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 第三十一章 设局

第三十一章 设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生意人来说,年前正是趁机赚一笔钱的时候,阿伟把自己的事安顿完,往栾馨家赶,阿伟的心情异常愉快,人受情绪的影响是连锁的,他脚步轻快,表情和蔼深情,整个世界忽然鲜亮起来。要是放在去年,这种心情是奢侈的,迎面走来伸手乞讨的老人,女人,或者男人和孩子,褴褛的衣衫很远有股难闻的味道,裸露在外的皮肤又干又黑,他们的索要有点无赖的意味,阿伟厌恶的扭过头,快步走过。
  他觉的穷人没什么好同情的,他是穷人时,从没想过乞讨,也没希望得到他人的同情,眼下自己离开穷人行列,更犯不上沾边那些人。是他的努力使他的人生前行一步,当然,还女朋友栾馨,栾馨,令他漾起舒适。
  无论从任何方面,栾馨都高于他。栾家全是女孩,老栾家家产有他一份,这点无人质疑,说明他运气不错。以前的阿伟特别注意看街上行走的人,发现差别很大。首先说衣服,如果穿的连身上的肉都遮不全,他们脸上必定毫无笑容,譬如他的老爸,每天唠叨他不务正业,自己的乐趣是每天晚上就着蒜瓣的喝高度白酒,醉醺醺的倒头昏睡,次日起早去拉车,挣的钱全部给阿伟老妈,阿伟后面一群弟弟妹妹,每个人都吃不饱饭,哪有多余的力量去管上身的行头。相反,整洁气派的服装,进出于华丽的场所,笑容是随时可现的。
  栾馨有手艺,不要别人养活,阿伟不喜欢养闲人,哪怕这个人成为老婆。栾老板的家当比阿伟老爸强,老爸说过,这个家要靠他,因为他是长子。
  因此,阿伟盼望和栾馨结婚,更重要的,他想住进栾馨家里,早日搬出贫民窟。
  阿伟走到路边的拐弯处想起,他们的照片该洗好了,这时的照相师应该在夫子庙的秦淮河边,阿伟来到秦淮河,果然有年轻女学生,时髦女郎正在拍照,传来阵阵嬉笑声,与即将的过年气氛相适应。
  照相师看见他:看啊,美男子来了。
  女孩们象听了口令,目光向他刷来,阿伟不好意思的说:我来拿照片。
  照相师拿出他的照片,特别把他的女人扮相显摆:这张照片我放大了摆在我相馆的橱窗,有空去看看。
  有个女生说:我看看。阿伟的照片被传在众人手中,只听见啧啧的赞叹:果然貌若天仙;比女人还正点;可不,女孩子也没他漂亮。
  一位时髦女郎把照片还给他,大方的说:我叫莉娜,是电影公司的,你的形象很适合我们需要,这是我的名片,有兴趣的话,来找我。说完把照片和名片递给他,阿伟含糊其辞几句走了。
  阿伟把名片随便揣进口袋,开始欣赏照片。栾馨女学生打扮,背了书包,栾馨没上过学,这大概是她的心中向往。栾馨的古装照是位小丫鬟,明眸皓齿,微微含笑,恰似芙蓉盛开。栾梅的古装照是为公主,一脸刁蛮,双目乜斜,似笑非笑,青春妖冶精于算计都有几分,这小妮子。
  阿伟再次看自己的便装照,青涩英俊。另一张古装照,阿伟不由惊讶,这位贵妃双眼迷蒙忧郁,哀怨陡生,樱桃口,粉嫩腮,鼻梁挺拔,婀娜多姿,摆个双手后背,含羞低首的造型,浅紫色的背景,整个画面暗香灵动,这样的照片摆在橱窗里,会吸引多少眼球和脚步,阿伟的自尊心被挑的高高升起,走路愈发轻飘。
  栾家成了工厂,全体人员加班做事。
  栾老板裁剪,栾馨坐在缝纫机前,埋头忙碌,栾梅和栾红身边堆满几件旗袍,不用说,这是柳家女眷的。
  栾老板:阿芳,今天把对联贴上,给财神爷上供,不要忘了。
  栾馨缝纫机踩的哒哒响,听不见爸爸说什么,栾梅积极的说:爸,我去。
  栾梅整个上午心不在焉,她坐在对准大门的地方,眼角时不时瞄着门的方向,悄悄盼着熟悉的人,时间不断流逝,大门有不少人进出,每次令栾梅失望,她想等的那个人没有出现,有几次想问姐姐,阿伟到底来不来?可是,他昨晚临走明明说今天要来。
  他还答应天天来。姐姐面前活很多,而缝纫机只有她做的细致受顾客欢迎,所以,她整天不能闲下。栾梅心里不由焦灼,开始焦躁,烦的几次针扎了手。
  只有栾红慢吞吞的做事,无忧无虑的样子。
  听到栾老板的话,龚梅巴不得起来活动身体,她起身望着门外,龚云烟和他家的一帮孩子在大门张罗贴春联,这个院子第一次迎来春节,大家都想搞的热闹些。
  龚梅拿了春联,去找浆糊,没有,准备用面粉熬制,见梦雪手里拎着桶,过去见大门的春联已经贴好,梦雪磕磕巴巴的念:
  雪夜梦青山天蓝美景好
  读书有方法决心会成功
  梦青和梦好认识自己的名字,欢呼的在原地转圈,梦雪告诉梦兰,蓝天的蓝是她,梦美问:有我吗?
  美景是你。
  什么是美景?
  美景是漂亮。
  梦美好开心:漂亮,漂亮,我最漂亮。
  栾梅被这家人的欢乐感染,笑了。
  云烟问:你们家贴对联。
  栾梅:没浆糊了。
  梦雪说:我这有。
  梦雪把手里小桶递给栾梅,栾梅刚要走,阿伟喜气洋洋的来了,栾梅的心咚咚狂跳,阿伟看见她:二妹。栾梅忍住内心激动,说:怎么才来?
  阿伟和云烟打过招呼,看了一会对联,:这对联什么意思?
  梦雪抢着回答:这里面有我们的名字,是我爸爸写的。
  阿伟看了念一遍:真的,你爸爸好厉害。阿伟竖起拇指,梦雪狂喜:我的爸爸好厉害,我的爸爸好厉害。
  栾家人看见阿伟和栾梅,依旧忙着,顾不上和阿伟招呼,栾梅说阿伟:你拿对联,我刷浆糊。
  阿伟应着,跑到栾芳面前:照片,洗好了。
  栾芳:真的,我看看。
  栾老板:什么照片?
  栾红:我也要看。
  栾老板:好了,休息一会吧。
  栾芳:我还有一点马上好,你们先看。
  栾老板锤锤腰:做了一上午,休息。
  栾红早去看照片,一阵惊呼:哎呀,简直是仙女。
  正是阿伟的女装照,栾梅浆糊没刷完跑过去,抢了照片欣赏,大笑,栾红说:我还没看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