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三十三章 天意

第三十三章 天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了柳雄飞的车,闫凡宇大踏步向前走,他急切想见到天意,一想到马上能看见这个女孩,闫凡宇的心里涌起欢欣的情绪,快乐犹如一股清泉从心头流过,这是闫凡宇从没有过的心情。
  凡宇-----,身后传来女子的喊声,锃亮黑色的轿车“吱呀”在闫凡宇身后刹住,因为停的太急,车身紧紧贴住闫凡宇的身体。
  闫凡宇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回头,停下的小车门打开,穿着丝袜的双脚,蹬着黑色高跟鞋,旗袍,背心,狮子卷发型,面如玉脂,浓妆的眼睛深凹进眼眶,犹如骷髅的两个眼圈,带有一丝沧桑,弯眉毛,翘嘴唇上的红,在萧条的冬季,显的热烈。她臂腕上手挂坤包,露出蔻丹红指甲,她手扶车门,微微含笑,姿态大方随意,看着闫凡宇。闫凡宇也看她,喊出她的名字:许莉娜——
  好记性,你还记得我?我们有一个世纪没见面了。莉娜的表情略带夸张。
  你刻在我这里,闫凡宇指着自己的胸口,怎么能忘呢?
  莉娜:怎么,一个人?这么清闲?
  闫凡宇:你?不是更清闲?
  莉娜:我哪有你这么好命?说完从坤包里拿出一沓票:我主演的新电影《浩劫人生》,初三上映,请一定去捧场。
  闫凡宇:祝贺你,莉娜小姐!闫凡宇接过电影票,莉娜喊住他:我已经搬出原来的房子,这是我的新名片,改天我们一起喝咖啡。
  闫凡宇:我只喝茶,小姐。
  莉娜:该罚,将军不喝咖啡喝茶,雨花茶。
  闫凡宇:我现在只是个打杂的,那还配的上将军称呼。
  莉娜:这话什么意思。
  闫凡宇:不说了,一言难尽。
  街上行人看见身穿戎装的男人和时髦女人聊天,投来好奇的目光,乞丐趁机过来讨钱,司机把他们赶走。
  莉娜看看手表:抱歉,我要去参加新片记者会,对了,下一步,我准备与人合作成立电影公司,有空来指导指导。
  闫凡宇:我可不懂电影。
  莉娜:你懂诗,在我眼里,电影就是诗,有句话,艺术是相通的。
  莉娜上了车,从车窗探出头:上车,我送你,忘了问你,你去哪?
  闫凡宇:不用,谢谢,我随便走走。
  闫凡宇把手里的电影票放进口袋,随手扔掉名片,他不打算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瓜葛。
  幼稚园看门人看到他,满脸焦急:快去看你女儿。
  闫凡宇:看我我女儿?
  看门人:你女儿的老师说,如果看见你,告诉你马上去医院。
  轮到闫凡宇焦急:去什么医院?
  医院里,闫天意正躺在病床上打点滴,梳着独辫子老师和两条短辫子老师守着她,闫凡宇急匆匆赶到,独辫子老师示意他走出病房。
  独辫子老师:你可来了?
  闫凡宇:天意怎么了?
  独辫子老师:今天,早操时间,我带孩子们在教室玩小兔跳游戏,游戏到一半,听孩子喊流血了。我过去看,是天意流鼻血了,以为是小朋友不小心碰的,马上找生活老师为她擦干净,用棉球塞了流血的鼻孔,让她坐下休息。后来,我看见棉球被血浸透,还在往外冒血,我赶紧带她找生活老师,生活老师有事提前走了,我把她送到医院,现在血止住了。
  闫凡宇回到病房,短辫子老师是天意的音乐老师,闫凡宇顾不上和她说话,只见天意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没有血色,看上去令人心痛,她紧闭双眼,沉睡在梦中。
  闫凡宇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对短辫子老师轻声:老师。示意她走出病房,在走廊,闫凡宇对老师表示感谢,拿出莉娜给他的电影票,抽出几张,递给独辫子老师:麻烦两位老师了,这是上映的新电影《浩劫人生》。看的出独辫子老师的欢喜溢于言表。
  闫凡宇去找大夫,依然是上次的大夫,看见他说:血止住了,以后千万小心,尽量避免出血。
  闫凡宇把电影票抽出大半给大夫:新上映的电影,凑凑热闹。
  大夫:什么电影?谁主演?
  闫凡宇:《浩劫人生》莉娜小姐。
  大夫:哇,电影广告早出来了,正在到处搞票。
  闫凡宇:我女儿。
  大夫:令爱的血虽然暂时止住,为了稳定病情,可以留在医院多观察几天,不过,这个年,你恐怕要在医院度过。
  闫凡宇:只要我女儿安全。
  大夫:我有位美国朋友,对这方面的病有研究,过一阵要来这里业务交流,我可以介绍你和他聊聊,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
  闫凡宇升起希望,大夫话锋一转:只是,费用很高。
  闫凡宇:如果能治好我的女儿。
  大夫:令爱留在医院观察,稳定后再出院。美国医生来了,我会通知你。
  闫凡宇:谢谢你!
  从大夫办公室出来,闫凡宇一阵轻松,恢复了欣悦的心情,如果天意的病能治好,这将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他来到天意的病房,天意依然沉睡,护士来量体温,闫凡宇对她温柔的笑笑。他的目光掠过墙上的日历,寻思,今年的除夕晚宴,本来想好好热闹一番,他还准备了小节目,给孩子们发红包,送礼物,以此把这段寂寞无聊的时光打发,都被这个突然闯进她生活的天意打乱了,想到这,他给柳雄飞打了电话,告诉他除夕晚上他有点事,晚到一会,请柳雄飞不要见怪,柳雄飞大概正忙,没多问。
  今年,要在医院过了。闫凡宇再次这样想。
  龚云烟回到了少女时代,那份朦胧初开的轻柔在心间升起,甚至让她忘记自己是五位孩子的妈妈,这样的心情逝去多少日子渐渐埋葬。她带着孩子们在栾老板家试新衣,她的长袖旗袍,白缎底手绣绽放的红梅,她的头发没盘,垂至腰间泻如瀑布,于当年的母亲几分相似:皮肤如牛奶般白皙,脸型略长,黛眉弯,双眼威,娇柔阴冷,玫瑰带刺,高贵平易,比母亲多了强势,只是这份强不轻易显露,她身上的旗袍裁剪合身,色彩低调奢华,栾老板说:都说人在衣裳马在鞍,可柳太太活生生把衣服比下去。
  栾馨把龚云烟身上的线头轻轻捏下:单这娇嫩的颜色,可是挑人的,只有阿姨这样的人品镇得住,这梅花,看着娇嫩,实则刚强,正和阿姨的心性契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