,非常劳累,年过的潦草马虎,生意人本身没有节日的概念,虽然忙又累,能挣到比平时多的工钱,心里依然情愿,劳累之后,每人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栾馨觉的自己应该得到最多,她是老大出力大,缝纫技术好,又独当一面,而且男朋友阿伟天天来帮忙,还提供市面上少有的布样,虽然,生意人来往以利为上,但阿伟为了她,做出许多奉献,而且,自己和阿伟的婚事马上提到日程上,需要花钱的地方更多。
  栾梅想:自己没日没夜的做事,累的差点吐血,好几年没添件像样的衣服和鞋子,她已经长大,到了该找婆家的年龄,添两件首饰,把自己打扮打扮,漂亮体面的嫁出去,爸爸要考虑这点,多分点钱作为自己的私房钱。栾梅找对象的标准对方必须有钱有貌,姐姐的对象阿伟这两样都符合标准,特别是容貌,超出栾梅的预期值,令她爱慕不已,一见钟情,至于钱,她可以在娘家多攒些,来弥补这项缺憾,以后,还可以和阿伟共同挣钱。栾梅这样想着,充满憧憬希望,仿佛阿伟不是栾馨的男朋友,而是她栾梅的未婚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